何必用疲憊的身心來愉悅別人

傷害你的人從沒想過是為了讓你成長而傷你,真正讓你成長的是你的痛苦與反思。
  • 書摘
  • 2017-06-05
  • 瀏覽數9,935

我記得曾經看過這樣一段話:「不可以做朋友,因為彼此傷害過;不可以當敵人,因為曾經深愛過!」雖然我始終對這句話的邏輯抱持著懷疑的態度,但是我卻承認它確實對應了許多的現象。曾經多少有情人,最後只能做最熟悉的陌生人。

沒有一種愛是以傷害為目的,但是有很多的愛是以互相傷害為結局。很多時候,我們常常以為,對一個人的期待是愛,照顧一個人的生活是愛。所以,我們不斷地對某人產生期待,不斷地要求他按照我們想要的方式去活;更多的時候,為了強化我們的愛,就去做一些以為愛對方的事情,用身心俱疲的方式去取悅對方。

誠然,這也是愛的一種方式,但這種方式只是我們想給的。我們並不確定這種愛是否是對方想要的,甚至是否能感受得到。

情感需求的錯位,在父母和孩子的關係中最為典型。地鐵裡,一個滿頭大汗的孩子坐了下來,他想脫衣服,但是他母親生怕他著涼,於是拚命阻止他。雖然孩子一再地說熱,可是固執的母親卻說自己穿那麼多件都不熱,所以他也不會熱。而且大家都沒有脫外套,所以他也不可以脫外套。

這位母親無視孩子滿頭大汗的事實,只按照自己的方式強硬地表達對孩子的愛。多麼可憐的孩子啊!他受不了母親的壓制終於哭了起來,一邊哭一邊開始脫衣服。母親好說歹說,孩子就是不聽,她止不住怒吼:「你不知道脫掉衣服會著涼嗎?」她為自己的一片愛護之心不被孩子理解而生氣。

這位母親沒有想過,孩子有自己最真實的感受。一路走到地鐵,他自然會熱。母親雖然關心兒子,但她其實是出於害怕,害怕孩子著涼這件事,她只滿足了自己的需求,而不是滿足孩子的需求。

 

讓孩子成為他自己

父母若愛孩子,就不要讓他按我們想要的方式來活,而是在盡可能地保護孩子安全的情況下,讓他成為他自己。這樣,他才會快樂。否則,我們的愛不是愛,而是打著愛的名義,讓愛變成一種傷害。於是你的蜜糖,變成了對方的砒霜。

這樣的情形,在戀人之間也很常見,你一味取悅他甚至為他付出一切,拚命要讓他高興,結果往往身心俱疲,然而事情卻沒能朝你預想的方向發展。你以為自己付出了對方就應該如何如何,其實是你沒有明白,這個世界是一個或然率的世界,只有願意不願意,沒有所謂的應該不應該。

每一個人能決定的只有自己的行為。你選擇在家做主婦、出門做貴婦,不是男友或老公愛你、疼你、給你錢花的理由。同樣,男友或老公愛你、疼你、給你錢花,也不是你必須要在家做主婦、出門做貴婦的理由。

我們的意志不受他人支配,我們也沒有資格支配任何人。如果有需要別人滿足的欲求,我們只能與他人協商以達成合作。我們不能期望對方「應該知道」自己需要的是梨子,所以在我們已經給了對方蘋果的時候,對方就應該回報我們以梨子。

人生的殘忍之處在於,我們只能在有限的選項裡進行選擇,並且承擔其任何變數帶來的或然性的後果。選擇了,就得承擔,如此而已。

曾經有一名女士向我訴苦說,當年男友太窮,所以她選擇分手,嫁給了一個富人。不料婚後她發現丈夫生性頑劣,不僅喜歡尋花問柳,還時不時對她拳腳相向。由於自己沒有獨立生活能力,所以沒有勇氣選擇離開,日子過得苦不堪言,每天想辦法討好丈夫,生怕哪一點沒做好引起他的不快。然後,她得知前男友後來也結了婚,沒過幾年,因為他勤奮機靈,生意越做越大,竟成了當地少有的富戶,比她夫家還要有錢。她很為當初的選擇後悔。

我只能勸她,請她明白,任何事情都有任何可能。前男友離開她發達了,這是一種可能;對方也可能遇上災禍,殘疾或死去。若那樣的話,她是否要慶倖當初沒有嫁給對方?正如她嫁給富家公子,也有很多可能。對方愛她、惜她是一種可能,對方不尊重她、看不起她、對她拳腳相向,也是一種可能。一切都是個人選擇的結果。而她之所以痛苦,是因為她將所有的依靠建立在外界的給予,而非內在的追求。

《智慧書》裡講得非常好:「當你談論自己時,若不是為虛榮而自誇,就是因為自卑而自責,你會失去對自己的正確判斷,也會為他人所不齒。」

我想,所有關係中已經得知自己處於不對等地位的人,都應該好好地思考一個問題,那就是你是否看清了在這段關係裡彼此想要的究竟是什麼。不然,請你停止用疲憊的身心取悅他人,別讓你的愛成為傷害,也別讓他人以愛的名義來傷害你。

做你自己,最好!因為傷害你的人從沒想過是為了讓你成長而傷害你,真正讓你成長的是你的痛苦與反思。而經歷本身也並沒有任何正面意義,讓它變得有意義的是你的堅強。

 

摘自 慕顏歌《你的善良必須有點鋒芒》/采實文化

 

 

Photo:Ryosuke Yagi,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