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養書總是教你如何影響孩子,你可想過,孩子會如何影響你?(上)

就算單純只是帶小孩都不見得可以讓人體驗到心流了,更何況是帶小孩的同時還要兼顧工作呢?但是許多現代人就是選擇這麼做的。

我花了整整一個星期參加在明尼阿波利斯和聖保羅舉行的幼兒與家庭教育課程(Early Childhood Family Education,簡稱ECFE),聆聽大約一百二十五位的父母談論他們的生活。一個星期下來,我發現這些父母不斷重複講著同一件事:他們的神經就像乾掉的黏土,像散落在屋子裡的樂高積木,早已被孩子蹂躪得一蹋糊塗。每個人的臉看起來都像困在長途巴士上許久,希望看在老天爺的份上,趕快讓他們下車吧!

明尼蘇達州的ECFE非常受歡迎,是這個州的特色之一,也是吸引我來到這裡的原因。只要孩子還沒上幼稚園的父母,都可以參加每個星期舉辦的課程。收取的費用因家庭收入而異,有些家庭甚至可以免費享有這項服務。課程極受歡迎,光是二○一○年,就有將近九萬名爸爸、媽媽報名。每個課程的內容都不一樣,但它們都有個共通點,就是讓父母們有一吐心聲、發洩情緒的機會。

我在明尼蘇達州南部一個規模比較小的ECFE課程認識了潔西,有一回課程進行中,她提到她前晚終於成功和一名女性朋友出門了,這對有三個小孩、而且年紀都在六歲以下的媽媽來說,可是件天大的事。她說:「有那麼一刻,我發現,離家出走的媽媽就是這樣的心情。我明白她們為什麼會進到車裡,然後頭也不回的一直開……」她盡情享受了片刻獨處的時光,就只有她和寬闊的馬路,沒有後座上的小孩。「接著,我花了幾分鐘認真的幻想著,」她說道,「如果我真的不回頭會怎樣?」 

(以下是作者另找時間探訪參加ECFE的父母,觀察到的親子共處場景)

 

片刻不得安寧,對父母的身心有什麼影響?

中午過後不久,威廉再次回去睡覺,潔西則坐在電腦前,目不轉睛的盯著她最近拍的一張照片看。照片中是一名婦人拉著紅色手拉車,上頭坐著兩個孩子,拍得很不錯,但潔西並不滿意。客戶明天晚上就要過來取件了,潔西非得把它修改好不可。 這時貝拉走了進來,「媽媽,我需要幫忙。」 潔西還是盯著螢幕,「怎麼了?」 「我想要看Roku。」 「現在沒辦法看Roku,你先看家裡的電影。」 「我需要你幫忙。」 潔西嘆了口氣,起身從工作室走到對面的客廳。「貝拉,你要先轉到這個頻道,」她按了個按鍵,「好了。」 美國勞工局的資料顯示,有四分之一的勞工或多或少都必須在家工作,全職在外頭上班的人也會發現,客廳和工作場所之間的界線愈來愈模糊了。

現在,愈來愈多職業都被認定是火線上的工作,緊急狀況變得稀鬆平常,即使是深夜,還是會收到口吻急切的簡訊。由於現在通訊方式極為便利,我們好似可以隨傳隨到。我們的生活型態彷彿在和心流唱反調,手頭的事不停被打斷,總是同時在處理許多事情。 

 

在家工作的父母最常碰到的問題是……

這個議題也是ECFE課程中的常客。
使用智慧型手機和回覆電子郵件讓父母感到無比歉疚,彷彿是孩子干擾了他們的工作,而不是工作干擾了他們的家庭時間。

在家工作的父母最常提到這個問題。潔西就跟大家聊了這種注意力被迫切割的情形,想要兼顧她的攝影事業和孩子的需求,不管在情緒上或理智上,都是很大的挑戰。

她喜歡工作,這讓她有獨立自主、以自己為榮的感覺。只不過她還沒摸索出家庭和工作之間的適當步調,特別是在老三威廉出生之後。

「我知道好的爸媽應該怎麼做,我應該放下手上的工作的。」那時她正在修改一張照片,就像現在一樣,然後威廉哭了。「我知道只要給他奶瓶、抱抱他、親親他,就會沒事了,但是我被交件日期沖昏了頭,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停不下來。我一邊寫電子信件和這位客戶溝通、一邊工作……但同時為自己這麼做感到不滿。

 

坐在電腦桌前,讓我們失去判斷事情優先順序的能力

這在神經學上是可以解釋的。我們不知道何時會收到電子郵件,這會在哺乳動物的大腦啟動一種獎賞造就習慣的模式,久而久之就上癮了。(想一想:如果我們知道吃角子老虎機何時會轉出大獎、多久一次,那還有人會覺得刺激嗎?

當我問潔西,為什麼她會像自己所說的,那麼「沉迷」於電子信件,她回答:「就像在釣魚一樣,因為你不知道魚兒什麼時候會上鉤。」 再者,我們坐在電腦桌前面時,神經系統會出現調節異常(dysregulated),至少曾經在微軟公司擔任研究員和高階主管的琳達.史東(Linda Stone)是這麼認為的。她發現很多人在使用電腦工作時,會有忘了呼吸或呼吸變淺的情形。她稱這種情形為「電子郵件呼吸暫停症」 或「電腦螢幕呼吸暫停症」。她在給我的電子信件中寫道,「這會導致一種壓力反應,讓我們變得比平常易怒或衝動。」 或許有人會說,智慧型手機、家裡的無線網路等,對中產階級家庭是一大福音,因為這麼一來,爸爸、媽媽們就可以在家工作了。

但是就像紐約大學的社會學家道爾頓.康利(Dalton Conley)說的,「現在的問題是,有太多在家上班兼帶小孩的父母無時不刻不在工作。」他在《美國的其他地方》(Elsewhere USA)這本書中寫道,這樣的結果,「讓工作成了火車頭,我們則像跟在後頭的末節車廂,這難道就是我們說的自由和效率?」住家可以隨時上網這件事,讓我們誤以為有辦法維持舊有的工作習慣,同時照顧小孩。 就像潔西遇到的,我們很難同時做好兩件事情。

同時處理好幾件事或許會讓人感到自豪,但是研究證實,這實在不是人類的強項。微軟公司的另一位注意力專家瑪麗.切爾文斯基(Mary Czerwinski)指出,在不同事情間切換,會讓我們處理資訊的能力變差,導致這些資訊沒辦法進到我們的長期記憶裡,或是讓我們沒辦法做出最明智的決定。除此之外,轉換任務時,我們的大腦必須鬆弛一下,才能做好進入下一個任務的準備,因此我們每轉換一次任務,就會多花掉一些時間。 上面講的都還只是在辦公室的情形,換成在家的話,我們的工作效率恐怕只會更差而已。

在辦公室裡遇到的打擾(例如某同事寫信跟你要個資料),通常不太會造成情緒波動。然而孩子打擾你,通常會令你的情緒波動很大,而且通常得花點時間才能平復。

想像一下你正在工作,結果小孩在一旁哭鬧,不管原因是他餓了、跌倒了,或是和姊姊吵架了,都會干擾我們的情緒。

不管你選擇怎麼做,都會有罪惡感─若不是忽略孩子導致的罪惡感,就是忽略工作導致的罪惡感。出門上班的父母會有罪惡感,但是在這個網際網路的世代,借用道爾頓.康利說的,父母可以無時不刻不感到罪惡,因為總有什麼事是他們顧不了的。 

 

摘自 珍妮佛.希尼爾(Jennifer Senior)《你教育孩子?還是孩子教育你?》/行路出版

 

 

Photo:Toshimasa Ishibashi,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