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出來的那些

好友在埔里的一所大學任教,十幾年前,孩子還小的時候,我和妻會帶著兩小孩,開車到埔里找他們。他的一對兒女年紀和我小孩相仿,但是從小在野外長大,總是帶著我孩子去田裡冒險。那個叫可名的男孩,能找出鍬形蟲或竹節蟲的幼蟲,抓吐信的蜥蜴,分辨各種不同顏色的蕈類的學名,我的孩子佩服他佩服得不得了。他家且養了白鵝、公雞、貓、鸚鵡,屋後的田壠,種各種菜、奇花異蕊、各種南洋的水果,還種稻。


我那時帶孩子下去,有一種對「讓他們成為五穀不分的城市小孩」感到愧歉和補償,孩子們驚呼的跟著可名哥哥在樹林裡亂竄。我知道因為住在城裡那小小的公寓裡,他們的腳踝失去了多少能在田水爛泥裡跑、在鋪滿各...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此篇文章僅限訂戶觀看?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