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多被認同?

若是消耗超過一定程度的能量,原本賦予的動機會引起不安與負擔。實際上我在寫這本書時,被「我一定要寫出本好書」的想法束縛著,導致有一陣子一個字都寫不出來。

自尊感最廣泛的意思是「自我尊重的程度」,意指有多麼地尊重自己、視自己為有價值的人。

如果孩子從小就明瞭自己的珍貴,自己的誕生是備受祝福,自尊感相對上會很高。如果不是,也沒必要現在來怪罪父母或世界,大多數的人是在這樣環境下長大的。

雖然知道要被人認同、被愛,但是突然被問到「你是個有價值的人嗎?」時,卻無法有自信地回答。儘管知道要尊重自己,卻覺得自己是需要從別人那裡獲得「我是個有用的人」的認可或是得到愛情,才能成為有價值的人。可是,所謂的自我價值不一定必須從別人那裡獲得認可才能得到。

對夫妻生活滿意度下滑的丈夫們,大多人的自尊感都很低,認為太太無視自己的存在。他們想要被認可為是有用的人,卻屢屢受到挫折。不是無法理解,而是每當發生什麼問題時,男人總是急於提出解決方法。

丈夫想要的是「太太覺得我是個有用的人」,這就是丈夫的自尊感,而妻子的自尊感則取決於共鳴,如果她認為丈夫分享出自己的情感,便會提高夫妻的滿意度。

夫婦治療是領悟到兩人對彼此來說有多重要的過程。成熟的夫妻們知道守護配偶的自尊感,也就是守護自己的自尊感,所以他們努力守護著對方的自尊感,因為是搭乘同一條船的命運共同體。

一談到有關被人認可的事情,便讓我想起第一次在學會上演講的那天。那時我非常緊張,站在講臺上不停地發抖。這時聽眾群中傳來了「咔察」聲,是有人拍下我準備的資料的聲音。過沒多久又接連傳來「咔察、咔察」的聲音,我轉向聽眾群,發現許多人點著頭,專心地聽著我的解說,就連年紀很大的老師們也露出滿意的表情看著我,在那瞬間我便放鬆了。恢復了自信,這才找回了平時的聲音。這是我獲得認可的瞬間。

在站上講臺前,我一直被一件事困擾著,那就是「他們需要我嗎?」

壓迫感會讓事前準備變得緩慢,在解決許多診療後,我還必須獨自準備演講內容,可是就連準備時間都無法集中精神,隨著時間流逝,情況越趨嚴重。沒什麼經歷、準備不足、可能毀了演講的壓力,因為這些因素,差點兒害我把機會讓給了別人。

我怕讓聽眾失望,但是這只不過是個藉口。事實上,我是擔心大家瞧不起我該怎麼辦?

 

人人都有想獲得認同的欲望

在專業人士或成功人士之中,像我這樣懷疑自己能力的人也不少,他們也同樣會感到很不安。有些從小就很會唸書,現在也賺很多錢,在其他方面看起來也沒什麼缺的人,生活卻也像總是被什麼追趕著。有些人則因為不知名的不安與焦慮,所以睡不好,嚴重時還要喝酒才能睡著。

他們大多受困於強迫症,強迫症是會持續想起一件事並揮之不去的症狀。實際上他們的強迫症是從小時候開始,那時就經常被這種症狀困擾著。

「如果拿不到第一名,你就真的是一無是處的人」、「你這次考試落榜的話,會被爸媽罵」等。儘管成功人士的背後固然是有著犧牲奉獻的父母,但也有不少像這樣的情形,幾乎快讓孩子得強迫症似地,強行地讓孩子感到不安。

當然,也有不少人是父母沒帶給孩子這些影響,孩子卻自己陷入這樣的深淵。

若是消耗超過一定程度的能量,原本賦予的動機會引起不安與負擔。實際上我在寫這本書時,被「我一定要寫出本好書」的想法束縛著,導致有一陣子一個字都寫不出來。

許多高中生以「考不上大學,人生就完了」的想法來唸書,但是出了社會後變得不是這回事。因為在社會上,想要別人認可自己價值的事是沒有盡頭的。出了社會以後沒有考試,也沒有班導師,一年裡不需要受困於被人評價、必須被誰認可。如果想要被特定人士認同的話,只會聽到應付的表面話。

 

別在意評價,專注在過程

出了社會,生活中再也沒有明確的指示,也沒有師長會告訴你何時、做到何種程度、該如何做才能被人認同,也沒有明確的成績單,不會有人氣投票。所以很難自行認同自我的價值,要感受到自身價值更難。

我們同時在社會之中扮演許多角色。執著於在職場上被人認同,會不得不疏忽了家庭。
相反地,若是想成為好父母,而將重心集中在家庭,職場上一定會產生問題。或是為了想被另一半認可,卻與父母發生問題。

這是因為我們的力氣有限,想在各方面獲得認可就是件不可能的事。
那麼,怎麼做會比較好呢?答案就在過程中,答案就是只要專注於過程即可。評價是以後的事,過程才是現在的事。專注在過程,也就是只將焦點放在今天要做的事情。
自尊感是「我有多滿意自己」的答案,為此不需要集中在他人的評價,而是必須專注於「自己的評價」。再次回到我的演講話題,最近我在演講或報告時,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

我只專注在自己身上,寫書也是一樣。不是為了獲得誰的認同,而是為了每當我累時可以翻開來看,為了能幫助女兒們而撰寫。這麼看來,與之前相比,我更加專注在自己身上了。

 

摘自 尹洪均《低飛的自尊》/商周出版 

 

 

Photo:Markus Spiske,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