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姊妹的「競爭」,是培養孩子「尊重」的最好基礎

最初的、玩樂的、合作形式的手足關係,為孩子提供兩性關係有益的典範。

兄弟姊妹的祕密政治

許多有關兄弟姊妹的心理學文獻,傾向於突顯這個關係中黑暗與恐怖的一面,而事實上許多人的手足關係非常歡樂。這些文獻的焦點集中在兄弟姊妹之間的競爭,以及他們從父母那裡接收到的不同投射。

兄弟姊妹的關係,提供我們一個非常有用的意象,去處理自由主義社會中一個關鍵的政治問題。我們應該是平等的,但事實卻不然。同樣的,現代西方社會中,兄弟姊妹在家庭內部應該是平等的關係;這是可能的,但實情往往不是這樣。這顯然充滿著政治性的矛盾情緒。兄弟與姊妹之間有怎樣的政治關係?而又如何從他們那些的實踐中,可以汲取出某些政治智慧?

當老大一旦成長到十一、二歲,手足關係便會出現某些壓抑的狀況。他們不再交談;轉而相互譏諷,或者變得沉默、逃避彼此。傳統的解釋將之歸因跟青春期有密切關係,但還有其他因素。孩子到了十一、二歲時,他們對父母親的權威開始構成威脅,真實的、明確的,甚至是身體上的威脅。父母的權威是帶有國家權威的性質。

從這個角度來看,維護國家威信(同時也是父母權威)對父母來說是重要的,手足關係的世代連結因此也就面臨政治性壓制。

 

家庭內存在著孩子對父母親「天生的」政治鬥爭

那是以家庭內世代間鬥爭為基礎的社會正義抗爭,無論這個家庭是指社會上的家庭,或是內在世界裡的內在家庭。

家庭與社會間的心理連結,當中還有許多細節需要理解。至於在社會改革中,改變的速度如此緩慢且困難重重,或許就是因為我們已經把家庭內的手足關係去政治化,去潛能化,以致難以在社會中建立或重建這種關係。

從心理的角度來看這個政治現象,就能夠解釋為何全世界的工會都很容易受到攻擊。不管我們稱之為兄弟政治、姊妹政治或是手足政治,這些都是當權者所懼怕而想要擺脫的。

兄弟姊妹關係也可以被看作是一種隱喻,指向資訊科技與網路所衍生的政治態度,而重點放在資訊的交換。在這裡我們指的是互聯網背後的理想,而不是這個科技最終無可避免又令人失望的宿命,變成了某些人的媒體王國。

這樣的理想包括共同學習,那是一種沒有上下層級式的傳播方式,以及對本土知識的尊重。這些也是兄弟姊妹關係的祕密理想。

換言之,最初的、親密的、充滿玩樂的兄弟姊妹關係,在崩潰之前,可以為進步的政治行動、也為兩性關係,提供有益的典範。以兄弟姊妹關係為基礎建立的政治性組織,將更減少階級性,而更具合作形態。或者,就務實而言,要建構平等主義的政治組織,在原有的努力之中納入兄弟姊妹關係的元素,也許會讓這些組織變得比往常更具吸引力。

 

手足關係的意象若能與政治活動結合,將會帶來強而有力的能量。

然而,在政治領域當中,政客與公眾人物並不會去推動這種水平式、合作性的關係,而是常常想要恢復與強化形式政治中傳統的垂直關係。但我們明確知道,我們需要的不是強化的垂直關係,不需要更多尊敬、服從與威權;而是需要一種水平式政治,才能夠帶來手足一般的正義,就算這合作只是短暫的。這對兩性都會帶來好處。

公然的重男輕女,連民主發展較高的台灣,也都平常可見。在華人社會這問題顯然是更嚴重。

為何女性不准撒謊、不能足智多謀、不能隨興起意、不能否認現實、不能表現得更有信心,在公開的場合,熱鬧的地方,任何時間,不分晝夜?
為什麼不能嘲諷那些限制她們的「規矩」?為什麼不能玩弄權力遊戲呢?

 

摘自 安德魯.沙繆斯《診療椅上的政治》/心靈工坊

 


Photo:Paul,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