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事?對人?還是對事也對人?

如果我們嘴笨,個性又直,什麼都想講清楚,幾句話不被尊重就開始激動。那最後我們到底可以透過「溝通」得到什麼呢?
  • 書摘
  • 2017-05-22
  • 瀏覽數4,183

溝通與問題解決

當我們有意願溝通的時候,通常是我們假設對方願意傾聽,然後能以平等尊重的態度對待我們,也願意以「你好,我也好」的目標去改變。
讓我們先檢視我們自己,是不是他人想溝通的對象。

 

你是想要相互理解可是他卻只想要講贏你啊

我最常被問到的問題之一,是類似「要怎麼跟某某人溝通」。

所謂溝通,定義因人不同。譬如,其實在家庭裡大部分情況,溝通會比較像「說服」或「命令」。最常見的,是出現在權力不均等的處境,也就是權威者只想要別人接受他的想法,至於別人的想法,權威者並不那麼在乎。

很多時候,表面上講願意溝通,只是一種話術。或者有另一種講法,「只要你能說服我,我就同意你」,但大致上都說服不了他,因為他已經為事情的對錯,下了絕對而不可撼動的定義。最後他只是想證明,我們無知又愚蠢,到頭來還是他對、他頭腦好。

這時候,怎麼可能「溝通」呢?除非我們認同他,要不然怎麼溝,都不會通啊!

有一次,當事人真的很想要得到對方的理解,所以進行溝通,可是長期碰壁,又放不下終有一天對方會理解的期待,情緒一直七上八下的。我說了類似的話,「你是想要相互理解,可是他卻只想要講贏你啊!」

對話的目標沒有交集,越在乎關係的人常越生氣。所以我常提醒當事人,先把自己的生活先過好再說。執著在「一定先要關係好,自己才能好」,那常是一個圈套,一種把自己的部分人生交出去的投降。

年輕朋友的人生經驗不夠,我會試著把家庭或家族裡運作的潛規則,跟他們說明,期待盡可能多一點和諧。

很多時候,年輕朋友以為可以平等地跟長輩交流、交換意見,實在有些天真,那也要看事情的重要性。尤其是當碰到真正核心的價值觀,長輩在對話的時候,基本上是想得到認同與肯定,想聽好話,想被讚美與附和,是上對下的態度。

其實還是有很懂得「溝通」的人,能突破長輩的心防。就是講很多好話,有很多貼心的舉動,中間藏著一些不一樣的講法,順著長輩的價值觀去延伸與擴張,先從讓長輩有不同的「做法」下手,也許長輩的核心價值觀有可能變動。也就是,以正向「情緒」為基礎,先從好處理的「行為」下手,才有機會調整「認知」。

如果我們嘴笨,個性又直,什麼都想講清楚,幾句話不被尊重就開始激動。那最後我們到底可以透過「溝通」,想得到什麼呢?又能得到什麼呢?
假設我們常越溝通越有氣,那上述文字,是可以幫忙想通些什麼的思維方式之一。

 

對事?還是對人?

我們在溝通過程中,如果產生了情緒,常不自覺地會覺得對方有敵意。我們需要先釐清,對方的表達內容,是對事?還是對人?還是對事也對人?

□ 對事
「你常半小時之後才回訊息」
「今天便當忘了放水槽」
「你陪孩子玩的時間,
一個禮拜不到兩小時」

□ 對人
「你怎麼那麼被動」
「沒見過像你這麼懶惰的孩子」
「你是個失敗的爸爸!」

如果再看得細膩一點,對人與對事還可以細分,請試著用下面的架構,分析我們最近一次讓雙方都挫折的溝通。
 

我們用哪種層次跟對方溝通?

對方似乎解釋為哪種層次的訊息?
說與聽的層次不同,就容易會錯意,造成溝通僵局。
要談的話題越深,我們越需要時間消化對方話中的意義。談事情跟談心情的步調,其實不完全一樣。同理對方是調整步調的方式之一,能讓對方感覺被尊重,也是深度溝通很重要的動作。有時候,對方談的問題不見得能解決,他要的可能不是什麼確切的答案,而是同理與支持。

 

同理可以粗分為三個層次:知道、體會、關懷。

我們確認過對方的心情嗎?
□ 「聽起來,你好像很生氣,是這樣嗎?」
□ 「如果我是你的話,我大概很傷心吧?!」

我們曾表達對對方心情的體會嗎?
□ 「我也感覺很挫折,好像心裡有苦說不出來,一直感覺沒被理解。你也有這種感覺嗎?」
□ 其他

 

摘自 洪仲清《療癒誌:洪仲清與你書寫談心》/遠流出版

 

 

Photo:MIKI Yoshihito, CC Licensed.

文內圖片提供:遠流出版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