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年期媽媽遇上青春期女兒,大戰不可避免啊!

在我們家裡,媽媽和女兒之間的對話可以高達一百二十分貝,就像是颱風過境一樣,也像是飛機起飛時的聲音,母女兩人的賀爾蒙跳起了探戈,因為我們一個正值更年期,而另一個還處於青春期。

文/莫妮卡‧彼特、西爾克‧諾伊麥爾

更年期,是第二次青春期

「更年期和青春期沒什麼兩樣,只不過是朝著反方向發展罷了。」有人這麼說。

我不知道是誰說的,也許是個暗中來訪的不速之客,或者是某個朝著我們家窗戶裡眺望的人。在我們家裡,媽媽和女兒之間的對話可以高達一百二十分貝,就像是颱風過境一樣,也像是飛機起飛時的聲音,母女兩人的賀爾蒙跳起了探戈,因為我們一個正值更年期,而另一個還處於青春期。

如果妳很晚才生小孩的話,就會發生相同的情形,這是妳自找的。如果我在青春期時就生下蘇菲,現在就不會有這些問題了,因為這樣一來,現在我們當中就只有一個人的大腦、行為和自制力會受到賀爾蒙影響。

大家都知道,更年期和青春期都是由賀爾蒙所主宰的時期,信不信由你,我個人是傾向於相信的一方—至少相信青春期那部分。當然我一直是個十分冷靜沉著的母親,甚至還可稱得上是這方面的典範,因為賀爾蒙失調而情緒不穩?我才不會呢!然而在我們家,有時卻是很明顯地孕激素氾濫(或是雌激素不足?還是黃體素?反正不足的絕對不是睪酮。)我像個旁觀者一樣,心想:「樣一來就更挑釁了!」這正當又有個賀爾蒙才要從隊伍裡走出來,在木頭地板上流暢地跳起恰恰時,門就發出「砰」的一聲。

雌激素不足的那個說:「音樂太大聲了!」

而孕激素過多的那個回嘴說:「啊,別煩我啦! 

「我才希望妳別煩我呢!音樂關小聲一點!」黃體素氣得大叫。

「妳把門關上就好了嘛!」雌激素氾濫的那個叫了回去。

「這是我的房子,只要妳……」現在我的賀爾蒙已經像雞尾酒一樣全都混在一起了,然後,我就變成了我媽的角色,像媽媽以前威脅我時一樣。

門「砰」地一聲關上,我聽到上鎖的聲音,裡面還傳出吵鬧的音樂聲和鬼叫聲。

門外沒有音樂聲,但我也差點要鬼叫起來了。

為什麼,其實沒有人真的知道。一切都只是因為一些雞毛蒜皮、芝麻綠豆、微不足道的區區小事,但是在賀爾蒙翩翩起舞之際,這些瑣事在瞬間就變身成一頭大象。啊,我在說什麼,這是變成一頭長毛象!冰河時期的巨獸,正帶著賀爾蒙穿過我們家。

自從賀爾蒙在我們之間跳起了探戈之後,我們的生活就變得有點不太平靜了。

近來,我女兒會把自己鎖在浴室裡,因為她想要有私人的空間,以便可以不受打擾地測試各式各樣的化妝品,並且在她美麗細緻的皮膚上塗上某種小偏方,讓她的皮膚得以獲得滋養,因為年輕肌膚最容易吸收保養品。

我最近則是會把浴室的門閂上,因為當我將某種小偏方塗到那不再緊實的皮膚上時,不希望有人看到。這種小偏方也許可以在夜裡撫平我的皺紋,讓我看起來年輕10
歲,或是—這種乳液要價超過一百歐元—能同時讓我長生不死。

當我女兒在考慮,何時要把初吻獻給她的第一個男朋友時,我想的卻是,到底還有沒有對象可以獻吻。

她在等待她的生理期,我也是,至少我們還有這個共同之處。除此之外,我們的情緒也在賀爾蒙跳過舞的那個地方跳起了探戈,雌激素過多與缺乏症的對舞。轉得太右邊了,我就會暴跳如雷;轉得太左邊了,換她氣急敗壞。

到底是誰在帶舞啊?(我一直希望仍舊是我,因為蘇菲還不滿13歲)

這屋子裡唯一的男性(可惜不完全是)是我們的狗狗,牠配合著我們的節奏汪汪地叫著。

每當我生理期要來的前幾天,常常會覺得想要殺人,或是把自己給殺了,或是乾脆躲進棉被裡鬼吼鬼叫好了。PMS(經前症候群,Premenstrual Syndrome)是一種症狀,如果妳好幾年來每個月都要經歷一次,就會知道這種症狀有一天會過去,可是是何時呢?

現在我的生理期已經不像從前那麼準時了,我不知道這種易怒暴躁的情緒是因為賀爾蒙失調的關係,或是現實生活就是會讓我的脾氣失去控制。當我仔細觀察一下現實生活,總是會有光明正大的理由可以大發雷霆。

如果有人曾經對自由意志這個概念亂下注解的話,他就是不知道PMS—賀爾蒙是如何操控一個人的。每個深受PMS之苦的女性都知道,這並不是時下的新發現,而是一個非常討厭的真實症狀。我不知道在哪裡曾讀過一篇報導,有個美國婦人在生理期前幾天殺了人而沒有被判刑,因為在刑事責任上,她被判定為沒有行為能力。

這在更年期也適用嗎?那麼,女人不就一直都沒有刑事責任的行為能力了嗎?這可是不可多得的好處啊!

不過,這並不是個好主意,因為賀爾蒙而被赦免刑事責任,根本就不是個好主意,何況我女兒很快就會拿這個理由來當藉口。

順便再說一下,女兒正處在青春期的這個事實,也許並沒有那麼糟糕,因為說不定家裡的空氣正散布著許多孕激素,我就可以不時吸收一點,以便讓我的第二次青春期再往後延遲一些。

摘自 莫妮卡‧彼特、西爾克‧諾伊麥爾《姐姐我最大》/哈林文化

Photo:Sally Kelso,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