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自己的童年,父母的愛與安全感是我沒有走偏的關鍵

讓父母師長苦惱的事情當然寫不完,但每個過程我父母的淡定,讓事件一件件過去,只是都以"一年"為單位。

四十幾歲確診ADHD,讓我更了解自己

有家長問我,「孩子有ADHD,現在發現自己也是,怎麼辦?」孩我問他,那你現在覺得你有怎樣嗎?先回溯自己是如何沒長歪掉的?甚至是怎麼成功的?

這問題我也常用來問「現在才發現我先生是亞斯,我該怎麼辦?」的家長,好好思考一下,當初是因為先生的什麼特質吸引妳,妳才跟他結婚的?那可是妳先生成功的地方,有可能他可提供自己成功的秘訣喔!

我分享自己四十幾歲才確診ADHD的感受。 我本來都會怪自己不努力不專心,但因為確診我反而因為知道原因而釋懷了。

有的我能改進,有的我得花上比別人多數十倍的努力才能改一點點,所以我寧可放棄自己修正,我請別人提醒我,因為那是障礙,我很難自己看見。

我確切知道自己在求學過程中惹過幾件比較大的事情:

1.小四從單槓摔下來頭殼著地就醫。
2.中學時告訴導師我很想死,導師家訪,我娘雲淡風輕當沒事。
3.高中輟學.休學.轉學。
4.先跟男友決定要結婚,才想到要問父母的意見。

讓父母師長苦惱的事情當然寫不完,但每個過程我父母的淡定,讓事件一件件過去,只是都以"一年"為單位。

但我不改變,就得接受別人批評我拿ADHD當藉口,這是我得承受的,別人可以不同理不理解不接受。因為我確實會在不知覺的情況下干擾到別人。

我已經是個成人,沒有權力要別人同理我容忍我,但是如果他們願意接納,我真的誠心誠意謝謝他們。

 

媽媽放手,孩子從小就學會自己生存

 我不是自己去確診的,是兒子的心理師說媽媽有些狀況,徵求我同意以我做研究,做了幾十項檢測後,我被確診ADHD中的"衝動型"。

當我過度焦躁時,我會在醫師指示下服藥。服藥是為了可以淡定,可以慢下來,用一般正常的速度,順暢的完成工作。不會過度耗費精力,可減緩過度焦慮,過度工作而過勞讓健康亮紅燈。

大部分的時候我不吃藥。我喜歡ADHD的效能。創造力。爆發力。但我知道我得維持長久,讓自己依照身體能負荷的能量持續安穩過日子!

很多人說我給孩子很大的自由成長空間。但我孩子可不是這麼說的,他們說我根本沒有在教小孩,完全看自己高興,沒有準則。

但也因為這樣我的孩子很小就要學會自己生存,因為媽媽非常無能,不會做家事,出門他們還要擔心我會迷路不見。這兩個孩子國高中就知道要把媽媽管好。

前幾天我去美容院洗頭,聽到美髮師轉述我女兒的話。「我媽去開刀一定沒有認真聽醫師說要怎麼後續處理,我都先幫她查好了」 ,她查好之後,對其它家人衛教。我聽了好開心。愛是彼此關懷,不是管教出來的。

 

回憶自己的成長過程,父母的愛是我沒有走歪的關鍵

回溯父母對我做了什麼?我又做對了什麼,才可以平安長大到老? 想想有幾個關鍵:

1.韌性:爸媽認為學生要聽老師的,跟老師說不乖就打。因為爸媽不支持我惡搞,所以我也不常被打,但很會恍神,明明晃神卻裝得很像沒恍神。自國小畢業起放長假就要去打工。

2.負責:功課一定先寫完。可以亂寫,可以寫錯,可以打混,但就是得寫完。訂正就抄同學的。要跟同學相處好,平常就要請他們吃冰。

3.合群:我用擅長寫作文的能力,跟同學交換請他們幫我打毛線(我只會打死結)之類的。如果跟同學有衝突,媽媽會帶我去同學家裡道歉。

4.趨吉避凶:英文不好避開,不會算錢避開。沒方向感在手心上寫右手左手讓我能通過左右轉。善用寫作文的能力(我寫作能力不佳,但老師總說我"有創意",我覺得不是有創意是我很白目,都寫實話,不懂八股)

5.安全感:不管我有多糟糕的表現,回家後爸媽絕對不打罵,他們給出安全感,很少說不能怎樣,但常常說我也希望能讓你怎樣。他們會盡力,但可能沒錢,會造成你學習中斷,遇到傷心挫折難過,我都想回家得到溫暖。

寫這麼一大串,是想跟大家回想自己的成長經驗,您協助孩子的方式有可能是孩子的助力或絆腳石,不一定,但看到的越多,可能的選項就越多。

某一集的《小燕有約》訪問蔡康永,我覺得有很多給家長的方向。 題目可以改成『我喜歡提拔有個性的孩子』或是『你不能像誰,你必須是誰』。並記得『人要有個性,但不能不合群』。

 


Photo: HAMZA BUTT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