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恕他人,才能實現真正的自由

其實對於無關緊要的小錯誤我們沒有必要去糾正它,放它過去也無傷大雅。因為這樣做不僅為自己避免了不必要的煩惱和人事糾紛,而且也顧及了別人的名譽,不致給別人帶來無謂的煩惱,同時還體現了你做人的大度。

文/ 弘一大師原典, 宋默整理

 

寬恕別人就是善待自己

弘一大師有一句著名的偈語:「人褊急,我受之以寬容;人險仄,我待之以坦蕩。」大師一生都在身體力行地踐行著這條人生至理。

一九一三年,李叔同在浙江省立第一師範學校任職,教授美術和音樂。在課餘他經常教導自己的學生,不要對別人一些無關緊要的小錯誤總是糾纏不休,結果會弄得大家都不愉快。

其實對於無關緊要的小錯誤我們沒有必要去糾正它,放它過去也無傷大雅。因為這樣做不僅為自己避免了不必要的煩惱和人事糾紛,而且也顧及了別人的名譽,不致給別人帶來無謂的煩惱,同時還體現了你做人的大度。

有一次,一個學生發現了教科書上一處因編排失誤而導致的語法偏差,並對此大加斥責,說什麼誤人子弟、不負責任。而這本教科書恰是李叔同親手製作的,在當時的條件之下,編排上的失誤是在所難免的,李叔同完全可以、也有足夠的理由為自己開脫,但他沒有因此說學生在無理取鬧,反而在事後對那個挑錯的學生表揚了一番。

這雖是一件小事,但給學生帶來的影響卻是深遠的。李叔同的人格魅力,通過這件事可見一斑。

 

寬容不僅是對別人的一種諒解,也是對自我的一種解脫

女教師鐘斯面對飛馳而來的汽車,毅然推開自己的學生,結果自己深受重傷。但當她知道肇事司機家庭貧困,還有三個孩子正在讀書時,卻毅然向法院請求免於追究肇事者的刑事責任。

肇事者是一位鄉村小學的教師。那天,他剛剛拿到駕照,他駕駛小汽車本打算停車,可迎面突然駛來一輛大卡車,他慌亂中將剎車踩成了油門,才釀成了慘劇。法院當然不會因為鐘斯的求情而減免肇事司機的罪過。但鐘斯的寬恕之心卻引起了人們的廣泛關注,記者還特意採訪了鐘斯。面對鏡頭,鐘斯平和地說:「我本人是教師,對方也是一名教師,車禍不是他故意造成的。我的學生在車禍中差點失去了一位老師,這已經很可悲了,我不想讓他的學生也失去老師。俗語說,愛別人就要像愛自己,寬恕他人如同寬恕自己一樣!」

 

無論大事小事,我們都應該做到原諒

生活中,我們往往在小事上,對自己造成的傷害不大的事情上,比較容易原諒,但對已經給自己造成巨大傷害的人,卻很難做到一笑泯恩仇。其實,無論大事還是小事,我們都應該做到原諒。因為原諒別人的目的,還是為了自己好過。

寬容不僅是對別人的一種諒解,也是對自我的一種解脫。

游媽媽是一位癲癇病患者,老伴中風臥床,她從小沒讀什麼書,一家人都靠著她洗衣為生,生活艱辛。但游媽媽很欣慰,因為她有一個懂事的兒子。可是,這個唯一的兒子,在參加一場營火晚會時,不幸被一位喝醉的少年用玻璃瓶殺死了,年僅十九歲。可憐的游媽媽,連兒子的最後一面都沒有見到。她始終無法原諒那個殺害自己兒子的人。仇恨始終如影隨形,讓她痛不欲生。

直到有一天,游媽媽在洗衣服的時候突然想起仇人今年也已經十九歲了,和自己的兒子離去的年齡是一樣,如果兒子還活著,應該有美好的前程與希望在等著他,而仇人現在還在少年看守所,等他回到社會後,還有什麼發展?將心比心,仇人的媽媽也一定很難過。游媽媽突然很想去看看這位「仇人」。在朋友的安排下,她到少年看守所見到了當年殺死兒子的男孩。男孩一見到游媽媽,就緊緊地抓住她的手痛哭起來,不停地說「對不起,對不起」游媽媽抱著他的感覺就像抱著自己的孩子一樣,她的心裡再也沒有仇恨了。

游媽媽還是以給人洗衣為生,但是她心裡平靜多了,也快樂了許多。

西方有一句諺語說:「懷著愛心吃菜,也要比懷著怨恨吃牛肉好得多。」解決仇恨的辦法不是報復,而是原諒。佛經云:「若有人因無知的恨而害我,我將用無私的愛來度他。」

 

把悲痛與仇恨留下,才能真正自由

曼德拉曾因領導反對白人種族隔離的政策而入獄,他被關在大西洋中一個到處是蛇和石頭的羅本島上,一關就是二十七年。

當時,曼德拉被關在集中營的一個鐵皮屋裡,白天被放出來幹活。有時是打石頭,將採石場的大石塊碎成石料;有時要到冰冷的海水裡撈海帶;有時是採石灰的工作,每天早晨排隊到採石場,然後被解開腳鐐,用尖鎬和鐵鍬挖石灰石。

作為要犯,看管曼德拉的看守有三人。他們總是找各種理由虐待年事已高的曼德拉。已經六十多歲的曼德拉經常受著連青壯年都承受不住的勞役和虐待。
一九九一年,曼德拉出獄後,被選為南非總統。而他在就職典禮上的一個舉動震驚了整個世界。

總統就職儀式開始後,曼德拉起身致辭,歡迎來賓。他依次介紹了來自世界各國的政要,然後他說,能接待這麼多高貴的客人,他深感榮幸,但他最高興的是,當初在羅本島監獄看守他的三名獄警也到場了。隨即他邀請他們起身,把他們介紹給大家。看著年邁的曼拉緩緩站起,恭敬地向三名曾虐待他的看守致敬,在場的所有來賓乃至整個世界,都靜下來了。

曼德拉說:「當我邁過通往自由的監獄大門的那一刻,我很清楚地知道,自己若不能把悲痛與怨恨留在身後,那麼我其實仍身在獄中。」

寬恕一個人,比愛一個人更難,它需要付出更大的勇氣,但唯有寬恕才是解脫心靈的唯一方法。

摘自  弘一大師/原典, 宋默/整理《人生沒什麼不可放下》/木馬文化

Photo:Patrick Fore,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