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過試煉和挫折,人生才能走得更穩更長遠

沒有經歷過試煉與挫折的人,大多都經不起失敗。自小人生就一帆風順的人,更加危險。人總是被「一定要贏!」的想法局限,常常做出錯誤的判斷。若對方比自己還弱,想「贏」當然沒有問題,但如果遇上怎樣都贏不了的強大敵人時,這種想法反倒中了敵人的詭計。

文/神野正史

順遂,是一種人生毒藥

薩非王朝第二代的塔赫瑪斯普一世(Tahmasp I)出生的那年(西元一五一四年),剛好其父初代皇帝伊斯瑪儀一世(Ismail I)與鄂圖曼帝國決一死戰,史稱查爾迪蘭戰役。不過最後輸得體無完膚。

伊斯瑪儀一世七歲成為教主,自十四歲建立王朝以來,二十年間都不曾吃下敗仗,是擁有不敗傳說的皇帝。

但如同我們在「第三章」學到的,贏過頭不會有好的結果,也如我們「第一章」學到的,沒有經歷過試煉與挫折的人,大多都經不起失敗。

自小人生就一帆風順的人,更加危險。

自懂事起二十年間的屢戰屢勝,使伊斯瑪儀一世高傲自大,鄂圖曼帝國以二十萬大軍與近代兵器進攻至查爾迪蘭時,伊斯瑪儀一世僅能召集到一萬兩千名騎兵,儘管如此,他一點危機意識也沒有。

—我是救世主!無論敵人是多麼龐大的軍隊,我也沒有輸的理由!

「我軍處於壓倒性地不利!我們還是採用夜襲吧!」感到危機的大臣如此向皇帝建議,但是皇帝無視臣下的意見。—這是皇帝與皇帝賭上自尊的戰鬥!豈能用夜襲這等卑鄙手段!

於是,裝備近代武器的二十萬大軍,與一萬多名僅持有中世紀彎刀的騎兵隊,從正面展開突擊。

簡直就是「長篠之戰」重現......不,如此懸殊的戰力,嘗到殘酷的戰敗滋味也是理所當然的結果。

 

寧吃少年苦,不受老來貧

然而,僅僅一次的敗戰就使得伊斯瑪儀一世心灰意冷,過著沉溺於酒精,自甘墮落的生活,結果十年後就因為身體被搞壞,一命嗚呼,享年三十七歲。

年少沒有嘗過苦頭的人,一遇到關鍵時刻竟然如此脆弱。

塔赫瑪斯普一世為繼承家業,年僅十歲便登基,但這位小孩皇帝遭到人民的漠視,帝國變得很不安定。在國內,帝國軍團奇茲爾巴什在各地引起叛亂,國境外也有昔班尼王朝不斷入侵。

就在塔赫瑪斯普一世總算壓下了奇茲爾巴什,以及成功擊退昔班尼王朝時,也已經是即位後二十年左右的事了。

但塔赫瑪斯普一世沒有喘口氣的時間,接著又得面對更加強大的試煉。

這次,鄂圖曼帝國從西邊不斷進軍(西元一五三四年)。

而且,這次是由鄂圖曼帝國長達六百年的歷史之中,將帝國引領至巔峰期的蘇萊曼一世(Suleiman the Magnificent)率領軍隊。

兵力九萬。

與之相比,塔赫瑪斯普一世只能準備七千名士兵。

這等差異懸殊的兵力,不要說野戰,就連守城都會輸。

半吊子的兵法也毫不管用。

如此難局,該如何是好?

 

勝利的提示,在於敗北之中

該提示就潛藏在查爾迪蘭戰役之中。

儘管在查爾迪蘭戰役打了前所未有的大敗仗,但薩非王朝並沒有就此消滅。

為什麼?原因在於鄂圖曼帝國的大軍。

不是什麼事情都是數大為好,形大為佳。

雖然在查爾迪蘭戰役中,鄂圖曼軍成功進入薩非王朝的首都大布里士,但如何安置超乎常理的二十萬大軍,成為難以處理的問題,後勤補給也開始叫苦連天。

這裡是敵國領地的中心地帶,距離鄂圖曼帝國帝都伊斯坦堡有兩千公里之遠。

因為長期戰鬥,士氣明顯地衰弱不少,如果在這時候敵軍展開總反攻,攻擊我方補給,並加以包圍的話,鄂圖曼軍將一口氣遭到瓦解。

如此,鄂圖曼軍即使在查爾迪蘭戰役打出大勝仗,也不得不撤退。

有了這個前車之鑑,這次鄂圖曼軍只派出九萬的兵力攻了過來。話雖如此,九萬也足以稱為大軍。其大軍再一次逼近了薩非王朝的帝都大布里士。

塔赫瑪斯普一世做出決定。—放棄帝都逃跑!

如此這般,塔赫瑪斯普一世完全沒有與敵方交戰,將帝都與矜持扔到一旁,一路逃到位在東南方四百公里遠的加茲溫。

 

贏不了,不輸就好。輸的話,不亡就好

乍看之下,他像是窩囊的皇帝,但這其實是「正確解答」。

人總是被「一定要贏!」的想法局限,常常做出錯誤的判斷。

若對方比自己還弱,想「贏」當然沒有問題,但如果遇上怎樣都贏不了的強大敵人時,這種想法反倒中了敵人的詭計。

用拳擊來舉例,較弱的選手會逞強地拼命攻擊強大的對手,但這樣反而容易露出破綻,被強大的對手撂倒。這時最好徹底進行防禦。如此一來,即使力量差距懸殊也難以分出勝負。

同樣地,彼此力量差距懸殊時,就要貫徹立於不敗之地的策略。如果也無法達成,那就思考即使輸也不會被消滅的策略。保住性命,逆轉的機會絕對會找上門;失去性命,就沒有任何東山再起的可能。切記!機會一定會在苦難之後到來。

摘自 神野正史《不輸的力量》/大牌出版

Photo:Ingere,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