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不是因為幸運,是因為不輕易放棄

事情能不能如願,只有神才知道。小人物往往習慣用自己短淺的智慧去推算,擅自導出「失敗」的答案,連做都不做就選擇放棄。這種人絕對不會獲得「幸運女神」的青睞。

文/神野正史

堅持的勇氣讓問題迎刃而解

日俄戰爭是一場賭上日本存亡的大戰。擔任「三笠」艦長一職的東鄉平八郎在這場戰爭中做出極大貢獻,因為他擊敗了當時世界上最超群的波羅的海艦隊。
從此,後人稱他為「東方納爾遜」、「陸之乃木、海之東鄉」,因此我們容易有先入為主的想法,認為他是「菁英提督」或「不敗的提督」,但事實絕非如此。

那麼,我們就回顧看看他的經歷吧。

 

日俄戰爭的轉捩點

爆發日俄戰爭之後,原先不受軍方重視的旅順,其實占有非常重要的策略地位。隨著戰爭的進展,情勢甚至衍變成,只要駐紮在旅順的俄國艦隊進入海參崴,日本便會吃下敗仗。

於是,俄皇尼古拉二世下令:太平洋艦隊立即出港,駛往海參崴。

從旅順港出航的俄羅斯太平洋艦隊,與日本聯合艦隊發生激烈衝突,即為日俄「黃海海戰」。

司令長官東鄉平八郎,為了防備這個時候的到來,找來被評為「智如泉湧」的參謀秋山真之一同思考對策,規畫出「丁字戰法」,此時的秋山,正值三十七歲的壯年期。
「丁字戰法」是秋山參謀為了討伐俄羅斯太平洋艦隊,經過多次推敲與策畫,最後想出來的作戰方法。

然而在那個時候,因為太過拘泥於丁字戰法的陣型,隨後採取了被批判為「難以理解」的艦隊行動,結果俄羅斯太平洋艦隊全數脫逃成功。

當時,日本聯合艦隊的航速為十五節,俄羅斯太平洋艦隊則為十四節。

雖說聯合艦隊的速度快了一些,但當時距離太陽下山,只剩下四小時左右。那個時代沒有雷達,只要太陽一下山,海洋便會被黑暗包圍,此時敵艦若是把照明燈關掉,便難以察覺其蹤跡。

距離日落僅剩四小時,追擊敵人已是極為困難,而且還必須消滅對方。

無論是誰都覺得這是件「不可能」的任務。

 

沒有做不做得到,只有願不願意做。

事情能不能如願,只有神才知道。

小人物往往習慣用自己短淺的智慧去推算,擅自導出「失敗」的答案,連做都不做就選擇放棄。

這種人絕對不會獲得「幸運女神」的青睞。

東鄉平八郎沒有就此放棄,他下令追擊。

誰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但再追下去的話......—提督!主桅好像要斷了!

其實剛剛與俄羅斯太平洋艦隊接觸時,主桅已經中彈,一直發出嘎吱嘎吱的悲鳴,感覺隨時都有可能斷裂。

如果斷掉的話一切就是白費工夫,速度會大幅度下降,也不可能再繼續追擊敵艦。—如果再全速追擊的話,主桅會斷的!提督!降低速度吧!

對此東鄉只回答了一句話:「不,繼續全速前進!」

在這裡降低速度,就追不到敵艦。

主桅斷掉的話也是白忙一場。

在這般絕望的狀態下,莫約經過了三小時,太陽終於開始下山了。—就快要日落了,果然還是不行嗎......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水平線上看到了俄羅斯太平洋艦隊。—提督!是敵方艦隊!我們追到俄羅斯太平洋艦隊了!艦內歡聲雷動。


幸運女神只會對永不放棄的人微笑。

但是,為什麼?為什麼他們能夠追得到?

俄羅斯太平洋艦隊也是拼了老命在逃,畢竟船艦的最高速度要比聯合艦隊來得慢。

持續引擎全開的結果,二號艦「列特維贊號」的引擎發生了故障。

俄羅斯太平洋艦隊的指揮官維佐弗特(Wilgelm Vitgeft)雖然有「捨棄列特維贊號,只顧自己逃到海參崴的選擇」,但他卻不屑這麼做。

對東鄉平八郎來說,的確發生了「奇蹟」。如果東鄉認為反正也追不到,就這樣放棄追擊的話,就不會獲得這般幸運吧。

正可謂「幸運女神只會對永不放棄的人微笑」、「天助自助者」。

摘自 神野正史《不輸的力量》/大牌出版

Photo:Lake Mead NRA Public Affairs,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