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是我們能給自己和孩子最大的力量

社會心理學有許多類似實驗,像是「自我應驗」。先是預測結果,之後根據結果行動,結果當然如同預測一般。老師對於特定的學生投以關心,即使老師並無特別表現出來,但學生仍感受到,進而微妙影響學習動機和成果。也就是說,老師只要稍有關心與抱持肯定的態度,就會對學生的成績有正面影響。

文/佐佐木正悟

被相信的學生,表現就有進步

畢馬龍(Pygmalion)源於希臘神話[譯注:畢馬龍是塞浦勒斯(Cyprus)國王,熱愛雕刻,耗盡畢生心血,雕成少女像,名為加拉蒂(Galatea),因為太美了,他竟然將她視為夢中情人,盼望雕像變成真人。感動愛神阿芙達(Aphrodite),將雕像賦予生命,並且成為畢馬龍另一半。]「畢馬龍效應」指的是老師對於學生有所期待,學生就會努力表現拿出好成績。即使學生不曉得老師的期待(或者即使學生並非真正優秀)也一樣有效。

根據羅伯特‧羅森塔爾(Robert Rosenthal)的實驗,首先針對小學生進行智力測驗,這些題目明明是普通的智力測驗,卻對老師聲稱那是「哈佛大學式啟發學力測驗」,可以預測一年之後學生進步的程度。

之後隨機(並非以成績)抽出20%為實驗組,然後跟教師們說這批實驗組學生是「資優兒童」。一年之後,研究人員再為這些實驗組學生測試智商,發現平均增長率明顯高於其他學生。

 

期待,是一種點石成金的力量

社會心理學有許多類似實驗,像是「自我應驗」。先是預測結果,之後根據結果行動,結果當然如同預測一般。像是認為自己體弱多病的人,之後果真生病了。

老師對於特定的學生投以關心,即使老師並無特別表現出來,但學生仍感受到,進而微妙影響學習動機和成果。也就是說,老師只要稍有關心與抱持肯定的態度,就會對學生的成績有正面影響。


正念,以新的眼光看待所發生的事

「正念」指的是,以最大極限真實體驗自己當下的感受和周遭的狀態。也是拋棄原本依賴凡事分類的思考方式,而能接受新奇事物的心理狀態。

當我們還是幼兒時期,人類為了節約認知力,將許多事物歸類,或倚賴自動思考。像是坐在自己習慣的書房,就會發現今天和昨天沒有什麼不同,但仔細想想,已經成為過去的昨天絕對和今天不一樣。

對於人類以外的普通生物來說,新環境或「當下、此處」的新鮮感,其實是理所當然的現實,不過,人類受到過去的類別所制約,因此對於世界的思考已經定型,對於周圍的變化完全沒有覺察,導致落入自動思考與自動行為的陷阱。

 

用信念、理性情緒療法找回平靜和自信

喬‧卡巴金(Jon Kabat-Zinn)提倡以正念紓解壓力,推廣正念減壓,重新找回平靜與自信的相關活動。例如:無法在醫療獲得減輕痛苦的病患,就會自動思考「這個病痛要伴隨我一輩子」。不過,卡巴金認為這樣的思考過於單純,即使只是察覺「痛苦持續一輩子」並非事實,也能減輕痛苦。而這也能應用到人生所有的痛苦。

「理性療法」(理性情緒行為療法)是阿爾伯特‧艾利斯(Albert Ellis)開發的心理療法,對於美國主要的精神療法之一「認知行為療法」有極大的影響。

理性療法的特徵之一就是歸納為ABC基模當成公式。

A指的是促發事件(Active Event),像是事件、意外。
B是信念(Belief),多數是自己主觀的想法。
C是結果(Consequence),根據B推導出來的結論。

理性療法的基模很簡單,當人們遇到嚴重事態之時可以自行應用。比方說,我們對於不幸的事情,有時會以非合理的方式思考。如果從旁人的角度來看,會覺得那樣的思考很不合理,但是因為當局者迷而沒有發現。

失戀是個好例子,有個當事人想「和他分手不如讓我死了算了」。艾利斯認為這是「錯誤的信念」,將這個「錯誤的信念」轉換為「合理的解釋」,然後從過度不幸的感情獲得解放,這一連串的過程就是理性療法。

看似簡單,但是艾利斯認為,極端的感情很容易讓我們陷入錯誤的信念,但藉由理性療法可以幫助自己跳脫錯誤。

「人和事情不會擊倒我們。但是,如果你覺得自己不行那就真的不行了。」這句話是艾利斯為ABC基模所下的註解。

摘自 佐佐木正悟《再見,拖懶慢!》/漫遊者文化


Photo:Thiago Cerqueira,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