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可以更友善……

貧窮的故事離我們並不遠。大人不一定寬容,校園不一定友善,同學不一定會跟你玩,而這些,並不是孩子的錯。
  • 南琦
  • 2017-03-25
  • 瀏覽數4,377

某個媽媽記錯晤談時間忘了帶女兒就診,在服務台那頭透過電話來詢問,口氣甚是焦急,我聽出那口音似來自東南亞,便告訴她沒關係,趕緊給了一個她方便過來的最快時間。

媽媽的身邊坐著另兩位女性友人,她告訴我,是教友陪著來的,女兒則害羞的低頭不語。在診間裡,我得知媽媽自柬埔寨來台已十多年,她很快掌握想講的重點,女兒學習能力不好,在校有疑似被霸凌的情況,包括師長同學,她愈講愈激動,眼淚甚至要奪眶而出。

「老師跟她說,就是因為妳在資源班才會拖垮全班的分數,老師怎麼可以這麼說……」這不太妙,我不能保證每個老師都有愛心,也不確定媽媽講的事情還原到當時是不是如此,我能做的就是先安撫媽媽,了解媽媽的感受。

「他們怎可以欺負我講話慢?我國語不好怎麼會講得過他們?」口音是無法抹滅的記號,一開口,就是外籍配偶的身分,逃也逃不了。說「他們」,也許不盡然公平,也許有「不是他們」的人,不好一竿子打翻所有老師,不過內在感受要怎麼談公平?

這個眼睛骨碌碌大,皮膚黝黑的小女生,臉上有明顯的不快樂,她的身心障礙手冊說明了智能障礙的事實。「同學跟我說,啊妳不是要轉學嗎?怎麼不快滾~~」,她臉色黯然地告訴我。她的媽媽很努力要為孩子做些什麼,擔心孩子被欺負,想設法為她轉學,但目前還沒辦法轉。

我說,好,我了解,我會試著幫忙問問看。她有個很棒的柬埔寨媽媽,很積極的尋求各種資源,學校班導不友善,但輔導老師人很好,還有社工,還有教會,柬埔寨媽媽沒有因此退縮在家哭泣,她為女兒而戰,不想放棄。我一點一點的收集資料,了解這孩子目前面臨的困境,同時也擁有不少資源。

「爸爸咧?」我問。

「我爸過世了。」我暗罵自己是白癡,應該先看過病歷資料再問的,害我有些尷尬。這下我更能體會這個家的困境了。

同樣的這天下午,我遇到這個原鄉的男孩子,他看起來像是個過動的孩子,但在情緒指標部分卻很不對勁。

看似話多,靜不下來、屁股扭來扭去的孩子,在憂鬱分數上居然呈現了高分,他擔心現在、更擔心未來,生活空虛,缺乏被關心的感受。當我想進一步澄清時,他說,啊,不知道要怎麼說,然後居然一溜煙就從晤談室裡跑走了,怕尷尬似的,我連攔都來不及。

從部落輾轉坐車來看診的孩子,家裡有好幾人持有身心障礙手冊,媽媽早就住在安置機構,爸爸做資源回收,還要不定期帶著妹妹就醫,早就心力交瘁,面容疲倦。

這樣破碎的家,讓他只能用行動來掩飾苦悶,不斷躁動,不斷找事做,那些無法對外人說的苦外人無法看見,只看到他的調皮搗蛋,還好班導很寬容,對他的好動分心不上課並不如何在意,而且還很借重他的運動長才,至少看來可以安穩的念到畢業。

這是我日常的某一天,貧窮的故事離我並不遠。

大人不一定寬容,校園不一定友善,同學不一定會跟你玩,而這些,並不是孩子的錯。

想想別家人的日常,這些日常和我們的不一樣,不一樣到超乎我們的想像,有些家庭的確需要被協助,他們需要的不是金錢,只要友善,平等對待,加上一些不帶批評的接納。

如果,我們可以對這樣的家庭再友善一些……

Photo: Mahkeo,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