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收到一張家長同意書

如果我擔憂那個萬一,難道就不讓孩子去跑大隊、拔河、賽球……參與那些在我成長過程中、求學時代裡,混合著汗水與眼淚、夾雜著合作與競爭、帶給我許多快樂與榮譽的活動嗎?

下午在家裡翻找東西,無意間翻出了小女兒國中時的一張「家長同意書」,這讓我記起了曾經寫過的一篇部落格文章—《又收到一張家長同意書》。


今天簽國三女兒的聯絡本,又收到一張家長同意書:貴家長是否同意貴子女參加學校的大隊接力比賽?

這種單子我已經收過好多好多張了,每學期的各類體育及戶外活動,舉凡跑大隊、拔河、各類球賽、體能測驗、戶外教學……都會先發一張這樣的「家長同意書」,接多了這種同意書,我的感覺是:如果是戶外教學,涉及費用,怕父母有經濟上的考量,那麼交由各家長自行考慮是否參加還算合理,但是班際間的體育競賽,這在以前,怎麼可能會先徵求家長的同意?

不都是全體學生一律參與,有能力的下場貢獻能力、沒能力的場外加油打氣,最多班上有那麼一個、半個的學生,先天身體有些狀況,入學時就已和校方照會過了,這才可能免除參與這些競賽活動。

但現在,好像每個孩子都像是玻璃娃娃了,萬一競賽過程中有個閃失,父母簽的同意書,就能成為親師糾紛時校方的「呈堂證物」,我其實無意責怪學校沒有擔當,只是疑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以前的孩子參加這類活動沒有閃失嗎?想想我們當年的校園環境和體育設施,哪有現在先進、完善,然而在更理想的設備、環境裡,孩子為何反而不能恣意的運動、盡興的比賽了?是現在的孩子太嬌弱?還是父母太過寶貝他們了?那麼有朝一日,是否孩子上不上體育課也要先簽一張家長同意書?

所以當我收到這種單子,應該要對其嗤之以鼻?還是要對學校的「沒有肩膀」大翻白眼?……不!其實我在心裏也會忍不住猶豫、擔心兩秒鐘:她會不會扭傷了腳?撞破了頭?或是跌崩了牙?……以至於,每次收到這種同意書,做父母的我,心就要被糾住一下、人就要被再次提醒:讓孩子參加安全嗎?我能承擔萬一的後果嗎?

但是如果我擔憂那個萬一,難道就不讓她去跑大隊、拔河、賽球……參與那些在我成長過程中、求學時代裡,混合著汗水與眼淚、夾雜著合作與競爭、帶給我許多快樂與榮譽的活動嗎?唉!大筆一揮,當然還是在同意欄裏簽下我的名字,讓那兩秒鐘的猶豫與擔心也一筆揮去吧!

看著女兒無感的收回聯絡簿,我忽然開口問她:「如果我不同意你跑大隊,可以嗎?」只見她瞪大了眼說:「為什麼?我不跑,我們班不就完蛋了?!」

看著她驕傲離去的樣子,我不自禁的想到:等到她當了父母,是不是會收到更多這類的同意書?還是那一代的孩子,已經不需要親身流著汗、與人在競賽場上互爭高下,而是只靠兩根手指控制著鍵盤,就能有逼近真實的虛擬景象,讓孩子能安全地與人一較長短?

而那樣的世界,孩子或是我們人類—活得,會快樂嗎?


看著這張足足七年前的舊紙,我不知道現在的父母收到這類的單子是變少了?還是更多了?而收到這樣的「家長同意書」,父母的心情和想法,其實我,更想知道。

Photo: Nacho,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