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DFC的國際年會看:如何讓生活,成為學習環境

最重要的,是讓孩子們打開看世界的眼睛!國際觀,不是學語言而已,而是瞭解彼此的生活、文化、怎麼看問題的角度等等......但在了解別的國家前,我們得先對自己的生活環境有感受。

2009年從印度發起的DFC挑戰,累計至今已經有超過40個國家、兩百萬名孩子、四萬名教師和兩萬多所學校參與。每年,全世界各國的夥伴會藉由國際年會齊聚一堂,提供世界各地相信創意自信的人共同欣賞、分享彼此點子的機會,並讓臺灣孩子的故事、講者的故事被全世界的觀眾看見,小推手們也能將在國際年會現場所感受到的精神與自己完成的挑戰經驗作連結,再度回顧、增強歷經DFC的學習,並深化DFC挑戰的正向影響。

2016年,由目前就讀彰化縣南郭國小六年級的三位孩子及輔導員龍麗華老師,代表DFC臺灣與來自各國的小推手們及輔導員相聚在北京,自信地向台下觀眾分享他們去年的故事。

移起在臺灣」故事影片


你有曾經在國外旅行期間,看不懂車票購票指示的經驗嗎?

根據統計,目前長期在臺灣工作的外籍工作者(移住勞工,簡稱移工)已超過60萬人,遍佈全臺縣市,如此龐大的移工族群,他們在臺的生活狀況又是如何呢?

彰化縣南郭國小的許茗涵、林彥妤、陳亮妤,在輔導員龍麗華老師的引導下,決定親自走訪火車站及周邊商家,瞭解這群一直生活在我們身邊既熟悉又陌生的移工朋友。

在訪談過多名東南亞移工後,三位同學發現「語言」是在臺灣生活最大的挑戰,尤其是移工們經常因語言不通及不熟悉臺鐵售票機操作的關係,而發生買錯票的情況,因此就算假日火車站自動售票機前空蕩蕩的,他們也寧可多花點時間擠進售票口前的排隊人龍,用「說」的買票,比操作機器容易。

如何能使移工們更容易的操作自動售票機呢?

三位同學決定透過翻譯臺鐵自動售票機操作步驟來解決這個問題。他們將翻譯好的售票機使用說明書送給彰化車站內的移工,同時教他們如何操作,並將此次經驗寄給彰化火車站局長,在來往了兩封信後,他們收到了局長的親筆回信,承諾會在彰化火車站發送自動售票機使用說明的具體行動。

這次的行動,除了解決移工在臺購票的困擾外,茗涵、彥妤及亮妤也希望讓更多人了解東南亞移工及其文化。三位同學不僅在學校利用晨會時間分享DFC挑戰歷程,還投稿至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引起國語日報和聯合報的記者注意,進而報導,更參與了大愛電視台節目錄製,希望讓更多人認識移工文化,進而一同響應、創造友善對待移工的環境!


在溫煦的冬日陽光下,DFC臺灣與「移起在臺灣」的小推手及輔導員出發去參加為期三天的DFC國際年會!在這個國際舞台上,集結了各國改變世界小推手們解決身邊問題的故事,同時,這些故事也反映了該年最大的國際問題,今年也不例外。小推手們透過DFC挑戰,感受生活中的問題,發揮想像力,思考解決辦法,親身實踐,最後跟所有人分享他的故事—DFC挑戰就是一個讓孩子打開感受力,讓生活成為學習環境的媒介。

今年到場參與國際年會的共有13個國家、21個故事,小推手們帶來各式各樣的故事,其中有三組不同國家的小推手們,不約而同地感受到了移民及難民的問題。

臺灣的孩子解決了移工在臺購買鐵路管理局車票的語言隔閡及操作問題,進而瞭解更多關於東南亞文化的相關知識;美國及中國的孩子,則是感受到敘利亞難民的問題,中國的孩子除了主動關心相關新聞外,還將祝福寫在卡片上,將心意送去遠方;而美國的三位孩子,透過觀察、訪談了解身邊難民,看見他們的需求,他們發現因為換了一個國家生活,飲食習慣不同,且因難民的身份,較難買到新鮮的蔬菜,於是他們決定透過親自種蔬果,分送給難民來解決這個問題。

透過舞台上各國小推手們分享的故事,我們看到最真實各國孩子生活的環境,而小推手們也透過國際年會這個舞台,知道了全世界與他們年齡相仿的同學們,正在做什麼、因為生活環境的不同,遇到了什麼問題?

最重要的是,孩子們打開了看世界的眼睛!國際觀,不是學語言而已,而是瞭解彼此的生活、文化、怎麼看問題的角度等等......但在了解別的國家前,我們得先對自己的生活環境有感受。

我們相信,DFC 挑戰能夠為生活及感受搭一座橋樑,因為DFC挑戰就是為了改變一個問題,而設計一個解決方式。這個解決方式,會因為每次經驗的累積,越來越貼近問題的核心。這也就是為什麼DFC挑戰可以在國際間不斷地擴大,並且從 2015 年起,成為聯合國 17 項永續發展目標的實踐方式之一「世界最大課堂」。

透過DFC挑戰,練習打開生活的感受力,在沒有標籤、不預設立場的環境下,知道為什麼要學習,因而主動學習,讓每一次的挑戰都成為一次經驗,每次的經驗都為了下一次挑戰準備,讓生活成為學習環境。

照片提供:DFC 臺灣

數位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