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孩子的感受

當孩子沒有學會考慮他人的感受,成年後,他們也會把這種解決問題上的障礙,帶進他們的生活裡。

文│米娜‧舒爾、泰瑞莎‧佛伊‧迪覺若尼莫

一個春日午後,四歲大的亞歷斯遇到一個問題,他用了一個很平常,但是不顧他人感受的方法來解決。他想騎自己的腳踏車,但問題是,姊姊愛麗森正騎著它。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亞歷斯把愛麗森推下車,然後自己跳上車,揚長而去。這的確是在每個兒童玩耍的地方,尋常可見的景象。

當孩子沒有學會考慮他人的感受,成年後,他們也會把這種解決問題上的障礙,帶進他們的生活裡。以三十歲的賴瑞為例,在他上班的房屋仲介公司的辦公室裡,大家都認為,賴瑞自私自利,不太顧及別人的感受。明知道應該介紹給其他仲介的客戶,他照接不誤;在不恰當的時間和別人會面洽公;安排會議時間時,不會考慮到同事和客戶的行事表。和賴瑞有共事經驗的人,都會被搞得氣憤莫名,因賴瑞不曾停下來思想,自己的行為帶給旁人的感受。

其實,很多像賴瑞這樣的人並不是真正自私、不顧他人感受;他們只是從來沒有學過,做決定時要考慮到別人的感受。不幸的是,因為在他們解決問題的程序中缺少了這個成分,他們的朋友因而少得可憐,他們也常常在事業升遷中,遇到瓶頸。孩子也是一樣,因為他們做事的時候不會考慮到自己行為帶給別人的感受,他們常常失去朋友,每天總會遇到一些難題。

「我能解決問題」課程中的第二個步驟是,幫助孩子在解決日常的問題時,養成考慮別人感受的習慣。一個有著像亞歷斯這種問題的孩子會學會停下來思考:「如果我不能把腳踏車要回來,我很生氣,但是,如果我把愛麗森從腳踏車上推下來,她會很生氣。」這是脫離賴瑞模式,邁向建立尋找多元解決問題辦法習慣的第一步。而多元解決問題的辦法中,也包括那些既公平又兼顧他人需要的辦法─這是一項能伴隨孩子走過青少年及成年生活的技能。

 

解讀畫中人物

有一天晚上,愛麗森和爸爸到學校參加聚會,媽媽把亞歷斯叫到廚房裡。(兩歲大的彼得當然也跟來了。)媽媽為他們兩人倒果汁時,邊跟他們說,他們可以用上個星期學到的「我能解決問題」詞組,玩一個和情緒相關的新遊戲。媽媽把圖畫拿給亞歷斯看。(你可以用這幅圖畫或是其他的圖片。)媽媽要亞歷斯用是/不是的詞組來指認圖片中孩子的情緒。

指著那個面帶微笑的男孩子,媽媽說:「這個男孩子面帶笑容,你認為他高興嗎?」

「呀!」亞歷斯說,一副不感興趣的樣子。

媽媽指著一個在哭的女孩說:「這個女孩不笑,你想她高興嗎?」

「不高興,」亞歷斯說:「她在哭。」

「不高興。」彼得重複哥哥的話。

「你想她的感受是什麼?」

「我不知道。」

儘管亞歷斯沒有說出好答案,媽媽還是保持耐心和愉快的態度,她問道:「是高興嗎?」媽媽露出高興的表情,「或者,是難過嗎?」媽媽很誇張地做出一副悲傷的樣子。

意識到亞歷斯需要更主動參與這個遊戲,媽媽繼續說:「現在,你指出哪張圖片中的孩子是表現出高興的。」

亞歷斯指出有高興表情的孩子。

「很好,現在指出那個孩子是不高興的。」

亞歷斯又指向那個高興孩子的圖片,然後為自己搗蛋的行為,笑倒在地上。媽媽知道亞歷斯只是在和她開玩笑。

有些孩子偶爾會提出好笑、不相關,甚至是相反的答案。有些孩子會笑得歇斯底理,或是扮鬼臉。如果在你和孩子進行「我能解決問題」對話中發生這些情形的話,用正面的態度繼續課程。當「愛搗蛋」的孩子有正常反應時,一定要嘉許他們的努力。

亞歷斯、彼得,和媽媽繼續玩這個遊戲,在指出微笑和沒有微笑,哭和不哭、高興和不高興、難過和不難過的孩子的問題之間轉換著。當亞歷斯和彼得答錯時(故意與否),媽媽只是(用誇張的臉部表情)重複說出,笑著的孩子可能覺得高興,而在哭的孩子可能覺得難過,然後再問一次相同的問題。

當愛麗森和爸爸回家時,媽媽和亞歷斯還在玩這個遊戲。當愛麗森問起這些圖片是做什麼的,亞歷斯霎時變成一位很熱心的「我能解決問題」的情緒詞彙專家。

「你要指出某一張圖片,」亞歷斯向姊姊解釋,「你要說出那個男孩或是那個女孩是高興或是難過。就像這樣,」(亞歷斯指著女孩)「她是難過的。」

「你怎麼知道呢?」亞歷斯的爸爸問。

「因為她在哭。」亞歷斯回答,這時彼得模仿做出一個難過的表情。

「這我也會,」愛麗森說,「看著,」(指著男孩的圖片)「高興。」(指著女孩的圖片)「難過。你看,這很簡單。」

「哇!」亞歷斯哭了起來,並且出手打了愛麗森。他期望愛麗森能夠對這個新遊戲反應熱絡一點。

「愛麗森,」媽媽接口,「亞歷斯和彼得喜歡用手指著這些圖片,讓我們看看你能不能記住。如何配合圖片來使用這兩個詞彙。」

「什麼意思呀?」愛麗森問道。

「這個男孩和這個女孩(用手指向有著難過表情和高興表情的圖片)有相同的感受,或是,他們有不同的感受呢?」

「不同。」愛麗森回答,她對用字遣詞感到有趣。

「對的,」媽媽說,「他們兩人有不同的感受,他們的感受不相同。很不錯,你認為有時候你和亞歷斯對相同的事物是不是有不同的感受?

「對。」愛麗森說。

「現在,準備上床睡覺了。」爸爸說,「你們明天還可以玩更多的文字遊戲。」

在他們後來的「我能解決問題」對話中,媽媽常常會反覆強調相同以及不同,幫忙孩子了解,不同的人對(相)同一件事物,可能有不同的感受。

摘自米娜‧舒爾、泰瑞莎‧佛伊‧迪覺若尼莫《培養會思考的小孩【熱銷修訂版】》/新手父母

圖片提供:新手父女

數位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