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孩子感受父母的狂熱,全家一起體驗正能量!

孩子們聽著我們和親友們聊著這趟極圈行程,就算是聽到爸爸也擔心雪地道路狀況,還有親戚們無不瞪大眼驚歎有加的反應,孩子還是對我們的全家出遊很有信心。

住在瑞典,抬頭尋找北極光的念頭,從一開始就被我的阿逗仔先生取笑,因為我們住的城市離北極圈還有一千五百多公里左右,男人表示能看到極光的機率低於1%,而且就像上大學時代上阿里山看日出,就算上了山,進了極圈,天公伯仔給不給好臉色,是無人能預訂掌控的,四年大學生活中也沒見過一次阿里山日出,因此大自然的異相美景,總是輕易讓人著迷入魔。前些年,搬家到遜德斯摩市(Sundsvall)的好朋友,建議了一個很棒的追蹤極光網站,和朋友偶爾互通觀測極光的消息,但總是向偶。直到去年秋天,地方報紙報導就在我們住的附近,有民眾拍攝下極光一景,從此我的手機裝載了極光警訊通報,追逐極光的心念愈加增強。

孩子們的寒假,來一趟家庭旅行是減輕我們採買聖誕禮物的好方法之一。不過,這趟極圈行程最需要被勸動的首先是比我怕冷,又凡事先往最壞的情況想的瑞典先生。孩子們拿到這份禮物時,嘴巴驚訝成O形的開心要出遊,但是對於極光這個鮮見的天然現象完全沒有馬麻我的狂熱。姊姊們一看路程地圖,方才恍然大悟其他聖誕禮物的用意;車充轉220伏特的變壓充電器、好幾片DVD電影、手電筒、還有羊毛內衣褲、禦寒手套毛帽等。弟弟則一點概念都沒有,雖然姐姐告訴他我們主要目的地約克莫克市(Jokkmokk),開車一天到不了,中途在首都斯德哥爾摩北邊過一夜之後,再開七八個小時才會到,弟弟依然沒有八個小時是多久的概念。倒是對於我們將體驗的雪地活動,包括哈士奇狗雪橇、雪上摩托車和拉普蘭薩米文化更感興趣。雖然開車不是唯一抵達瑞典北部城市的方式,但是顧及一家五口的經濟負擔,還有追逐極光一樣需要代步車的考量下,在瑞典先生打破他往南行的舒適習慣,被設定開車往北行之後,後車廂先備齊了輪胎雪鍊、雪鏟和車用暖氣爐電線,這才裝載了我們一大三小箱的毛衣羽絨禦寒衣物,一反往常的輕便陽光假期行李模式。這也是我家把拔的一大自我突破!

因為聖誕假期還有新年派對的聚會,孩子們聽著我們和親友們聊著這趟極圈行程,尤其是聽自己把拔早早抖起來等的擔心雪地道路狀況,聽自己姑姑堂姐們對於我們這八天七夜的行程,無不瞪大眼驚歎有加的反應,他們還是很安心相信我們的安排,也或許是該謝寶可夢遊戲,多少讓他們在長時間的車程中,還是能有些抓寶的期待!

我的大姑也一再告訴我,很少瑞典人往北走,更少人是為了看極光而去拉普蘭(Lappland),連我先生一路上還是不免碎碎念著極圈行的瘋狂,讓我這番薯媽更加驕傲著我的堅持意念!瑞典人自己都沒看過極光,像話嗎?話說回來,這應該是有點像我娘家住在六合夜市附近,但沒落腳他鄉之前我也鮮少去夜市光顧的概念吧!總之,兩個姐姐更開心的是,這份禮物的內容之一是和我一起採購備齊禦寒衣物。母女逛街遊真是有女兒的一大樂趣之一,新年後的隔天,我們送毛孩去狗客棧之後,啟程我們的冒險極圈之旅。

民宿小屋座落在瑞典中北部,北緯66,35度的約克莫克市市郊,因為開車,我們自備了床單枕被套,雖然通常民宿也提供加額鋪床服務,但是要住兩晚以上的情況,自備不但能省些盤纏又能訓練孩子自己鋪床,省錢更是給孩子們以身作則節儉美德的實踐,一舉兩得何樂不為。第二晚驅車到達民宿已經晚上七點左右,氣溫零下18度,抵達前就先採買好晚餐要在民宿烹煮的食材,孩子們鋪床和連線WIFI,男人將熱車的電線和停車處的供電箱安插備妥,天空不是那麼明朗,極光預測網站也沒顯示高機率,看極光的心情在又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忐忑中,也在做好看不到極光是正常的心理準備之下,這一晚也沒多的力氣著裝四五層衣物,提早就寢好養精蓄銳明天的雪地活動和期待極光所需的耐心。

待續

照片提供:番薯媽文瑄

數位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