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ike請告訴我:孩子為什麼不會回答我的問題?

在引導孩子回答問題時,我們可能會因為孩子無法如預期一般的回答問題而沮喪,他們未必是能力不足而是沒有捕捉到我們希望傳遞的訊息。

不曉得大家是否有過在騎Ubike時,被沒有壓到定位而凸出來的快拆把手戳到大腿的經驗?除了凸出來的狀況外,另一種常見的狀況是快拆把手呈現亂七八糟的角度,只要能收攏就好。會有上述的現象,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在於若將快拆把手完整的轉一圈會太緊導致把手壓不下去,但少轉一圈坐墊又會太鬆導致座管下滑。這樣的兩難之下,只好隨便將快拆把手轉到能壓下去的角度或者是乾脆不將把手壓下去。但事實上,快拆把手另外一端的快拆固定座也是可以旋轉的,只要先轉快拆把手後再旋轉快拆固定座,便可以調到適當的鬆緊度。

「為什麼我們會知道要旋轉快拆把手卻忽略了快拆固定座呢?」

曾經在工作坊中問學員,為什麼我們會忽略旋轉快拆固定座呢?多數學員們認為問題在於,大多使用者沒有閱讀說明書,所以解決這問題的方法便是,讓大家多閱讀Ubike的使用說明書。然而,這個答案無法解釋:「為什麼同樣在沒有閱讀說明書的狀況下,我們卻知道要旋轉快拆把手。」因此最根本的原因或許與說明書無關。

在設計心理學中,有兩個概念可能可以回答這個問題,分別是預設用途以及指意。預設用途的意思是,設計者透過掌握「物品的屬性」以及「使用者擁有的能力」這兩個資訊,讓使用者自然而然知道如何使用產品。舉例而言,為什麼在沒有閱讀使用說明書的情況下,當我們想調整Ubike坐墊高度時,會去旋轉座管上的快拆呢?因為我們會想要尋找具備「調整功能」屬性的結構。同時,我們擁有「知道如何使用螺絲」的能力。當上述兩者都具備時,縱使沒有事前說明,我們也能夠知道怎麼調整座管高度。

「但這無法解釋,同樣具有調整功能,為什麼大家會去轉把手卻不會去旋轉快拆固定座呢?若要回答這問題,便需要用到另一個概念—指意。」

如果說預設用途是讓使用者知道如何操作,那麼指意便是讓使用者知道「可以從哪裡操作」,使預設用途能夠更明確地被使用者所感知到。舉例而言,雖然我們都有開門的能力,並且門都具有可開關的性質,但我們有時候會不確定要怎麼開一扇門。然而,當門上有裝設門把時,我們便會清楚知道要用「拉」的方式開門。又如果門有一個能容納四指寬度的孔洞,則我們便會知道要用「往兩側扳開」的方式開門。關鍵在於,門把以及孔洞提供我們,該從哪裡下手的資訊。回到Ubike,觀察快拆把手以及快拆固定座的形狀,不難發現前者的形狀明顯比起後者更能夠吸引目光,更讓人覺得他是可以旋轉的,所以「透過旋轉來調整座墊高度」的預設用途便會發生在指意較為明顯的快拆把手上。到這個地方,我們已經能夠理解,多數人不曉得可以透過旋轉快拆固定座調整座墊高度的原因在於,快拆固定座的指意不夠明顯,導致人們無法注意到它其實也是具有調整功能的。當意識到這件事時,我們的解決方案就會從一開始的「請使用者閱讀說明書」進化成「讓快拆固定座的功能能夠更容易被注意到」。有沒有可能我們只要在快拆固定座上用顯眼的顏色畫上旋轉的箭頭符號就好了?

「知道這些東西,可以做什麼?」

我個人很喜歡預設用途以及指意的想法,因為除了產品設計外,在一般的生活中我們多多少少也會運用到預設用途的概念,例如教師或家長在引導孩子回答問題時,會提供一些引導語或是教材幫助孩子回答,便是希望孩子能夠發現引導語跟教材所代表的意涵後靠自己的能力得到答案。過往我們可能會因為孩子無法如預期一般的回答問題而沮喪、不知如何是好或是直接給答案。當我們具備指意的概念後,我們可能會發現無法回答問題的孩子其實就跟不會旋轉快拆固定座的使用者一樣,他們未必是能力不足而是沒有捕捉到我們希望傳遞的訊息。因此下次遇到孩子無法回答問題時,除了回頭確認他是否學會之外,試著將我們想問的重點用其他表達方式凸顯出來,或許也是可以嘗試的做法。

作者簡介:詹俊賢

DFC 臺灣課程服務組組員、工作坊講師。現就讀臺灣師範大學教育政策與行政所,覺得現在的台灣教育界正處於一個快速改變的時代,希望在這樣的時刻可以努力讓自己也能有所貢獻。

照片提供:DFC台灣

數位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