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瑞典的幼稚園教育看孩子的人性關懷

孩子在上的幼稚園,老師就努力讓孩子知道,生命的表現可以有不同形式,每個經過生命締造的人或動物都是平等的。

文│羅敷

每個生命都值得被尊重,這是瑞典多數人的想法,而讓此信念得以實行的,是背後強而有力的福利制度。也許瑞典人曾抗議過難民坐享福利,卻從沒有人為需要納稅供養身障人士而有異議。這就是為何身障人士、老年人在無法自理時,還能活得那麼有尊嚴的原因。

時間如白駒過隙,不知不覺女兒已上了三、四年的幼稚園。小寶貝從一個一歲半的小可愛成了整天呱啦不停的「小煩人」,什麼事都要問「為什麼」。這天女兒從幼稚園回來,一進門卻不呱啦了,小臉湊過來悄悄告訴我一個祕密,「媽媽,今天幼稚園裡來了一個奇怪的小孩!」

我笑問:「哪裡奇怪?」

女兒說這個奇怪的孩子名叫斯萬,和他們一樣都是五歲。但老師說斯萬在媽媽肚子裡時就生病了,即使現在已經五歲,卻還是像個寶寶一樣,不會走路,不會說話,不會畫畫,也不會唱歌。這麼一說,我頓時明白那一定是個特殊的孩子。我問她和斯萬一起玩了嗎?女兒說他一直坐在輪椅上,不知道該怎麼和他玩。我說:「那妳明天去學校時帶著唐瑞福(我家女兒最寶貝的小狗娃娃),妳和唐瑞福就和斯萬一起玩。」但女兒說明天斯萬就不在學校了,要等下星期才會來。

第二天送她去幼稚園,向老師問起斯萬的事,才知道那是愛的教育課程。斯萬是個大型布偶娃娃,足足有五歲小孩那麼高,每週會來和小朋友們共度一天。幼稚園透過這個活動讓每個孩子知道,生命的表現可以有不同形式,每個經過生命締造的人或動物都是平等的。

斯萬的意義是個真正的孩子,每週三固定出現在幼稚園,目的就是讓小朋友們學會如何和一個有障礙的同伴相處,一起吃飯,一起畫畫,一起做手工,一起去戶外活動。斯萬要喝水、要去廁所時,大家懂得怎麼幫他。因斯萬的身體狀況特殊,幼稚園還為所有孩子們培訓了簡單的護理常識,比如如何在推行中保持輪椅平穩、如何攙扶斯萬去廁所、如何一起和斯萬玩耍而不傷到他等。

 

 

同理心的培養不嫌早!小小孩也可以替別人著想

愛的教育已持續半年之久,斯萬還是一如既往地來幼稚園做客,夥伴們講故事給他聽、唱歌、一起玩遊戲……小傢伙們已習慣了這個特殊夥伴,女兒也不再用「奇怪」來形容斯萬。「上次斯萬說他很想我們。」女兒啟動了小孩子的幻想世界,想像著斯萬不在時大家都很想念他,那麼斯萬肯定也很想大家。

自從和斯萬接觸後,每當我們出門碰見類似斯萬的人,女兒看他們的眼神都和看別人的眼神一樣平常。有時在露天咖啡館碰見被照服員推出來散步、曬太陽的真實「斯萬」,女兒還會跑過去像和其他小朋友玩耍般,和這個孩子玩一會。

有次在月臺上等公車,公車到站時某一側像放氣似地塌陷直到與地面平行,才開門讓乘客上下車。「媽媽妳看,」女兒指著塌陷的一側說,「車子會變矮耶!老師說等下次斯萬來了,我們要一起坐車去農場看小牛。每輛車都會變矮,所以斯萬哪裡都能去。」

這話倒提醒了我,我以前也曾發現這種現象,還以為只是方便嬰兒車上下,經女兒這麼一說,讓我領悟了大眾運輸人性化設計旳真諦,公車是給每個人乘坐的,包括那些以輪椅代步的人。想來慚愧,難道我還自以為是地認為身障人士就應該待在家裡嗎?

後來仔細觀察,發現北歐這些關乎人性的細節確實令人讚賞。比如電車本來就低,上下輪椅不算太麻煩,可搭公車卻要抬起一步才能上車,此時若是輪椅或嬰兒車要上下該怎麼辦?那就靠女兒所說的「讓車子變矮」,車門靠月臺那一側,裝有可使車身傾斜的氣囊裝置。公車行駛時,和一般車輛沒什麼兩樣,但到站停靠時,氣囊裝置一打開,車身一側的輪胎就像放氣似地陷下,與地面保持平行,讓輪椅和嬰兒車都能輕鬆上下。這些細節傳達了一個資訊,不管你身處何種狀況,永遠都有出去享受陽光、雨露的權利。

陽春三月,天氣慢慢暖和起來,領著女兒走在回家路上,心也突然變得柔和,一個小孩子斯萬,竟教會大人這麼多道理。

摘自 羅敷《不幸福就對不起自己了》/高寶書版

 

Photo:greg westfall,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