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苦煮三餐,孩子卻寧可吃泡麵?青少年學不會感恩、不懂同理心怎麼教?

媽媽辛苦料理三餐,若跟孩子討拍自己好辛苦,「小學的孩子會覺得『媽媽你好辛苦』,可是青少年會覺得,那是你自己要做的,不是他要求的,不能算在他的頭上。」

場景1、媽媽在廚房裡揮汗,好不容易張羅出一桌菜,結果兒子一看,說:「蛤,晚餐就吃這樣喔?看起來不好吃。」媽媽簡直快氣炸,忙半天沒人感激就算了,竟然還被嫌棄。

場景2、外面下大雨,原訂的送餐時間到了,外送員卻還沒到;孩子因為肚子餓,不斷抱怨。好不容易餐點送到,孩子邊吃邊批評「薯條冷掉、變軟,很難吃耶。」爸爸很疑惑兒子怎麼不想想外送員很辛苦呢。

很多家有青少年的家長都有共同的感受,為什麼孩子進入青春期後凡事只想到自己,缺乏同理心、不會考慮別人呢?

 

沒有同理心?青春期的大腦施工中

根據多項研究顯示,青少年之所以缺乏同理心,是青春期發育時的生理狀態;資深諮商心理師黃心怡指出,12至15歲階段生理急速發育,荷爾蒙的變化大,包括雌激素、黃體素、睪固酮等會影響腦部的發展,因此,與其說他們自私、只想到自己,不如說「他們正在發展自我的概念」更精準。

「青少年非常在意自我的概念,以及自己與父母的界限,國中階段的孩子尤其明顯,」黃心怡說。當孩子覺得你跨越他心中的界線、入侵他的領域時,反應多半很強烈。

 

具備同理心的前提是,情緒好好被接納

黃心怡解釋,同理心的表現是能夠「換位感受」,「要求孩子具備同理心,有一個很重要的先決條件是,從小到大他的情緒和感受,有被很好的對待、接納的經驗。」

同理心的發展,從幼兒時期就開始。黃心怡說:「如果孩子從小被引導認識自己的情緒和感受,日後發展同理心,相對是容易的。」

相反地,若情緒並未受到好好對待或陪伴的話,通常孩子想表達情緒時,反而會先出現「行動」,例如:生氣就直接打人。「因為缺乏情緒被接納的經驗,要他學會同理心是比較難的,因為對他來說太抽象了。」

 

青春期男生的情緒教養有社會文化的壓力

關於同理心的發展,學齡前的男、女生沒有什麼差別;學齡階段,女生表現出貼心或是更多的利他行為,如:當老師的小幫手,會被讚美、鼓勵,但男生會被期望更像個男生,表達出太多內在的情緒感受不一定會被鼓勵。

「這個和社會文化、父母的教養態度有關。男生的情緒發展、到了一個年紀之後,會變得很困難,他們不太交談彼此內在和脆弱經驗。」黃心怡說。

黃心怡指出,進入青春期的男生,尤其是國中生的處境特別艱難,要面對同儕壓力、表現得像個男人。通常,升上高中後會好一點,「兄弟同盟buddy buddy」的壓力小一點,認知發展也較成熟,比較能夠真實表達自己。

在和青少年諮商的過程中,黃心怡發現,有時候青少年是「選擇性」的表達情緒和感受,不見得是父母以為的缺乏同理心。「他們其實也知道爸媽辛苦或難為,但他們擔心表現得和父母太接近,會讓自己看起來很像媽寶,因此不願表達出自己的情緒和需要、刻意壓抑和父母的連結。」

 

希望孩子同理媽媽的辛苦?媽媽先同理自己的感受

因為疫情關係,很多媽媽累的快崩潰,內心很希望孩子能夠同理媽媽的辛苦,但往往事與願違。

「因為疫情造成的焦慮,會讓我們對挫折的容忍度、耐受力比較差,」黃心怡指出,過去孩子態度不好時,媽媽原本可以忍耐,但現在因為情緒耐受力較差,就覺得孩子怎麼都學不會珍惜和感恩,看他不順眼。

黃心怡建議,媽媽如果覺得自己很委屈,不妨好好釐清、寫下自己的委屈和疲憊來源是什麼?究竟是因為先生、長輩或孩子的期待?還是自己冒著危險買菜、料理三餐很委屈?或是疫情造成自身的焦慮居多?

「你一定要先同理自己的情緒感受,」黃心怡說,「你必須弄清楚自己的內心感受是什麼,才能去跟小孩談你的需要,如果你只是拿自己很累,去罵孩子或抱怨,青少年多是不會認這個帳的。」

例如:有媽媽求好心切,堅持一定要三菜一湯、營養才均衡。黃心怡表示,媽媽要思考,「究竟是孩子或家人對妳的期待,或是自己堅持的健康原則,讓你覺得辛苦?」

 

不是青少年要求的,他不會認這個帳

媽媽辛苦料理三餐,若跟孩子討拍自己好累,「小學三年級的孩子會覺得『媽媽你好辛苦』,可是13歲的孩子會覺得,那是你自己要做的,我也可以吃泡麵。」黃心怡說。

黃心怡強調,「青少年非常重視公平與界限,如果這個東西是你自己要做的,並不是他要求的,就不能算在他的頭上,期望他表現同理心或是很感恩。」

面對青少年,黃心怡建議,爸媽可以要求孩子至少自己的碗筷自己洗。如果親子關係不錯的話,可以坐下來好好討論家務的分工,如:媽媽煮三餐、誰洗碗和晾衣服等,全家每個人都要認領家務。

「與其罵孩子『你都不幫忙』,不如具體地跟他說『我需要你幫忙做哪些事』。」黃心怡提醒,「一直抱怨的話,不只青少年,所有的人都想逃走。」

 

圖片來源:photo-AC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