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裡的一點美好,影響是一輩子的

如果自己的創作可以給予一個孩子的童年(甚至是成年人),這樣的美好,即使只有一點點,那也就足夠了,因為影響是一輩子的

文/黃惠鈴

 

堅定地走在自己所選的人生道路:繪本作家鄭潔文

居住在南台灣高雄的潔文,創作時喜歡和故事裡的角色嘀嘀咕咕,是一位腦袋裡裝著五顏六色的插畫家。常以水彩、粉彩、色鉛筆等混合媒材來繪畫,對於水彩、粉彩的堆疊特別厲害、特別擅長。喜歡柔和的氛圍和溫度,作品予人溫暖和幸福的感受。

 

以五感記錄生活

不做插圖創作之餘,喜愛拿著相機到處走,經常帶著一顆放空的腦袋四處旅行,對童話色彩濃厚的國家和節慶特別感興趣。無論是插圖或攝影,用自己的五感,記錄小事物,然後再細細去思考感受這些小物件的故事,抓取獨特的氛圍和場景。潔文本身也是一名動畫控,曾經一起到東京參訪時,同行者都能感受到潔文馬上從一位長腿辣妹插畫家變成追星族,眼神裡閃耀著盡是崇拜的光亮。

與角色相處,與同好交流

工作是畫圖,興趣也是畫圖,空閒時刻會思索自己的創作要如何呈現。因為對於作品十分用心,會花費較多時間去著墨角色的個性,設計造形,期望讓插圖裡所呈現的角色有各自的性格,並能發揮其獨特的模樣,使角色的生命力能躍然紙上。因此,接到插畫稿時,一般都花許多心力在此,潔文也認為要把故事畫好,一定要和角色們非常地熟悉,感受故事背後的溫度,藉由角色的特性去烘托故事的效果與力度。

平常工作時,也會花時間在閱讀上,最珍惜可以與同好見面交流的機會。「可以收納意見,排除自己的創作盲點。」而音樂是繪圖時非常重要的必需品,通常戴著耳機,

創作時只有圖和音樂,沒有其他,尤其偏好宮崎駿動畫的配樂。自然則讓她感受其浩大而對比出自我的渺小,也藉此重新省思自己的創作,是否可以如小小螢光般,帶來正面的思維及感動的力量。

 

凡事不需有過多的計畫!

「放空旅行,不特意一定要想出什麼東西,反而會不經意在生活中跑出創作故事的靈感。」相反地,太特意去想、去做,則是會做不好。有趣的是,她剛剛生了小寶貝,比原先預產期提早了一個月,真是應驗了「凡事不需有過多計畫!」的感悟。

潔文約七、八歲時,第一次閱讀的兩本繪本,是林明子和五味太郎的作品,她說:「那時嘴角上揚的弧度與模樣在腦中依舊清晰。」她常常以此鼓勵自己:「如果自己的創作可以給予一個孩子的童年(甚至是成年人),這樣的美好,即使只有一點點,那也就足夠了,因為影響是一輩子的。」

身為一個插畫家,她認為我們無法選擇自己出生的環境,但可以選擇自己要走的路。「我執著於自己所選的人生道路,並勇敢地實踐著。」

 

生活的小事,是啟動創作的引擎

療癒的小物常是潔文在旅行中的發現,它們可能出現在不起眼的角落或眾玩具堆中,也更可能是帶點殘缺的樣貌,潔文自己說:「我似乎可以感受到它們的語彙、想說的話。能在旅行中傾聽這個世界,每每都讓我感動不已。」

日常的生活很簡單,畫圖、餵養動物、音樂加上閱讀和旅遊。最常停留的地方,還是每天待到8小時以上的工作室,生活作息正常,戲稱自己和上班族沒兩樣,早上9 點上工到下午5 點半,中午放飯,無周休。而工作時一定要有音樂,塞住耳朵,絕對安靜。

其餘則是和貓貓、狗狗、兔兔相處。潔文說:「我家是動物園,動物口數比人口數還多。」

潔文的角色除了是「賢妻」之外,最近又升格當媽媽了,一邊還要照顧家中幾隻尊榮的寵物,生活也算忙碌。

潔文喜歡收藏、研讀繪本,繪本對她來說是最單純美麗的藝術品,是創作者人生經歷與能量的累積。她常常在繪本裡能找到最簡單,卻也最常讓人們遺忘的純真,這也是一個幫助自己創作重要的激發。

出版作品

出版作品:《詩精靈的化妝舞會》、《靈鳥米利》、《燭火小精靈》、《黑毛豬的愛心麵店》、《童話村的魔法紅茶》、《不說成語王國》、《成語運動會之生肖成語來報到》、《諺語運動會之超級數一數》、《看見》。曾以「童心城鎮」系列插畫,入選高雄市文化局人才駐市回流計畫。


摘自 黃惠鈴《創作者的工作桌與日常》/聯經出版

圖片提供:聯經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