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人權日,從關心腳下的玫瑰─教育現場開始

我們總是害怕孩子輸在起跑點,卻往往沒給孩子足夠的休息時間。一個社會無法建構最基本的文明核心價值,教育不能回歸他的本質和目的,不是每個孩子都適合某種工作,壓縮孩子自我探索涵空間,只會造成反效果。

最近看完青春發言人一段影片:是一個就讀七年級國中生的告白「唸書考試為了啥?」我們常說這是個快速變遷的時代,但是看完這個影片,你會發現,在台灣的教育現場卻變化地很慢,數十年如一日!若我的觀察無誤,某些地方可能更退化!

我民國55讀初中、61高中畢業,那個年代雖然初中要考試,但沒有第八節課、沒有晚自習,周六日放假,想自修的學生才到學校。而今不然!學生不但要上第八節課,還晚自習到九點,連周六上午都不放過!最近一份報告明確指出:孩子留在學校的時間遠超過勞工的工時!

影片中的青春告白:不斷地考試,壓縮孩子自我探索生命的時間和空間,抹殺的生命活力和創造力,讓孩子逐漸失去對生命的感覺,教育的目的到底在哪裡?

1994年我帶領我家3個,6歲至8歲,的孩子上街遊行,做為母親,當時氛圍只能個體式自力救濟,就是堅持:第八節課和周六的上課自由參加,學校不能違法變相強迫孩子參加,但這讓我家的孩子遭到一些壓迫!還好他們有我這樣的家長。

此外,我在一所國立的明星高中任教,有時也會面臨成為「公敵」的窘境,例如,效法私立學校,將一些課程提前加課來上,揠苗助長,只要違法,我就會告訴他們:我會去檢舉!

我堅持:如果連教育都在違法和欺騙,一個社會無法建構最基本的文明核心價值,教育不能回歸他的本質和目的,我實在看不到台灣未來的希望在哪裡?

在世界人權日,吾人可以關心很多的議題,烽火下的人權、獨裁政權壓迫下的人權、目前最夯的同志的議題….,但孩子的教育人權是否更基本呢?這個教育人權,除了有課業學習的部分,也有學校生活管理的部分,包括學校獎懲的規定,服儀的問題。

最近【服儀解密】與【人本教育基金會】聯合發起【服儀解密.揭密】中學校服儀現況問卷活動,目的在真實了解:5月20日教育部修改〈學校訂定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注意事項〉第二十一條,宣布「學校不得將學生服裝儀容規定作為處罰依據。」後,到底教育現場的實際狀況是如何呢?根據主辦單位目前所接獲的訊息,許多學校依然會禁止學生穿著班服、禁止混搭,且對於違規的學生還要求在午休時間罰坐、以愛校服務學校之名,進行變相處罰,甚至會扣班級整潔秩序分數。

「誠者,明也」,師長怎會這樣拐彎抹角,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地,如此「反教育」孩子呢?辦學校教育的人真的以為學生是笨蛋? 

「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今日教育,明日台灣」,世界人權日,讓我們一起關心腳下的玫瑰─教育現場。

 

Photo:Tim Pierce,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