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目作法〉國語文 在閱讀中思考,學生成為獨立的詮釋者

光是「課文賞析」就足以理解文本嗎?一篇課文內容呈現的不只是編輯者的觀點,透過學生的提問、討論、思考後,也許能引發不同層次的觀察,學思達幫學生養成獨立思考與詮釋的能力。

光是「課文賞析」就足以理解文本嗎?一篇課文內容呈現的不只是編輯者的觀點,透過學生的提問、討論、思考後,也許能引發不同層次的觀察,學思達幫學生養成獨立思考與詮釋的能力。

 

近年來,國際評比教育競爭力都以國民閱讀素養為重要指標,閱讀的核心在於思考,尤其在當前資訊爆炸的環境下,訊息的統整、詮釋與反思批判能力更重要。因此,語文教育不該只強調記憶背誦、反覆練習,而要培養孩子有獨立思考與判斷能力。在國語文課中融合學思達,孩子即有機會成為獨立的詮釋者。

 

自學 :學生看講義邊討論、邊統整

運用學思達約2年多的雲林縣鎮東國小教師蔡志豪,在學思達講義的設計上,以課文的理解為主,含提問單、補充資料與課後任務,每單元3~4課訂成一本。其中提問單是關鍵,分為課前生字、語詞和相關辨析的預習,課堂提問如改錯字的賓果遊戲,以及課後的思考提問。講義內容編寫完整,宛如另類開放教室的觀課模式。


「學生在課堂上自學、共學,主要透過分組討論講義的問題,」高雄市福山國中國文教師黃尹歆參考備課用書,從中擷取學生需要的資料來編寫講義,「最大挑戰是如何精準設計問題,讓孩子能夠思考並架構對文章的理解。」以《空城計》為例,大量訊息檢索式的提問,可透過課文來找到答案,和從小說寫作技巧分析諸葛亮、司馬懿等人物很不相同。


黃尹歆表示,學思達課堂是訓練自學,一邊討論、一邊統整,學生幾乎都已在課堂學會,甚至記得更牢,所以閱讀理解能力日漸增加,但需精熟訓練的「形音義」辨識,要靠學生自己加強,而文言文仍是學生最弱的部分,可是透過講義訓練學生「自行翻譯」的能力,比課堂講述進步更快。


思考:引發不同層次的想法

蔡志豪強調,提問設計的好壞和教師本身的學養有很大關聯,並指教科書設計的提問,有時連他也答不出來,所以他會加入生動的描述、具體的實例、情境的塑造等,把孩子喜歡的動畫角色和對話拉進來,幫助孩子思考。


「從暖身題、基礎題到挑戰題,提問要由淺入深,才能幫孩子築起學習的階梯,」蔡志豪談到,暖身題是為引起動機,而基礎題是掌握大意、結構、品味閱讀,挑戰題則與生活經驗連結,通常當成回家作業,隔天上課再來討論。


黃尹歆分享,學思達訓練學生不會只照「課文賞析」來理解文本,而能成為獨立的詮釋者。她在班上帶讀莫泊桑的短篇小說《項鍊》時,有學生提問:「為何瑪蒂達400法郎買的衣服,對她就是『華服』?有錢朋友珍娜借給她的假項鍊,珍娜卻說『頂多值500法郎』?」學生看出瑪蒂達與上流社會的「階級差異」,與出版社編輯單就「人性」層面探究,呈現不同的思考層次。


表達:從報告方式到音量、姿態的練習

蔡志豪引導學生練習從簡單到完整的表達,比如從標題「雨晴」可以想到哪些修辭,可以套用「從標題……,我想到……,因為……」的表達方式,從字詞延伸到長句的說明,或用心智圖上台發表時,鼓勵孩子注意音量、姿態、內容等細節,但最重要的是思考的能力,有獨特的見解才能做好的表達。


評量:減少記憶性考題,以統整理解為主

黃尹歆表示,目前仍以考試為評量,但次數減少很多,而學生在課堂上討論、提問、發表,評量也在學思達過程中同時進行,就連考完後的「檢討」也是學思達,教師發下「詳解」,學生自行閱讀後在小組先解惑,有困難再由教師說明。


以福山國中來說,校內評量也跟著被改變,減少「記憶性、枝微末節的考題」,而走向以「統整、閱讀理解」為主的題目。該校參與學思達課堂的九年級生分享,相較傳統的聽講抄寫,小組討論、師生交流的學習方式反而較沒有壓力,同儕合作也加深感情凝聚,當中有轉學生充滿自信地說,憑著學思達講義和課本,比以前看自修拿到更高分!

 

國語文教學共備,翻轉更加容易

「國小教師除了英語、音樂之外,文理學科統統都要教,專業素養可能不足,」雲林縣鎮東國小教師蔡志豪認為,學思達教學有助於突破國小教學的困境,幫助老師提升專業科目和班級經營能力。他強調,老師自己也要學思達,因而無時無刻都在備課,並在臉書上成立「國小國語科學思達共備教學社群」,目前有將近1萬5千名成員加入分享討論。其他如「小學國語科翻轉教室討論區」(班級經營)、「國中國文共同備課大集合」等社團,都有老師分享許多寶貴的資料。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