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和房子對話 歐洲孩子的建築美學教育

奧地利學童近來時興上建築課,學習蓋房子,而芬蘭早在20多年前就將「讓孩子和建築對話」付諸行動。芬蘭人認為,隨處都能接觸到的建築物,是孩子認識「美」的第一步;學習建築,目的並非培養建築師,而是認為好的建築與愉悅的環境,是人類最基本的需求與權力。

奧地利學童近來時興上建築課,學習蓋房子,而芬蘭早在20多年前就將「讓孩子和建築對話」付諸行動。芬蘭人認為,隨處都能接觸到的建築物,是孩子認識「美」的第一步;學習建築,目的並非培養建築師,而是認為好的建築與愉悅的環境,是人類最基本的需求與權力。

 

奧地利維也納一個9歲的小學生Alina,從學校下課後馬上趕著去上「課後才藝班」,不過,她參加的不是鋼琴、畫畫或跳舞這類日後申請中學資優班可以加分的才藝課,而是一堂建築課程。


跟著Alina到她的教室,工作檯上已經擺滿各式各樣的義大利麵,細細長長的義大利麵條Sp aghetti、筆管狀的Penne、半月形管狀的通心粉Maccheroni,Alina要用這些麵條和熱熔膠,蓋成一棟60公分高的摩天大樓。「上次上課時我已經算好每個連接點的壓力和對角線的支撐力,還有每層樓要有幾根義大利麵才能平衡,現在只要像疊紙牌一樣,用熱熔膠慢慢把麵條組合起來就好了。」她補充說,熱熔膠和麵條間要留一點點的空隙,「這樣對角支撐力會更強。」


果然,熱熔膠冷卻變硬後,Alina的義大利麵摩天大樓成功承載29公斤重的礦泉水,而其他同學的作品受重10~15公斤就開始陸續倒塌。


利用小學下課後的時間,Alina每週一次、每次一個半小時,到ArchitekturClub上建築課。雖然維也納的建築學院還算多,但專門針對學齡前小小孩到中學生的建築學院,這是第一個。


從小認識建築美學,長大才能打造美感城市

ArchitektueClub認為奧地利的「美學教育」還停留在藝術、音樂等傳統範疇,孩子對空間、結構、建築的體驗和感受太少,「孩子們應該從小了解居住的環境和建築,為什麼這棟房子要這樣蓋?為什麼那棟教堂是那樣的?了解建築的歷史以及和自然的關聯,長大了便有能力決定自己要住的城市的樣貌,而不只是接受前一世代打造的環境。」


其實距離維也納兩千多公里遠的北歐國家芬蘭,早在20多年前就將「讓孩子和建築對話」付諸行動。芬蘭人重視美學、美感,認為從小認識美,才能創造美的事物,生活中的美學教育是最重要的養分。隨處都可以接觸到的建築物,則是孩子認識「美」的第一步;學習建築的過程,就是所有美學教育與設計的基礎。


芬蘭教育委員會1998年通過《教育法修正案》,明訂從小學開始到中學畢業,每天都要上2小時的美學課程,其中建築教育也被列為美學教育一部分,如果學生對建築有高度興趣,還有課後輔導、暑期夏令營可以參加。
負責統籌建築教育的是1993年成立的建築非營利組織Arkki。這是一所針對兒童與青少年設立的建築學校,目標不是在培養未來的專業建築師,而是認為「好的建築與愉悅的環境,是人類最基本的需求與權力。」


在Arkki的規劃下,芬蘭小學生的建築美學課包含了:造型學、色彩學、2D與3D、模型製作、基礎結構學、攝影學、建築史、藝術史、傢俱設計等。孩子們每個星期還得交一個在都市角落的寫生作品,目的要培養他們對周遭環境細膩的觀察力。


遊戲與實做讓孩子愛上建築課

這些課程聽起來太艱澀難懂又無趣嗎?孩子們可不這麼認為。因為是在遊戲和實做中進行,理論則在動手做中得到驗證。邊玩邊學,孩子興致盎然,甚至常常有很多令人驚喜的創意發想。


Arkki也提供熱愛建築的孩子更多課後自由學習的機會,4歲起就可以在父母的陪伴下上課,年紀最大的孩子則是19歲,「他們有15年的時間來學建築和美學,」創立Arkki的Pihla Meskanen笑著說。


Arkki讓孩子實際參與公共建設和專題計畫,像是包辦一個國際兒童基金會總部的室內設計,還有加入赫爾辛基科技大學的「未來學校」計畫,規劃未來學校的藍圖,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則是 2006年參加赫爾辛基都市更新的「豌豆島重建計畫」。


豌豆島是赫爾辛基南方一個計畫重新開發的舊港口,都市計畫委員會當時邀請了三個專業建築師和三組非專業的市民團隊來規劃,其中一個「市民團隊」就是一百多位4~17歲的Arkki學生。


Arkki主張建築是社會、歷史、美術、地理、藝術的結合,從小培養孩子對美的感受力,讓他們自由發揮想像力和創造力,從中學習觀察環境,感受自己和環境的關係,便擁有對世界的觀察力;讓孩子和建築對話,孩子便能創造屬於他們的故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