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誰要念大學?

大人選擇的坦途不見得適合孩子,孩子也不見得會用同樣的路數開闢疆土。

一直到十一年級結束的暑假,女兒Yoyo 還是沒決定將來申請大學時,要選擇哪一門科系。

 

陸陸續續,身邊出現許多關心的詢問,大家都很好奇她未來的動向。每次面對這些關心,我們面面相覷,不約而同的統一回答:「還不知道呢!」沒想到親友團的反應也很統一,難掩憂心的說:「你們怎麼到現在還沒決定呢?」

 

不是我們還沒決定,是要念大學的那個女生還沒醞釀出最成熟的決定。她都不著急,我們這些旁人也不忙著催促她。

 

從小,Yoyo 的興趣十分廣泛。語言、數理、藝術、體育,什麼都摸一點,都能專注學習,似乎也都有點興趣。在她的學習歷程中,我們的責任是提供任何可能的資源,伸展她學習的觸角,發現她的長項和興趣。這麼多年過去了,多元學習以及平均發展的她,在各個領域都展現高度的熱情。坦白說,我實在看不出來她在未來的大學申請表會填下哪些選項。不過我並不特別擔心,我樂觀的以為,水到渠成,孩子總會在自然的時機找到屬於自己的出路。

 

有些長輩看不下去我們的漫不經心,非常熱心的分享親身經驗:「猶豫什麼呢?當然是選醫學院!」她以自己小孩為例,證明念醫的小孩前途似錦,好名聲、好收入,她想不通怎麼會有家長不好好把握這樣的申請機會?我虛心受教,認真的聽,雖不完全認同,可也不排斥。

 

另外,還有一個勤勞的媽咪年年送小孩參加暑假醫學營,老早規劃好小孩未來的學醫之路。我聽了驚覺自己真的太懶惰,仔細想想她的做法也好像不無道理。我們連忙依樣畫葫蘆,把Yoyo 也送去參加生物夏令營。結果幾天下來,她認識了許多醫學院的學生以及許多一心向醫的高中生,變成好朋友。至於她自己,如同預期,並沒有變成一個立志學醫的人,反而還因此確定自己絕對不是這塊料。

 

長輩口中前途似錦的科系,她了無意趣。她有點語言天分,要不選擇翻譯領域,將來如果從事口譯工作,應該頗為有趣。剛好我有個朋友在大學裡教授口譯課,特別提供機會讓Yoyo 前去旁聽。一堂課下來,她又確定自己對口譯這份具有高度挑戰的工作,缺乏挑戰的熱情。

 

這也不是,那也不是,能做的我們都做了,大費周章還是沒能幫她找出她的最愛。身邊有朋友很納悶的說:「這事有這麼困難嗎?你們大人幫她決定,不就好了嗎?」

 

可是,是她要念大學,不是我們。

 

有個朋友的兒子成績優異,去年毫無意外的申請上醫學院。新科醫學生的父親十分熱心的提供當時申請的妙招與撇步給我們參考。聽得出來,他們的申請資料大底出自家長之手,一大落一大落都是父母的心血結晶。愛子心切,這點當然可以理解。可是當被問到孩子對醫學什麼時候產生興趣的時候,朋友不解的說:「他沒有意見啊,他說只要我們喜歡,他就喜歡。所有的志願,都是我和孩子的媽填的!」

 

還有一個朋友的女兒對法語非常感興趣,最大的夢想就是念完大學法文系後,到法國巴黎繼續深造。媽媽完全不能接受女兒居然野心這麼小。「如果要學法文,去法國文化中心上課不就好了?大學念外文?沒有一技之長,將來要做什麼?」

 

後來,在父母的堅持之下,女兒最終選了一個跟她的興趣毫不相干的科系。Yoyo 說,有一段時間沒有在Facebook 上見過她的消息,所以猜不出來,念不成心愛的科系的女孩,是否還自信活躍一如往昔?

 

究竟是誰要念大學呢?

 

面對孩子的學習方向,我和爸比達成默契,大學是孩子要念的,主導者當然是她。我們雖然不能置身事外,但是千萬不要反客為主,搶了孩子的舞台。

 

最後一年,Yoyo 對經濟學產生很大的興趣。她表現出優異的潛質,贏得老師諸多讚賞,也對未來的方向有了初步的藍圖。國際多元的學習背景以及對經濟、商學的興趣,加上活潑的個性,管理學院的許多科系對她來說是不錯的選項。另外,多年來她對語言的轉換饒有心得,也想試試外文系。還有,她對戲劇表演一直有濃厚興趣,我們沒有以將來的出路問題為藉口攔住她。

 

爸比很認真,花很多心力找來很多資料為她講解分析,讓她對各科系有基本了解。該做的都做了,最後申請書上的科系選擇與排名順序,我們尊重她的決定。申請書交出去了,我們安心等待謎底揭曉。不論結果是什麼,我們有著隨遇而安的默契。這是她要念的大學,這是她的選擇,這是她的人生,這是她要走的路,我們衷心祝福她。



摘自《淡定,讓孩子起飛》/天下文化出版

Photo:CollegeDegrees360, CC Licensed.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