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孩子的拒絕有道理,我可以接受嗎?

拒絕對孩子來說需要很大的勇氣。如果大人們可以學習欣賞,這份勇氣與彈性都會成為孩子長成的模樣。

身為兩個孩子的母親,雖然不是全職媽媽,可是每天面對孩子們之間的各類紛爭,即使打著不出面協調的Guts,耳朵跟心裡的還是難免多少受影響,有個一時半刻的安靜和諧的親子片刻,大概就是每個家庭夢寐以求的天使時光吧!

這些紛爭往往來自自己的「不願意」,發生不願意的時候,比較傳統的作法,就是─協調、請求或半強迫某一方妥協。那天,因為爸爸帶姐姐出門上課,我和弟弟突然擁有了一大段可以好好「在一起」的時光,閒暇之餘,決定帶著弟弟一起來做我上課時需要的一份教案,一邊玩,也順便幫自己練習,在開始之前,我也先徵得弟弟同意,這份作品會讓我成為示範的一部份。

弟弟動手作的能力向來不錯,五歲的他,那天在我的引導下,順利精確地完成每個步驟,他很專心、我很靜心,兩個人就這樣邊聽音樂,偶爾邊聊天,在餐桌上剪剪貼貼塗顏色,一起討論內容,分別完成兩份作品。看他仔細地剪裁、黏貼、上色,我心裡有著滿滿的感動,我們用這樣的安靜彼此陪伴著。直到兩份作品全數完成……

「弟弟做得真好!明天讓媽咪帶去上課喔!」因為事先已徵詢過了,所以此時我的對話不是問句。

「不要!」弟弟拿著作品轉頭就走向客廳。

我心裡滿是錯愕,加上有教案時間上的壓力,心裡開始產生一些情緒。

「媽咪剛剛有問過你,希望這個作品可以讓我帶去,為什麼現在不要呢?」我試著多點好奇。

「你會弄壞。」

「我會好好愛惜它。」我的目的性加上略帶著急的感覺,希望說服弟弟答應。

「那這個你不能帶,它是太陽,旁邊細細的,你會弄斷。」弟弟指著太陽的黃色光芒說,接著:「這個你也不能帶,它是小魚,尾巴很細很細,很容易斷。」他又說,還有那個這個好幾個,都是弟弟希望我不要帶的。

當時,聽著這段話,心裡是很不開心的,覺得弟弟「很小氣」、「答應了又反悔」、「只顧著自己的東西,都沒顧及別人感受」……等等等,所以我相信當下我的表情一定也不太友善,甚至覺得「原本的天使時光,都被這件事破壞了」。

可是,當心裡產生這些想法的同時,我也發現,其實天使時光還是天使時光,並沒有因此不見,它確實存在了!就在那四十分鐘,我玩得很開心,也很愉快地和弟弟擁有獨處時刻。執著的是我的心,無法接受弟弟的「不願意」,但他能夠不畏威權地悍衛自己心愛的東西,是多麼有勇氣的事!那是他心愛的東西啊!用了四十分鐘辛苦動手做出來的滿意作品,我又何嚐顧及了他的感受了呢?!

當這些想法跑出來時,我覺察了、也安撫冷靜自己。

我抱了抱弟弟,我承諾不會拿走他的作品,他可以好好珍藏起來,同時也表達我心裡的失落與不安,他也笑笑地抱抱我,很安心的。至於他答應我的事呢?其實弟弟在溝通過程中也並沒有不出借,只是很擔心其中某些元件被損壞,而不想出借。

從這個案件,不難發現,即使是大人,在帶著某些目的性之下,有時要接受別人的「不願意」都那麼困難了,那期待孩子間能順利排解糾紛更非易事!但是何嚐不也是都是一種學習,練習適應、學習妥協,甚至是願意拒絕的勇氣,還有願意接受的失落。

《不可以》(遠流)面對自己不喜歡的事,能不能大聲勇敢地說出來呢?不畏懼、不害怕,相信自己的勇氣,永遠都是扭轉現況的力量。

《兩姊妹和她們的客人》(大穎文化)輕鬆詼諧的故事,帶出兩姐妹不好意思拒絕表弟好意,默默接受表弟熱心為他們所做的事,但卻因而持續累積心裡與身體的不舒服。

每個人都可以擁有拒絕的權利,要有多大的勇氣才能把「默不吭聲」的畏懼拋開?!如果大人們可以學習欣賞,我相信這份勇氣與彈性都會成為他長成的模樣。欣賞悍衛時──溫柔堅定的勇氣吧!

 

Photo:Richard Elzey,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