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我怎麼努力,媽媽就是不看我一眼

我們時常不自覺為得到某個重要他人的認同,而竭盡所能地努力,就只為得到對方青睞。而這份「愛的匱乏」要用愛來填補,而非用「成就」,因為那永遠沒有填滿的一天。

文│陳鴻彬

無論我怎麼努力,媽媽就是不看我一眼
──追求卓越的孩子

這已經不知道是他們第幾次為了孩子上床睡覺時間大吵了。差別只在場景換到諮商室裡,在我面前吵。

「我就搞不懂,為什麼非得給孩子塞那麼多學習活動,還堅持一定要按表操課完成每一項,才能上床睡覺?硬是常常搞到十一、二點,孩子才有辦法入睡!睡眠不足,根本吸收不了,學再多有什麼用?」看得出來,他真的動怒了。

「你難道不知道:別人家同年齡的孩子從小學了多少才藝、語言。我只是不希望女兒輸在起跑點上,我錯了嗎?」太太也不甘示弱地回擊。

兩個人不約而同望向我,那種眼神像是:「老師,你倒是評評理,究竟誰說得對?」

只是,此刻我心裡想著的,並非「對」、「錯」的問題。

這對夫妻,一個是對孩子的睡眠時間很重視,另一個則堅持孩子的學習不能落人後。

「兩個人各自信奉的理念,是從哪來的?何以如此根深柢固?」我心裡不禁納悶。

 

薛西弗斯的巨石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夫妻倆的衝突,從結完婚後不久即開始。在交往階段,男孩就發現女孩似乎難以停下「追求卓越」的腳步:不斷地規劃進修,不斷地想換更好的工作。

當時的他,很天真地以為:他愛的這個女孩,很好學、很進取。每當周遭的朋友問他:「你的女朋友這麼上進、學歷比你高,你會不會覺得面子掛不住,壓力很大?」

他總是打從心裡微笑回應:「不會。我一點都不在意。」

只是,婚後他才發現,她的腳步不只沒慢下來,反倒有越走越快的傾向。即使已頂著台、美雙碩士學位的光環,仍然在孩子出生之後,積極考取博士班,成為博士候選人。

全家人,被迫繞著她追求的世界轉。

然而,真正令他受不了的,是在孩子的教養觀念上。從孩子上幼兒園開始,母親每天為孩子排滿學習活動,影響到孩子睡眠時間,這讓自幼熬夜苦讀的父親很心疼,也頗不能接受。

「我說不上來那種感覺,彷彿想把我們的女兒教成另外一個她……」他的語氣裡滿是無奈,因為他們的女兒,不過才五歲。

而我,腦海裡突然浮現一幅圖像:這個五歲小女孩的純真世界,儼然成為父母親「原生家庭經驗」衝突的戰場。父親對睡眠充足的堅持,緣由我已了然於胸;但對於這位母親,我仍存有許多好奇。

 

「不斷尋求認同」的創痛

這一天,因為孩子生病,夫妻倆找不到人可以暫時托育孩子,所以丈夫留在家裡照顧女兒,只有太太單獨來找我談。

「這些年來,很辛苦吧?」我問。

「嗯!」她停頓了一下。「不過我還挺得住。」

「我相信!因為妳都挺了二、三十年了,不差這幾年。」她的臉上閃過些許詫異神色,緊接著面部剛強堅毅的線條,大概是因為心被靠近,所以和緩了下來。

「在許多人眼裡,妳已經極度優秀,但妳似乎從未以此自滿,腳步不曾停歇,我很好奇:妳的爸媽,如何看待這件事?」對於我的問題,她依然感到訝異。

因為我問的,竟不是伴侶的看法,而是父母的看法。「我有兩個哥哥,成就都比我高,媽媽根本不會注意到我。」她娓娓道來,帶點黯然。

原來,兩位哥哥從小都是一流學府畢業,目前都在外商公司坐擁高薪,而且時常成為獵人頭公司鎖定的對象。相較於求學歷程曲折辛苦、大學聯考又失常的她,兩個哥哥的光環吸引了家族眾人的目光,讓媽媽很有面子,時常拿來說嘴。

「我的生命裡,原本有個很疼我的爸爸,他總跟我說:『沒關係,哥哥是哥哥、妳是妳,我愛妳是因為妳是我女兒,不是因為妳的表現。』」談起爸爸,她的臉上微漾著幸福,只是那份幸福感並沒有持續太久,「但是,念高中時,爸爸在工作中意外過世,我的世界幾乎崩解。」

後來,她意志消沉了好一段時間,大學聯考嚴重失常,長久以來好不容易建立的自信,也不見了。加上母親自己陷溺在喪偶的傷痛裡,無法顧及她,使她同時失去雙親的愛與關注。

「長大以後,我花了好多時間,耗了許多心力,尋求媽媽的認同,但卻發現無論我怎麼努力,成就再怎麼高,媽媽從不看我一眼……」她的眼裡泛著淚光。

但堅強如她,硬是把眼淚給看緊了。

「如果爸爸還在,而且看到現在的妳,妳覺得他會想跟妳這個寶貝女兒說什麼?」我問完後,她沉默了半晌,開始放聲大哭,無法言語。

一個真正愛我們的人,是愛我們本然的樣貌?還是他們期待中的樣子?

「我愛妳,是因為妳是我女兒,不是因為妳的表現。」父親對她說過的這句話,不斷迴盪我心中。

 

心理師暖心分析

在希臘神話裡,薛西弗斯因為觸怒天神,所以被處以刑罰:要把一塊巨石推上山頂。但巨石本身的重量,讓它每到山上,就會再度滾下山去。周而復始,日復一日。眾神認為,沒有什麼懲罰,比每天做著徒勞無功與毫無希望的工作來得更令人害怕。

然而,這不只是神話,更是許多人的生命腳本:不斷追逐成就與卓越,卻看不到止歇的一天。我們時常不自覺為得到某個重要他人(例如父母、師長)的認同,而竭盡所能地努力,就只為得到對方青睞、關注與肯定。

就自我認同的發展階段來說,在我們孩提時期,對自己的認識與價值,的確是透過我們與身旁重要他人的互動,以及他們的回應來建構,以慢慢探索,並回答「我是誰?」「身邊這些人與我的關係是什麼?」「我正在做的事情算好?還是不好?」這些問題,並勾勒出內在的自己。

一般而言,隨著我們逐漸長大,對自己的自我意象越來越穩固,慢慢地不需要透過他人的認同來決定自己的價值以及「我是誰」。但若幼時主要照顧者(通常是父母)在心理與情緒上並非是個夠成熟、夠穩定的成人,或是吝於給予孩子肯定,那麼,許多孩子會形成混淆的認同或是愛的匱乏。

於是在諮商室裡,我便看見許多受苦的靈魂不斷努力追求成就,希望用成就換取父母親的肯定與認同,填補愛的空缺;卻像薛西弗斯推動巨石一般,陷溺於反覆循環之中,徒勞無功且永不停歇。

「愛的匱乏」要用愛來填補,而非用「成就」,因為那永遠沒有填滿的一天。更令人心疼的是,有些人就像本篇故事中的母親,未經覺察與療癒,在自己成為父母以後,將生命腳本複製、貼在孩子身上,也將「匱乏與不足」的焦慮,投射在孩子的生命裡。彷彿深怕自己會因為孩子不夠好而不愛孩子,就像她當年從母親身上感受到的一樣。

 

療心練習與叮嚀:「見證書寫」的療心練習 

要停止複製「以成就填補愛的匱乏」之生命腳本,可以透過「見證書寫」的練習,幫助覺察自己的狀態,看見自己的努力,並進一步踩煞車。

練習步驟:

一、找出在你生命中最常給你肯定、鼓勵,或是最能看見你優點的人,並在紙上寫下這個人的:

1.名字或代稱;

2.他與你的關係;

3.為何他對你如此重要。

二、如果他有機會見證你的成長與努力,你最想與他分享哪三件事?

三、假使這個人看見現在的你,他會對你說什麼?怎麼看待你的努力?希望你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摘自 陳鴻彬《鋼索上的家庭》/寶瓶文化

 

Photo:Linda Åslund,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