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媽媽是什麼等級?

明明要上大學的人又不是媽媽,大多數的人卻認為媽媽如果沒有好好引導小孩,就別想送小孩上大學。我覺得最近要當媽媽似乎還得要有證照。因為我們必須成為神通廣大的金剛戰士,樣樣都精通,小孩才能成為一個成熟的大人。而且,媽媽對入學考試的學習力和預知力也得有專家級的水準......再這樣下去,之後是不是會出現媽媽證照的制度呢?
  • 書摘
  • 2016-11-15
  • 瀏覽數5,649

文│金秀炅

我從來不知道上大學這麼困難,因為當年我們怎麼樣都進得了大學。比我還會讀書的人就不用說了,比我不會讀書的人也一個個都上了大學,當然我也不例外。

「老實說,上班族媽媽的競爭力一定比較差。最近的媽媽真的沒在開玩笑,如果想送孩子上大學,就得對入學考試瞭若指掌。」

曾經見過一個入學考試的專家,他的這段話像一根針刺進心裡,害我的心一沉,「天啊!我的兒子該怎麼辦?」因為俊鎬不肯去補習班、不上家教,說課業問題會自己看著辦,所以從小學到高中三年級的十二年內,我從來不管他。在這種情況下,我要怎麼做?如果現在突然插手,叫他做這個做那個,這怎麼說得過去?因為愧疚,我只能在心中焦慮、坐立不安,好一陣子處在崩潰的狀態下。

真的很誇張。明明要上大學的人又不是媽媽,大多數的人卻認為媽媽如果沒有好好引導小孩,就別想送小孩上大學......哪有這種道理?我覺得好委屈,敲著胸口。

修學能力試驗當天,送兒子到猶如戰場般的考場以後,在公司上班的一整天,我來回踱步,甚至不敢祈禱。祈禱也要有點羞恥心啊!臨時才想到要祈禱,願望怎麼可能會成真?

「聽說最近的媽媽也有分等級,培養出第一級的小孩,就是第一級的媽媽,培養出第五級的小孩,那就是第五級的媽媽。妳沒聽說過吧?」有個媽媽這麼對我說。

我認真思考:「我算是第幾級的媽媽?」然後發現自己似乎根本不在等級內。比起為兒子做什麼,我就只是在一旁看著,讓他自己去處理一切,所以還有什麼好期待的呢......不對,應該說我根本不能期待。

 

最近我偶爾會想,「媽媽」是在做什麼的人?

媽媽應該是一群忘記生產時的苦痛,不分白天黑夜都用心撫養孩子的人吧?然而,我覺得最近要當媽媽似乎還得要有證照。因為我們必須成為神通廣大的金剛戰士,樣樣都精通,小孩才能成為一個成熟的大人。而且,媽媽對入學考試的學習力和預知力也得有專家級的水準......再這樣下去,之後是不是會出現媽媽證照的制度呢?

我曾經像個對社會忿忿不平的人,向兒子瞎抱怨:「我覺得你乾脆不要上大學好了。最近大家都讀大學,你不覺得沒讀大學的人反而感覺更厲害嗎?」

聽到我這麼說,兒子用「妳在說什麼啊?」的眼神盯著我,其中大概帶著「妳在開什麼玩笑」的含意。不管怎麼樣,每次經過正在讀書的兒子身邊,我總是會不正經地搗亂:「適可而止啊!差不多就好了!」兒子那麼用功,這應該也可以算是減輕他負擔的一種方法吧?

不只是我,老公的行為更誇張,他一有空就會替正在重修的兒子買清涼的啤酒回來,然後說:「休息一下吧!」

我們還真是一對不像話的父母。

「怎麼還有書要讀啊?現在該休息了吧。」考完修學能力測驗,兒子為了準備論述而熬夜時,我這麼說。他只是笑了笑,然後告訴我:「媽媽,妳去睡吧!這個時間大人都睡了。」

 

大人都在睡覺的時間,兒子卻還得坐在書桌前挑燈夜戰,真可憐。

不只是我們家的小孩,所有的小孩都一樣。俊鎬已經上大學,算是可以鬆一口氣了,但現在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的孩子們該怎麼辦呢?真希望這個世界可以變成一個不用這麼做也能生活的世界......不過,這種話說了也沒有用,還是算了吧!

我要當跟孩子站在同一邊的媽媽,而不是總叫他讀書,問他之後想當什麼樣的人、夢想到底是什麼的媽媽。生活在這個世界已經夠困難了,如果連媽媽都這樣,孩子還可以信賴誰?

所以,我決定當孩子可以放心依靠的後盾,以及和他站在同一陣線、一起玩耍的朋友。

另外,因為我不像其他媽媽一樣費盡心思照料兒子,所以必須受到一定的懲罰,那就是我之後即便老了,沒有力氣了,也不能要求兒子為我做什麼。這樣才合理,不是嗎?

「媽媽,妳去睡吧!有時間擔心那些有的沒的,不如睡覺吧!睡眠充足才能當一個健康的大人啊!」

沒錯,我要照兒子說的,好好吃飯、好好睡覺,當一個健康的大人。

最近我有一個新的夢想-當一個健健康康變老的媽媽。什麼都讓小孩自己做,如果老了還要造成小孩的麻煩,這可是一種背叛啊!

我絕對不會對兒子說「我以前是怎麼養你的」這種話,相反地,我只要求他一件事,那就是希望他像我對待他一樣,跟我站在同一陣線,並且偶爾陪我玩。要是以後想當一個健壯的奶奶,那我得照兒子所說的,趕快去睡了。

摘自 金秀炅《我結束了與兒子的戀愛關係》/大田出版

 

Photo:Valentina Yachichurova,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