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餵孩子吃的是食物,還是飼料?

人類之所以肥胖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因為太渴望食物,而往往無法分辨出食物的本質。人們硬把香料加到食物中,卻又不賦予相應的營養成分。我們是否正在創造無法令人獲得飽足感的食物?

文/馬克‧史蓋茲克

商人打造的美味騙局:多力多滋效應讓我們變成營養白癡

● 稀釋。當真正的食物變得平淡無味,失去討好人類的能力,我們就沒那麼想吃了。於是廠商便將食物加以改造,其中的營養也隨之減少了。

● 失去營養。當我們從自然界中取得香料時,我們體驗到了食物的滋味,但是卻沒有得到纖維素、維生素、礦物質、抗氧化劑、植物次級代謝物等這些營養。在大自然界,香味原本總是伴隨營養而來。

● 多重虛假。人類天生就渴求吃多樣的食物,這是確保人類能獲得多種飲食的天性之一。假調味料使得食物看起來似乎都很營養,但實際上卻不是這麼回事。

● 認知欺瞞。偽香味會欺騙心智。一個八歲小孩的母親,會以為達能草莓閃電奶昔是合適的課後點心,而且在嚐過之後也相信這個產品中含有草莓,但事實上根本不是這麼回事。

● 情緒欺瞞。香料科技會操控心智中體驗情感的部分。偽香料盜用了食物與香味間曾建立的連結,而以大量的熱量加以替換。你愉悅的感覺的確會增加,但吃到的營養成分卻變少了。

● 味道與營養的混淆。偽香料在劫持味道與營養之間的關聯性後,本質上就會讓人產生錯誤的預期。人類之所以肥胖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因為太渴望食物,而往往無法分辨出食物的本質。人們硬把香料加到食物中,卻又不賦予相應的營養成分。我們是否正在創造無法令人獲得飽足感的食物?有許多我們吃得太多的東西,像是精緻碳水化合物、高果糖玉米糖漿、糖,以及被外加的脂肪,這些東西在沒有添加合成香料的情況下是沒有香味的。我們大口大口吃下這些食物,因為我們誤以為它們已經不是原本的那些壞食物。

 

熱量+微量營養素+合成香料,飼料吃起來也會像食物

還有另一個問題,那就是:微量營養成分。

到目前為止,我們主要探討的是味道受到操弄的層面,但這只是味道與營養關連性其中的一個面向。想想普洛凡沙把楓糖或椰子香料拌著磷一起餵食動物的實驗,羊會喜歡上楓糖或椰子的味道,但這兩種味道都無法解決磷不足的症狀,很顯然添加香料就是種欺騙手法。不過,如果沒有在飼料中放入需要的礦物質,羊也不會對香味產生依附關係,所以這裡有個我們很容易忽略的事實,那就是:營養能夠驅動行為。

在動物界就是這樣運作的。在牲畜中,某種維生素或是礦物質不足最先出現的症狀之一,就是食量減少。如果一頭羊或牛不能得到自己需要的養分,就會停止進食,之前覺得好吃的食物現在則會變得難吃。然後牲畜會渴望吃不同的食物,因為牠或多或少知道這些常吃的食物,養分已經缺乏到將近變成毒物了。

 

強化的食物,是營養還是風險?

時至今日,類似這樣的事情並不常發生在人類身上,因為我們會吞下綜合維他命,即使研究指出這樣做其實對健康並沒有幫助。我們也會「強化」食物,把維生素加到調味糖水中,稱之為「維生素水」;或是把鈣加到含有大豆蛋白的糖水裡,稱為「豆漿」。

你甚至還能買到加了魚油的巧克力牛奶。美國法律規定,白麵包和含糖穀物片之類的精製穀類製品,必須含有硫胺素、核黃素、菸鹼酸、鐵質,最近還加入了葉酸。一九九八年,北美洲的飲食在添加葉酸之後,神經管缺損的症狀減少了二十五至五十%。但是科學家也警覺到從同一個時間開始,大腸直腸癌的罹患率恰巧呈直線上升。

在自然界中,攝取多種的食物是很深奧的營養道理。當我們在食物中灑上微量營養素時,可能也和灑上調味料的結果非常相似,即遏止了找尋真正多樣性的機會。試想下面這個例子。成長中的兒童需要大量的維生素B1(硫胺素),如果他吃了一碗彩色圓形穀物片和水果狀棉花糖,這種早餐穀物片簡直就和普洛凡沙的實驗沒兩樣,也就是所謂「強化」的營養物,再加上合成香料,以及大量的糖和蜀葵糖劑。

添加了硫胺素會讓兒童對很甜的穀物片產生更強烈的味道偏好,讓兒童無法與真正含有大量硫胺素(如:葵瓜子)的食物建立連結。水果和蔬菜的味道大量流失已經夠糟了,這種添加的狀況使我們更有理由不喜歡蔬果。想想看義大利、法國和日本這三個國家,他們都重視自己生產的蔬菜,也不會在麵粉或米中添加其他東西。

現在,人類看起來就像是牲畜。人類甚至在性成熟之前就已經處於肥滋滋的狀態了。我們強烈渴望食物,但也逐漸產生疾病。我們像是那些從飛機上灑下來的黃蜂,被設定去吃錯誤的食物。人類並非生來就是熱量僵屍,但現在我們已經成為熱量僵屍了。

摘自 馬克‧史蓋茲克《舌尖上的騙局》/時報出版

Photo:Kyle James,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