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欣賞和推理思考 賞析《誰偷了維梅爾》 與《空畫框奇案》

《誰偷了維梅爾》是美國作家布露.巴利葉特初試啼聲之作,一出版就獲得好評,主要講述兩位小學生如何投入失竊名畫的追查,情節曲折,層次豐富,它不僅僅是一本懸疑推理小說,其中還探討了藝術的本質、維梅爾畫作特質、個人面對藝術品時的態度、以及獨立思考的必要。美國《出版人週刊》認為,這是一本融合了拼圖和密碼、哲學與迷團的小說,懸疑、刺激、迷人,而且想像不到得動人。

《誰偷了維梅爾》是美國作家布露.巴利葉特初試啼聲之作,一出版就獲得好評,主要講述兩位小學生如何投入失竊名畫的追查,情節曲折,層次豐富,它不僅僅是一本懸疑推理小說,其中還探討了藝術的本質、維梅爾畫作特質、個人面對藝術品時的態度、以及獨立思考的必要。美國《出版人週刊》認為,這是一本融合了拼圖和密碼、哲學與迷團的小說,懸疑、刺激、迷人,而且想像不到得動人。


美國作家布露.巴利葉特,近幾年出版一系列以藝術為素材的兒童偵探推理小說,獲得無數大獎,她的作品節奏明快,懸疑的布局充分勾起兒童讀者的好奇心,偵探情節足以激發我們對生活裡細微事物的思考,她的作品《誰偷了維梅爾》更被譽為少年版的《達文西密碼》。


什麼是藝術?

《誰偷了維梅爾》以一連串看似平常,卻又充滿巧合的事件揭開序幕。一幅維梅爾的畫作遭竊前夕,芝加哥市裡三個人收到一封同樣內容的神祕信件;胡西老師給班上學生指定的幾項作業,激發佩卓和柯德開始搜尋有關維梅爾的資訊,觀察他畫作中重覆出現的元素;一位伏案寫信的黃衣女子身影竟無預警的出現在佩卓夢中;柯德手中不時玩弄的五連塊,似乎不時帶給他一些暗示和聯想;機緣巧合下,他們認識了同樣喜愛維梅爾作品的夏波太太。後來他們發現失竊的畫作,正是維梅爾的〈寫信的女人〉,而此畫主角和佩卓夢中所見不謀而合。全城因竊案而鬧得沸沸揚揚時,報紙陸續刊登來自竊賊的幾封公開信,要求社會大眾思考現存所謂「維梅爾」作品的真偽,引發大家開始爭論藝術評論史上不斷出現的議題:什麼是藝術?如何辨別作品的真偽?藝術評論的依據何在?是什麼讓一件作品成為藝術?一時間,各地彷彿被帶入藝術欣賞的課堂,對各種表象事件有所深切感知的佩卓和柯德,早已啟動對事件背後原因的追尋,走進調查竊案的核心。


如果說,藝術家由於某種原因,用獨特的方式,使生活周遭中的平凡事物成為一件作品,藉以表達自我感受,欣賞者得以經由作品窺探創作者內心堂奧,那麼小說中竊賊所遺留下來的種種行跡,同樣也提供了重建其做案手法和案發現場的線索,佩卓和柯德調查竊案時,自然要以不同眼光,來看待、甚至感受那些看似平常的蛛絲馬跡。偵查竊案的過程,就如同藝術欣賞一般,藉由作品來推想作者的創作心路歷程,這個過程要求的精神,一如小說裡所不斷強調的:不只是看,更要「看見」。


「擁有」藝術 VS.「分享」藝術

《誰偷了維梅爾》帶我們討論藝術欣賞相關的課題,作者另一部傑作《空畫框奇案》更帶我們進一步思考藝術形式存在的界限,關注藝術對觀賞者的心靈作用。這本小說同樣以芝加哥為場景,以《誰偷了維梅爾》的故事主角為主要人物,但作者卻巧妙的以現實生活裡的波士頓市嘉納博物館為藍本,虛構了一座法莫博物館。故事裡,這座陷入財務危機、前景堪憂的老舊博物館裡,上演著1990年發生在嘉納博物館裡的真實竊案。十三件藝術品失竊之前,博物館擁有者和信託人不斷爭吵是否要將館裡藝術品搬至華盛頓,以做最好的展示和保存。不同於《誰偷了維梅爾》裡的主角不經意捲入竊案的偵查,夏波太太主動邀請五位少年偵探協助辦案,原因無他,只因她知道他們擁有卓越的觀察力。偵探陣容裡除了有佩卓和柯德,其他三個受邀加入的兒童,皆是巴利葉特其他精彩著作的主角。


小說裡,法莫博物館的創辦人法莫太太,是一個深愛芝加哥的藝術愛好者,她寫了一本《我的藝術品的真相》傳達她設立博物館的理念,即在於與大眾分享藝術之外,更希望大家能和她一樣,以自己的方式欣賞藝術品。這本書啟發小偵探們想到,竊賊偷取藝術品,或許不只為了藝術品本身的價值,也可能是出於自己的品味以及對作品的喜好。為了破案,少年們試著從竊賊的眼光來看事物,不僅夜訪法莫博物館以親身體驗,更進一步讓自己對失竊的畫作產生共鳴,並且與在地景觀結合,穿梭悠遊在芝加哥城市裡的大型裝置藝術之間,找尋失竊作品的可能藏身之處。閱讀過程中,我們看到藝術的形式有著無限擴展的可能,思考「擁有藝術」和「分享藝術」兩者的微妙關係。


由以上看來,布露.巴利葉特在這兩本少年偵探小說的情節裡,精心的結合了藝術欣賞和偵探推理,告訴我們「人生處處是風景,觀察思考皆藝術」的道理。

游鎮維     佛光大學外文系副教授

 

 

     
小天下 提供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