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第一間影音實驗學校 互動式學習,重實務養成

以培養影視產業技術人才為主的實驗學校,沒有上下課鐘聲、沒有考卷,而是多元評量,培育影音基礎人才最重要的技術、獨立思考,與自主學習能力。

以培養影視產業技術人才為主的實驗學校,沒有上下課鐘聲、沒有考卷,而是多元評量,培育影音基礎人才最重要的技術、獨立思考,與自主學習能力。

 

走進寶藏巖國際藝術村,很難想像有一間實驗學校隱身於此,「台北市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Taipei Media School,簡稱TMS)具多重指標意義:由台北市文化局和台北市文化基金會共同創辦,是實驗教育三法通過後,第一所公辦公營的機構;也是全國第一所技術型的實驗教育機構,專門培養影視音產業的基礎技術人才。也因此,TMS從學生的組成背景到上什麼課、怎麼教,動見觀瞻。


台北市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主任陳怡光表示,第一屆共計招收3個班級、41名學生,年紀約15歲至19歲。其中一半為國中應屆畢業生,其餘有高中生、甚至科大生降轉就讀。


大致來說,這些孩子多半對影視領域很有興趣,有些人甚至已經有拍片、組團或創作的經驗,有自己的作品,另外有些孩子則是自學的背景,或是無法適應學校體制,家裡經過一番革命,才選擇實驗教育。


一年級有七成比重教博雅教育

陳怡光表示,現代的孩子習慣大量消費影音產品,太多影視、音樂作品唾手可得、下載就有,加上手機與軟體普及,很多人以為產出內容很簡單,做得很炫就能吸引人,但這樣無法把路走得長遠。「做任何內容,最終必須回歸說故事的本質,你的故事是什麼?」


因此,TMS第一年課程強調博雅基礎教育,約有七成比重在教通識科目包括:文學、社會、英文、音樂、表演等五大類,培養學生的人文素養。例如社會學,老師帶學生訪問寶藏巖當地居民、如何聽故事、找資料及整理記錄。其餘三成為專業技術課程,包括:平面攝影、動態攝影、音響及燈光,由外聘的業界老師教課。


陳怡光表示,對學生來說,學習專業技術是「打掉重練」的過程,面臨的挑戰不小。現在的孩子太習慣用手機拍照,「攝影手機化」、一按即拍,從沒考慮過光線或顏色問題,反正拍醜了、修圖和後製就好。第一堂攝影課,每個人拿到數位單眼相機,不少人連電池要充電、放記憶卡和換鏡頭都不知道。


教平面攝影的月亮老師林聰鎰表示,攝影有很多基本技術如燈光、快門、白平衡、感光度等,不管科技如何進步,還是要學會如何觀察、控制光影的變化,透過手動控制條件、拍出好照片。上課也會討論作品,「拍照要有想法,可以想想如果是你會怎麼拍?」


專業技術課程牽涉到許多科學原理,例如:攝影的色溫、成像和光學原理,音樂的聲音、聲波、頻率、波長等都是物理的問題,透過「主題式教學」整合各領域學科知識,「唯一不會上的是數學課,」陳怡光說。


不是先學再拍,而是先拍再學

TMS從辦學型態、課程內容到上課方式,都顛覆了傳統對學校的認知。一學年分為四學季,而非上、下學期;每學季約10週,每學季都有主題性,第一學季主題為「寶藏巖」,認識當地居民、藝術家、人文生態。


新生營第一天、還沒正式開學,就讓學生分組去拍微電影,陳怡光說:「做中學,一定要先做再學,你才知道哪裡不會、瓶頸在哪裡。如果是老師教了再做,你做的就是老師講的那套而已。」


第二學季主題為「台北市」。將於第一學季最後一週做「行動學習」,設定台北市幾個區域如北門至西門町、龍山寺、剝皮寮等,讓學生分組拍片,用4天的時間拍當地的故事。第一天研究發想,第二天拍攝(另一組人側拍其拍影片過程),第三天交換過來,第四天剪接、後製,最後邀請家長和社區民眾來看微電影。


拍片所有的過程都是「玩真的」,陳怡光強調,每一組的預算和製作費有限,連便當都要控制在一餐80元內。


和業界連結,拉高視野

業界的見習和實習機會,也是TMS的主要特色之一。一年級就有許多機會去業界參訪,如公視、設備器材商等;二年級時,有一半時間到業界實習和見習;三年級時,則有七成時間在業界實習。


陳怡光笑稱,台北市府、台北市文化基金會是長官的最大好處是,有很多資源可以幫助TMS與產業連結,例如:參加台北市電影委員會辦的「台北電影學院」及講座,讓學生們聽聽別人怎麼做,看看世界級的水準是怎樣的規格,擴展他們的視野。


提供自主學習空間

TMS打破體制的框架,除了培養學生影音的專業技能,也訓練他們具備自主學習的能力。各科沒有考試評量,通過與否以學習參與度為主,只要態度積極,基本上就會PASS。


陳怡光表示,TMS的目標不是培養李屏賓(《聶隱娘》的攝影)或杜篤之(音效大師)第二,而是培養助手、基礎的技術人員,進入業界之後,不像在學校學東西,你要自己主動學習、懂得發問。


「學什麼不重要,怎麼學才重要。」陳怡光表示,每週有一堂課「自主學習」,每個人自行提案要學什麼:有人想學空拍,有人想弄懂國中數學某個單元,「自主提案可以訓練思考學習資源在哪,缺了哪些資源,之間的落差如何拉近。」


另外,一週有3小時週會時間,讓孩子練習開會、民主討論,學校的大小事都可以提案,而後討論、傾聽或反駁別人意見,表決後有哪些權責問題要思考,是建議案或決議案?陳怡光說,這些能力無論走到哪裡都受用,孩子一定要學會。

 

行政任務變成學生絕佳的學習機會
作為台北市所辦的實驗教育機構,TMS收到許多的參訪要求,受限於人力吃緊,陳怡光因此想出將各式任務轉化成學生學習機會的辦法。如:台北市產發局安排「台北設計獎」國際評審參觀TMS,整個過程由學生全程做英文導覽,並安排茶會,讓學生與設計大師們面對面互動。


至於媒體採訪邀約,統一由「媒體公關社」負責安排,讓學生直接和記者討論採訪需求、訪綱方向、安排受訪者和時間,實際體驗媒體的運作方式。媒體公關社社長謝盈方應該是全台灣最小的公關人員,已有不少經驗的她,表現讓人幾乎要忘了她只有15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