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千錯萬錯都不是我的錯

懂得適時認錯的爸媽,不但以身作則,還可以讓小孩提早認知自主思考及學習負責任的態度!同時讓孩子學習面對錯誤負起責任,而不逃避。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這句陳詞濫調我們耳熟能詳,只是有多少父母面對孩子能夠以身作則,平心靜氣地分析日常周遭遇到的大小錯事,認錯或是教養孩子認錯,外加耐心的跟孩子就事論事的討論呢?

2008年瑞典出版了一本書,書名叫做《Det är inte mitt fel – om konsten att ta ansvar/這不是我的錯–擔負責任的藝術》,作者是專研倫理學的神學博士,現任職瑞典隆德大學講師–安.赫伯琳 (Ann Heberlein)。書裡面以瑞典學校裡的一個霸凌案例論述我們身為人,應該要有的最基本自尊尊人的權利和義務。

霸凌案是一個來自母親酗酒的單親家庭男孩,在班上霸凌一位身材圓胖的女同學。學校社會傾向包容理解「蒲公英」男孩,而對其霸凌女同學的行為寬恕有加, 反而忽略沒做錯事的女同學所需要的正義支援。

這樣的結果不但沒有適時矯正蒲公英男孩的霸凌行為,也造成女同學逐漸喪失自尊心,這對整個學校社會的倫理秩序只有惡性循環的可能,因為這樣對男孩的憐憫與包容的態度,是剝奪了將男孩視為全人,犧牲了男孩身為一個全人應有的倫理道德責任的養成。

作者書中也提到除了學校,這樣協助推卸責任的現象,普遍存在小自家庭成員之間、一般社交場合、職場、大至政黨政治人物言論等人際關係中。

 

與孩子釐清錯誤

上個月,老大體操練習扭傷腳踝,門診後,復健師給了她一條彈性布條用來做幾項復健動作。

上週去學校接了老大和老二,課後活動前先直奔復健師回診。

一上車老大就問我有沒有記得帶到她的復健帶,看我一臉茫然她就開始面帶憤怒失望,又語帶指責的碎碎念著她早上上學前如何交代爸爸過的。

我腦子還沒從辦公室空出來,一邊開始怒火中燒,雖然心裡想是我自己和我先生臨時因為工作調度換班接送小孩,復健帶因此漏勾沒帶,不過一大口深呼吸之後,我回問今年12歲的老大:

「小姐妳今天的約診時間多久以前就排定知道的?」

「幾週前吧…」老大講到第三個字聲量就變小了的回答我。

「你會記得要回診,該帶的東西為什麼不會記得,現在忘記帶了是爸爸媽媽的錯喔?!」

我想沒有人喜歡認錯,不管在瑞典或是台灣,大人還是小孩,但我不經意發現,現代父母因為經常性腦袋溢滿各種資訊的情況下,面對孩子的大小事,越來越多情境下偏向攬錯上身,是缺乏耐心也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也好,都盡力地讓孩子感受錯不在己的無憂童年。

是因為生育率低普遍寵兒呢?還是離婚率高、單親或是雙薪父母自身的罪惡感作祟?無論如何,認錯這一回事關乎培養責任感的倫理道德意識,關乎每個孩子如何審視自我,如何回顧自己的選擇,這些勾畫出自己人生的每一步路,都奠基於為人勇於承擔責任的人生態度。

所以為人父母真的必須戒慎用忍,面對孩子更需要不斷透過大小事件的處理,一邊精進自我,一邊和孩子一起學習成長!

 

如何培養負責任的倫理道德呢?

這本小書的最後,作者呼籲我們的社會只要人人勇於承擔責任,必定能創造出讓所有個體和群體安詳和諧共處的大環境。

作者在書後提出八點諫言:

1.認知自己能力限度所在。設定自己能夠承擔的責任範圍,自我要求。

2.接受人生而不平等的現實。不要屈服於那個不平等,而是努力縮減這不平等對自己生命的影響力。

3.記得自己永遠有選擇,而且有對自己的選擇負責的能力。

4.謹慎處理來自自己的和他人加諸於我們身上的罪惡感。因為這些道德情義感受能修正我們的缺點,進一步引導我們走向富有責任感的自主人生。

5.珍視我們的自主權。獲取自由的基礎來自社會上每個個體能夠善加運用自由的能力和實踐的義務。

6.勇於讚揚和貶責,避免濫用藉口。

7.了解合群合作的重要性。

8.維護自尊並懂得敬人。

不久前讀到一篇文章,篇名是「懶惰的媽媽,讓小孩提早學會獨立自主」,而閱讀過這本瑞典書的讀後感是,懂得適時認錯的爸爸媽媽,不但以身作則的讓孩子看到爸媽的不完美,體驗上述的第一點,還可以讓小孩提早認知自主思考及學習負責任的態度呢!

 

照片提供:吳文瑄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