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的馬路上,推著嬰兒車的人是「王」

在以色列,聽話、有禮貌、體貼大人這些事,都不是教育的優先順序。這裡的優先順序是:做一個正常的小孩。

文│吳維寧

有比以色列小孩更吵的嗎?

這一天回南部家中的旅程非常漫長。

因為飛機零件出問題,得回修理廠短時間整修,我從特拉維夫回南部的班機,航班延誤了兩個鐘頭。原訂下午五點起飛的班機,等到大家在機上坐定,飛機開始航行時,已經是晚上八點半。所有在機上的人都跟我一樣,在機楊等了超級久,無奈而疲憊不堪。

機上不少小孩──大小孩、小小孩跟寶寶。大家一上飛機時,小孩們吵個不停,也哭個不停。

做了幼教老師後,我不工作時對於被慣壞的小孩特別沒有耐心;但對於小孩的特殊需要卻很敏感。我坐在機翼右側靠窗,坐在我走道左邊的兩個婦女帶著一個一歲多的小女孩,哭鬧加尖叫不停。我被吵到不行,忍不住望了小孩一眼,馬上瞭解問題出在哪裡。

「她累壞了喔!」我越過坐在我左邊的不認識的男人,問抱著小孩的婦女。

「對啊,她通常晚上七點半就睡了。」婦女回答我,懷中的小女孩一直揉眼睛,不停的扭動,好像哪裡不舒服一樣。

「小孩很少在外面睡覺喔?」我又問。

「對啊,她只習慣睡自己的床,不睡大人懷裡。」婦女回答我,很努力的要把奶嘴塞向小女孩,但小女孩一直哭著把奶嘴打掉。

我的職業病也只發作到這裡,跟那個婦女又聊了幾句,就回頭看自己的書。坐在我旁邊不認識的男人則一直試著逗小女孩開心,而其他前後的旅客則像是完全沒有聽見一樣~沒有任何反應。

起飛後小女生也就漸漸安靜了下來。空服員送完飲料跟小點心,機上燈全黑,我也決定休息一下。

說真的,如果拿「小孩吵鬧度」來做全世界比較,以色列小孩的排名可能非常的前面,應該還比華人小孩吵鬧得多。

 

「不一樣」的以色列小孩

 以色列小孩非常愛講話,而且很容易跟不認識的小孩成為朋友。所以只要有一群小孩聚在一起,就有聽不完的嘻笑與聊天聲。這個「習慣」(我先不論是好是壞)一路延伸到成人時期。

曾經搭過「以色列航空」的各國人都會發現機上的以色列人從登機就嘰嘰呱呱,似乎是家族或團體旅行。然後細問一下才知道原來大家之前都不認識。

以色列小孩行為自由。我常可以在機上看到坐不住的小小孩站在椅子上唱歌或跟前後左右不認識的大人玩耍,甚至是在機上的走道上走來走去;在公園中,小孩只要有能力跟其他人達成協議,他們就常會有「破壞常規」的玩法。例如說在溜滑梯處,小孩不是爬上樓梯滑下去,而是爬上滑梯,從樓梯那裡下去。

以色列小孩習慣挑戰自己的能力。在自助餐廳中,以色列小孩會自己拿著餐盤端熱食,矮小的個子混在一群急著要吃飯的大人之中,讓我每次去拿食物時都要提心吊膽,不要一個轉身就撞到某個量不清楚身體距離而把熱食打翻的小孩。我常跟雅爸開玩笑說,餐廳的牆上應該要貼上「當心小孩!」的標示

在任何大型的表演場合,只要舞台離觀眾的座椅比較遠,你就一定會看到有大人把小小孩抱上椅子或桌子,讓他們可以看到舞台上的動態。

我永遠不會忘記來以色列第一次跟上百人慶祝逾越節的晚餐,在餐廳看到幾個小女生與小男生在大家都規規矩矩坐著唱歌的狀況下,突然站上椅子看表演的那種震撼。

我一直認為,每個國家的小孩在公共場所的表現,呈現了該國大人對於小孩的期待與要求,也呈現了該國教育中把什麼特質與價值擺在首位。

換句話說,你覺得「小孩應該是個什麼樣子」呢?小孩是不是應該要聽話、有禮貌、守規矩、懂得團體生活的潛規則……甚至是,要「體貼大人」?

 

「小孩」就該是「小孩」

在以色列,聽話、有禮貌、體貼大人這些事,都不是教育的優先順序。這裡的優先順序是:做一個像你年紀的小孩、做一個像你自己的小孩、做一個小孩。

換句話說,沒有人覺得小孩有超齡的成熟與體貼是「很值得學習並且努力」的事情。

我帶家中的寶寶長途飛行,抵達之前我後頭的乘客跟我閒聊時告訴我:「妳真是幸運有個對於氣壓與狹小空間適應良好的寶寶!一路上都沒有怎麼哭。」接著跟我聊起她家孩子小時候坐飛機耳朵有多痛、暈機吐個不停、一路哭鬧……言語之中對於小孩多是同情與體貼,而不是對於同機的其他旅客有多少抱歉又抱歉。

所以,當我的公婆來到台灣,看到台灣小孩竟然在幼稚園時期出遊時就會集體坐在博物館的地上,安靜的聽老師講解時,他們是多麼的讚嘆這裡的紀律教育與小孩的懂事。但他們並不想這樣教他們的小孩與孫子!

這絕對不是哪種文化比較好,哪種教育比較差問題,而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當以色列的大人們決定要讓小孩有較大的自由成長空間時,代價就是要容忍接受他們認為屬於小孩年紀的無理與缺乏紀律;當以色列的大人們決定小孩應該要按照他們的生理與心理年紀成長時,就注定得以更多的耐性與同理心對待小孩。

 

體貼小孩的以色列人

機上燈全黑後,休息不到幾分鐘,我的身旁一陣騷動,原來是小女生的奶嘴在黑暗中掉不見了,小女生沒有哭,但兩個婦女卻開了小燈東找西找。

接著坐我前座的一個三十出頭的男人,突然解開了安全帶,問了抱著小女生的婦女幾句,開了手機上的燈光,趴在走廊上檢查附近的椅腳,幫忙找小女生的奶嘴。

在這趟令人疲倦厭煩的旅程中,看到一個大男人在沒有人要求之下,拿著微弱的燈光趴在地上幫一個素昧平生,一路哭泣的小女生找奶嘴,我突然覺得非常的感動。

這個養不出體貼大人的小孩的社會,我常看到懂得體貼小孩的大人。

像是前一陣子在中英文微網瘋狂轉貼,有關以色列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教授──席尼‧恩格堡博士(Dr. Sydney Engelberg)在課堂上抱起隨著學生媽媽來上課而哭泣的寶寶,繼續若無其事上課的照片。轉貼跟評論的人不知道的是,這在以色列是件普遍的事。不只這個教授這麼做,而是有一群教授都這麼做。

在以色列的馬路上,推著嬰兒車的人是「王」。

平常開車橫衝直撞的小客車跟計程車司機,只要遠遠的看到要過馬路的嬰兒車就會自動減速,停在斑馬線前等候父母跟小寶寶龜速通過。

這些人因為體貼小孩,所以也跟著體貼小孩的照顧者。

這些大人之所以可以如此的容忍,會不會是因為他們小時候也曾經被這樣對待過啊?!

摘自 吳維寧《猶太媽媽這樣教出快樂的孩子》/ 小樹文化 

Photo:Eduardo Merille,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