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比婚姻壓力更大的事

孩子是最敏感的,爸媽快不快樂,孩子都知道。

文│下重曉子

我的友人中有一位女性說我要忍耐「直到先生退休為止」。

因為婆媳關係而爭吵時,因為親子關係而爭論時,每每都想要回到自己一個人,讓人生重來一次,但是因為遲遲無法決定,而決定忍到先生退休為止。但是先生因為在公司被賞識而擔任重要的職位,在大公司裡不管過了多久都沒有辦法退休。看著他從早忙到晚,一直不停地開會,所以也無法在這種時候跟他切割。

孩子長大、結婚離開家裡後,家裡就只剩下兩個人。雖然兩人依舊同床異夢,但是想到自己至今的忍耐到底算什麼,就遲遲無法與他分開。況且還有經濟考量。

她是個非常幹練的人,家務和工作都做的很好,從丈夫那裏拿到的零花錢全部存下來當作是自己有一天要展翅高飛的基金。

雖然一直覺得自己離巢翱翔的日子即將到來,但是先生卻還是決定留在公司繼續上班。最後她為了顧慮先生,只好把自己的計畫延後了。我想她大概再也無法將計畫實現了。如果真的是這樣也好,她可以把錢花在自己的興趣上,也是靠丈夫豐厚的收入。她只能對自己的選擇負責任。

她把自己的工作和家庭主婦的家務作切割,以不輸給人任何人的拚勁努力過生活。我相信那是她從自己生活方式中所做出的選擇。她絕對不是受人擺佈的性格。她並不覺得自己在忍耐,也似乎沒有累積什麼壓力。


我另外有一個處事八面玲瓏、且擁有日本女性柔美風情的女性友人。她的丈夫過世後,一個人獨自扶養兩個孩子,之後和我認識的男性友人再婚。

我這位男性友人的個性有點任性,而我的女性友人似乎也隱忍過活,最後竟得了乳癌,罹癌的原因可能是來自丈夫壓力,本來健健康康的人,癌症就一點一滴地惡化了。

可是丈夫還是把所有家事丟給妻子去做,而且還滿腦子想著把財產留給前妻的孩子,一點都沒有顧慮到一直在身邊支持他的妻子。即使如此,她還是認為這是自己作的人生選擇,所以不打算跟先生分開。也許夫妻的事情,外人無法干涉。我只能把她想成是利用自我犧牲來成全婚姻生活,但我覺得她應該更珍惜自己才是。

她的美是傳統日本女性所世代傳承下來的風采,那是種由內而外自然散發出來的。為了他人奉獻,而壓抑自己的想法。我受到過她許多的幫助,所以心理一直期盼她若能稍稍好轉也好,但之前見面時,看到她因為罹患帕金森症而必須手拿拐杖走路。


我一位女性友人說:「沒有比婚姻壓力更大的事了。」說這話的女性友人她大約在十年前結婚,離婚後開始專心投入陶器製作。她用熟練的手勢捏陶,現在帶有她自己獨特創意的陶器受到了廣大歡迎。

她用陶土製作出樸實無華的陶器,放在自家的展示室裡展覽,有很多粉絲還來家裡觀賞。她和百歲的母親兩人一起生活,母親也為了獨生女努力著,就算身體不適住院也馬上恢復健康返家。

她說:「累積壓力是最不好的。和家人爭執引起的壓力是每天都會有的,無須忍耐,只要往自己的路前進就好了。」

 

為家庭圓滿而自我犧牲,真的是該被稱讚的美德嗎?

這被視為是一種美好的事,即使到了現在也會被稱讚說:「好厲害喔。」或是「我們想學也學不來呢。」

一想到這個,我想現代人已經失去勇氣了。在意別人的眼光而盡可能扮演相敬如賓的夫妻,但是私底下卻過著同床異夢的生活,也許有的人用忍耐來讓自己麻木。

在小孩長大成人前、學校畢業前,堅決不離婚。對於這樣的夫妻,孩子們會怎麼看呢?勉強自己絕對不是為了孩子好,而應該更誠實面對自己內心的聲音。

在日本有很多夫妻為了孩子而不離婚。但是我想父母不睦,兩個人彼此忍耐在一起生活的話,孩子應該也會馬上感覺到的。

摘自 下重曉子《家人這種病》/三采文化

Photo:Jason Jonas,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