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親密善良的殺手:照護殺人,也正在台灣上演?

「照護殺人」都有類似的背景,照護者盡心孝順、受親友信賴,並與受照護的父母或配偶感情甚篤,表面的生活在旁人看來平靜無波,但最後他們卻跌破大家眼鏡,淪為狠毒枕邊人。

「照護者殺害受照護者」已成為日本一個愈來愈嚴重的社會問題,稱之為「照護殺人」。照護病老家屬的家人,因為不堪永無止盡的長期照護壓力,造成情緒失控而殺害病患;或者被照顧的家人因為不堪長期的病痛折磨,主動請求照顧者殺害自己以一了百了,這樣的案例與日俱增。

日本調查顯示,有四分之一的照護者曾想過要對家人痛下殺手,甚至乾脆一起同歸於盡;而日本過去幾年,幾乎天天都發生「照護殺人」的事件。

所有殺害者雖然都表示懊悔,但是卻也都承認,照護的生活就像被套上手銬腳鐐,日復一日看不到希望,沒有一丁點的自我空間,即便以犧牲至此,也無法幫助家人免受病痛之擾、更無法改變他們因病痛而變得搞怪難纏。因此,讓親人死,是唯一的解脫之道!

過去,台灣在看待日本這些令人費解的社會現象時,不禁感到變態、遙遠而不可思議,然而,隨著台灣急速的人口老化,竟也驚傳同樣的人倫悲劇。

 

日本的人倫悲劇,也正在台灣發生

四年前,在嘉義就發生了一起孝子弒母的人倫悲劇!45歲江姓男子因長期獨力照顧久病失智的老母親,身心俱疲,再加上沉重的經濟壓力,竟然一時之間失控,而用電線勒死了老母。到案後,他毫不掩藏地承認犯罪,痛哭流涕的跟家人懺悔說:「對不起大家!我實在撐不下去了!」

今年初,有一名媳婦因為不堪經年累月的照護壓力,一手悶死了長期臥床的公公,然後自己跳樓身亡。她的家人與鄰人都無法置信,因為二十多年來,這名媳婦都非常孝順地照顧公婆,大家怎麼想都想不到她會下此毒手。

不論在日本或是台灣,「照護殺人」都有類似的背景,照護者盡心孝順、受親友信賴,並與受照護的父母或配偶感情甚篤,表面的生活在旁人看來平靜無波,但最後他們卻跌破大家眼鏡,淪為狠毒枕邊人。

而在失手殺人之後,他們除了懊悔,也都承認自己身心俱疲,已被逼得走投無路!如果又因為辭職以專職照護的工作,更會因醫藥與生活的經濟重擔而陷入更深重的困境。

根據衛生署的估計,目前台灣投入長期照護的人數約有85萬人,15年後,將增加快一半,達到126萬人。如果目前健康自如的父母60多歲,屆時將達到7、80歲,平均壽命的延長意味著目前的中青代都極為可能投入長照的行列;而平均每一位照顧者需花上 6.54年的照護時間,其中有 1/4以上需投入10年以上的照護時間。

我們恐怕不能再事不關己的以「閱聽人」的身分觀看以上那些驚人的社會事件,而是必須警覺:有一天,我們很可能就是一名壓力纏身的「照護者」,或者更可能就是折磨親人的「受照護者」主角。

 

照護老年人和養育孩子天差地遠

透過我們的盡心、努力,我們可以看到孩子一天壯似一天,天真的笑容與對父母的可愛依戀,讓我們能無怨無悔的付出,而孩子透過我們的教育與引導,一天成長似一天,日日都帶來希望。

然而,照護老人卻是一個曲線永遠下滑又不可逆轉的無望過程,任憑花費再多努力,老人的病痛只會加重,身體只會衰敗,絕難有奇蹟似的復甦,照護的過程已無可預見任何成就之感,而生病的老人又臭又皺,更可能因長期病痛而變得古怪刁鑽,一個照護者眼前所見盡是灰暗與難堪,若自身無透澈的自覺與智慧,任何人都絕難樂在其中。

如果受照護者又因失智而根本無法清楚意識到照護者的辛勞,不懂感恩,又不斷懷疑、羞辱、責罵照護者,甚至因大腦丕變而出現暴力行為,一個修養再好、同理心再強的照護者都可能失控、崩潰。

這是老化社會中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而且隨著老人人口的急遽增加,更是一個普遍需要預防的關卡:照護者的身心的準備以及如何對待照護者。

回到前述嘉義勒死老母的江姓男子一例,當他的姊姊趕到派出所之時,曾抱著他說:「我知道你累了!我們都很愛你!」他在霎時間情緒立即崩潰、痛哭流涕。

雖然江姓男子的姊姊以極度的諒解與寬容看待他的罪行,但是東窗事發後家人始察覺到的弟弟的疲憊與極限,顯然是太遲,於事無補。

我自家的幾個姊妹在照護老媽的這幾年也曾經歷相同的困境。首先攬下照護老媽重擔的大姊,就曾經因為失智老媽長期病態性的嘮叨、辱罵、刁鑽、難纏,甚至出現暴力行徑,而出現精神耗弱的症狀。

大姊發現自己愈來愈不對勁,一開口就是對老媽無情的抱怨與恨意,白天要上班的她天天都感到身心俱疲,最後提不起勁工作,直到被診斷出自己也染上嚴重的憂鬱症,我們幾個妹妹才發覺事態嚴重。大姊最後不得不放下照護的重擔,而我們幾個妹妹也從一開始的不諒解而轉為同情理解、伸出援手。

目前照護老媽的重擔由二姊主動接手承擔,老媽的病況當然不可能奇蹟似的好轉,但有了大姊的先例,我們姊妹就更懂得對辛苦的二姊展現傾聽、同理,以及在能力範圍內適時紓解二姊的照護壓力。

所幸,我們有四個姊妹,照護的人手已算充裕,而更好的狀況是,娘家雖沒萬貫家財,但若節省度日,老媽在經濟上尚無後顧之憂,儘管我們已算是很好的狀況,但仍無法擺脫照護父母的諸多困擾。

 

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照護者或是被照護者

在討論年金與長照問題的同時,我們身邊已有不少人已走上長期照護的辛酸之路。請別置身事外,未來,我們都極有可能成為照護者或是受照護的主角,在日復一日照護家人的繁重工作中,我們自己也會日漸衰老,日日找不到亮光與出口,但照護的人絕不能自己先倒下,否則,目前日本嚴峻的「照護殺人」也將成為台灣的常態。

請一起學習並預先準備「自己顧好自己,才能照顧別人」的概念。一個身心能維持健康,而能在照護之路上走得久遠的照顧者,要自我體認有十大權利(擷取自台南市立醫院護理長王玉霞):

1.有權利照顧自己。

2.有權利尋求別人的幫助。

3.有權利維持個人的生活。

4.有權利在合理的範圍內做一些 「只為我自己」的事。

5.有權利偶爾表達情緒。

6.有權利拒絕其他親人有意無意經由罪惡感、 生氣、憂鬱來操縱我。

7.有權利接受他人的體恤、情感、諒解以及接納我對被照顧的親人所做的事。

8.有權利對自己所完成的事感到自豪、為自己的勇氣鼓掌。

9.有權利保護自己的獨立個體性,保護追求個人生活的權利。

10.有權利期待並要求國家對「被照顧者」及 「照顧者」有進一步的協助。

 

而請認清,當照護者出現以下狀況,就是警訊:

1.脾氣變壞

2.失眠  

3.身體局部出現不適的徵狀  

4.無法接受他人的協助

5.不再與原本親近的人聯繫

6.財務出現問題

7.對一般的休閒活動沒興趣

8.常常哭泣,難以控制

 

Photo:Jake Thacker,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