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這世界不允許你待在舒適圈裡

對我們這一代來說,待在舒適圈裡,並把「不」當作答案並不是我們的普遍性格,因為我們的生活充斥著快速創新與歧異,不可能一成不變。因此,我鼓勵大家追尋風險與挫敗背後的機會,沒有這些風險與挫敗,天知道我們會錯過什麼呢?

文/ 史黛西.費雷拉、賈德.克雷恩爾

當我在谷歌紐約市辦公室舉辦的創新科技競賽Technovation Challenge,排位第二的時候,心裡迎來了這個難受的感覺。第二名意謂著無法前往舊金山,沒有兩萬五美金的發展資金,我和我的團隊花了四個月做出來的Android程式也無法發行專業版本。

我徹底失敗了。反之,從創業的觀點,我成功了。為什麼?因為我曾經失敗過。我知道這有點令人困惑。讓我來解釋。

現今,失敗是很熱門的。人們被鼓勵早點失敗、快速失敗以及經常失敗,因為在挑戰的過程中可以增加未來獲勝的機會。雖然我不認同努力去失敗這個概念,但是我的確認為知道如何失敗,或者說,如何充分利用事業上或是生活上的負面結果,是很重要的。

從我的案例得到的寶貴心得是,機會的窗唯有你放棄的時候才會關上。我可以在得知創新科技競賽的結果後,兩手空空回家,但是心中那個輸不起的傢伙鼓動著我。我簡單地詢問他們每一個人的聯絡方式並讓他們知道,即使競賽已經結束,我仍然有興趣完成我們團隊的應用程式並且願意繼續留在這個科技領域。在這些對話之後,我得到兩個面試,並獲得一個名為JumpThru之新創公司的實習機會。回過頭來看,是我的固執(有些比較善良的人會稱之為堅持)引領我從JumpThru實習到現在成為一個能在提供縮網址服務和資訊分析公司Bitly工作的大學輟學生。

長話短說,在申請Enstitute通過之後,我便離開了學校。Enstitue招集十八至二十四歲的年輕人在企業家以及高級主管底下見習。透過Enstitute,我現在是Bitly首席科學家希拉蕊.梅森(Hilary Mason)的見習生。

 

世界不會因為我不聽父母的話毀滅

要從學校輟學很簡單。事實上,只需按幾下滑鼠就可以取消二○一二年秋天的註冊手續;不過要說服父母就難多了。我記得在開始要向他們解釋我要離開學校,去一個替人縮短網址的網路公司工作時,還得先做幾個深呼吸。我父母親的反應和伊莉莎白.庫伯勒.羅斯(Elisabeth Kübler-Ross)的哀傷五階段反應非常類似:否認、憤怒、討價還價、沮喪、接受;我們有些爭執,有當面的、透過電話和電子郵件。不過,我心意已決,他們也體認到我已經是一個成年人,而且根據合約內容,Enstitute會提供必需的生活費用,也就是說我在經濟上並不需要再依靠他們。

總而言之,世界並不會因為我不再聽父母的話而毀滅。最後他們終於改變心意,也不再想要把我送到中國大陸近郊的工讀學校。不過,從那時起,許多人也開始質疑我:「為什麼你要做這麼冒險的決定?」「沒有大學文憑你要怎麼生存?」「你瘋了嗎?」。好吧,對我來說我有兩個選擇:一、花三年的時間學到抽象的觀念還有教科書上的範例,然後增加好幾千元美元的學貸;二、直接到職場上用有意義的方法解決真實世界會遇到的問題。

不論你信或不信,我很快地決定了第二個選項。用三年時間,毫無熱情地追求沒什麼回報的事情實在是太浪費了。從機會成本的觀點而言,待在學校比輟學去工作所冒的風險更大。


不冒險,是更大的冒險

是的,我明白成長過程中你所看的卡通影片,結尾出現的公共教育宣導都不是這麼說的。儘管如此,我必須要強調一般的社會價值觀是反風險的。倘若根據某個不容許偏差的人或事來評估風險時,人們終將會採取比較安全、而非比較好的做法。

如果提姆.威斯特葛林(Tim Westergren)沒有刷爆他的十一張信用卡以繼續維持他的音樂公司,而是在被創投拒絕三百次以後就放棄的話,世上就沒有Pandora。如果莎拉.布萊克莉(Sara Blakely)沒有放棄銷售傳真機的工作,她就不會將畢生的積蓄投入褲襪事業,世上就沒有SpaceX這間價值數十億的公司。如果艾隆.馬斯克(Elon Musk)因為不熟悉太空工業就停止探索太空運輸的可能性,SpaceX就不會成為第一個為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國際太空站運送補給物資的私人企業。

對我們這一代來說,待在舒適圈裡,並把「不」當作答案並不是我們的普遍性格,因為我們的生活充斥著快速創新與歧異,不可能一成不變。因此,我鼓勵大家追尋風險與挫敗背後的機會,沒有這些風險與挫敗,天知道我們會錯過什麼呢?

摘自史黛西.費雷拉、賈德.克雷恩爾《我的世界,自己定義》/時報出版


Photo:lee Scott,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