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有兄弟不吵架?

有的父母會期待孩子們長大了、成熟了,手足的衝突狀況就會變少了。然而若父母對待孩子的方式不改變,手足的衝突反而會隨著孩子長大而愈演愈烈。

綠豆和粉圓兩兄弟會不會吵架?當然會啦!最近一次,就是四天前的颱風假。

他們和媽媽相約玩桌遊,玩到一半,綠豆問粉圓:「你們剛才走到哪裡了?」粉圓回答了綠豆之後,綠豆又問媽媽:「你們剛才走到哪裡了?」

然後,粉圓突然很生氣的說:「所以你不信任我囉!」

綠豆傻住回說:「我沒有不信任你呀,我只是想要二度確認。」

粉圓說:「你要二度確認就是不信任我呀!如果信任我就不用二度確認啦!」我在一旁聽著也蠻有道理的,但不能有任何反應和表示。

綠豆說:「你要這麼認為是你的自由,但我要告訴你,我沒有不信任你,我只是想要二度確認你們走到哪裡而已!」很有阿德勒心理學的概念,你要怎麼想是你的自由,我無法干涉。

接下來的兩輪對話,也是類似上述的鬼打牆,公說公有理、各有各的堅持。

帶著情緒是無法進行討論的,因此秉持「先處理心情、後處理事情」的基本原則,以及「有衝突先分開」的處理方式,我請他們先回到各自的房間,暫時先不能「王見王」。

過了大約半小時後,綠豆走出房間,問我能不能和粉圓開會討論(在我們家和自學團,有事開會討論說清楚,是很習以為常的模式了),我說這得要等粉圓準備好才行。

接下來的時間,我和綠豆粉圓媽繼續過生活,不因兄弟衝突而被影響或打亂。中午時間到了,我按照原訂計畫準備火鍋料理,然後電視的聲音讓粉圓也從房間走了出來。

我先擔任「中間人」的角色,問粉圓:「綠豆想要和你開會討論早上的事情,你準備好了嗎?」粉圓點頭同意,我就請他們約其中一人的房間,把早上的事情談開來。

不到五分鐘的時間,他們有說有笑的走出房間,然後我們全家人一起吃火鍋、一起看電視、一起感受落地窗外的狂風暴雨。

午餐過後,我請他們將會議的結論記錄下來,同時也要思考如何和彼此好好相處的方法,一併記錄下來。


綠豆的方法是:

1. 合作一起做東西,增加關係

2. 我要去聽粉圓的想法

3. 不要認為粉圓的想法不好

4. 不要跟他吵架,要跟他好好相處

5. 看見他的優點,不要看不好的點

粉圓的方法是:

1. 聽兩人的意見,有不同意見時用討論的

2. 要改變目前的事情,必須先經過雙方同意

3. 當有人不開心時,先結束在做的事

4. 我再做家人不喜歡的事情,先提醒一次,再一次就要重新想方法


擺脫兄友弟恭的傳統觀念,尊重孩子的本性

這兩張會議記錄,就會貼在我們的冰箱上,接下來若再有兄弟衝突發生,就會請他們閱讀並執行。

這是執行六年優幼教養後的「果」,我們不追求零衝突,但我們全家人都很清楚,遇到衝突該如何面對與解決,也與大家分享這六年我們共同做了哪些努力:

 

一、不再以哥哥弟弟稱呼,回歸對於個體的尊重

要改變一個習慣真的很不容易,不過從口語先做調整,倒是比較簡單的第一步。

我們發現自己對於哥哥和弟弟的稱謂,其實還是受到傳統的觀念所影響著,像是兄友弟恭、孔融讓梨、哥哥要照顧弟弟...等。但這樣的觀念,就是造成手足天平不平衡很關鍵的因素。因此我們先從最簡單的改變稱呼開始,無論在家或在外面,我們都是直接叫孩子的名字(也不再叫小名,綠豆粉圓這個暱稱只保留在網路)。

漸漸地,我們和孩子都擺脫了傳統的觀念,重新回到每個家庭成員都是獨立個體,然後練習著「自由且承擔責任、平等且互相尊重」。

 

二、找出兄弟各自的優勢,讓他們有發展的空間

當年我們的觀察,綠豆對於視覺、繪圖、空間比較有優勢,因此在媽媽的帶領下,綠豆有很多的藝術創作,直到現在仍是如此。

而粉圓則在聽覺、口語、音樂上較有優勢,因此我們和粉圓有很多的歌唱、兒謠、口技互動等。

當兩個孩子各自的優勢都能夠被看見時,孩子就能更悅納自己,弟弟不需要再去追趕哥哥、哥哥不用再來擔心弟弟,當雙方都看到自己的強項,同時又能被肯定與鼓勵時,就能夠被安心的成長。

而這兩三年,綠豆也開始往口語、音樂發展,而粉圓也對自己的繪畫、空間很有信心,兄弟也因此多了許多共同的話題。

 

三、父母不當法官,只當調解委員會主席

面對兄弟的衝突,父母太習慣跳下去「判決」了,然而無論判誰對誰錯、誰輸誰贏,都只是讓兄弟雙方更加陷入無盡的廝殺而已。

贏的人想保持贏面,就會在暗地裡挖洞讓另一個人掉下去;而輸的人不喜歡輸的感覺,就會在各個面向想要扳回一成。

家庭,不是法庭,父母當法官,只會讓兄弟關係愈鬧愈僵而已。

我們比較像是調解委員會,初期大家還不太知道該怎麼討論溝通時,除了在平時先親身示範「我訊息:行為-影響-感受-期待-方法」之外,在衝突發生後,心情處理好要來處理事情時,父母只要確保雙方有充分表達的時間即可。

也因為「我訊息」的模式,在對話中只談「我做了什麼」、「我被影響了什麼」、「我的感受是什麼」、「我期待下次你可以怎麼做」,而不是去責怪對方。如果一方的期待,對方是可以接受的,就會成為類似事件的解決方法;如果對方無法接受,則需要由對方來提出解決方法。

重點在於下次狀況該怎麼預防與解決,而不是去追究已經發生的衝突誰對誰錯。

 

四、放棄當一個公平的父母,因為生活中充滿著不公平

從孩子很小的時候,我們就和他們分享人生領悟:「每個人除了一天都是24小時這件事是公平的之外,其他的生活面向都不公平」。

我們從生活當中帶著孩子去學會「看自己擁有什麼」,而不是去追問別人有什麼而自己為什麼沒有。

在手足議題上也是如此,我們談我們可以有的時間、空間、能力、財力,可以給予兄弟個別怎麼樣的需求滿足,而不是哥哥有的,弟弟也要有。

創造每個孩子在「有能力、有價值、有權力、有人愛」的舞台之後,孩子自然會少了和別人比較的心態。

當然,如果孩子週圍的大人,仍然習慣用比較的方式去逗弄孩子,那麼手足的衝突就會比較難解了。

 

五、單獨約會!單獨約會!單獨約會!

單獨約會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少至下樓約其中一位孩子去倒垃圾的5分鐘,多至帶其中一位孩子進行一天的旅遊,只要是把心力完全放在其中一位孩子身上,就是單獨約會了。

很多父母跟我們說,假日爸爸放假,當然要安排全家一起出遊呀!

可是大家也要留意,全家出遊的互動品質是好還是壞?氣氛是溫馨還是凝結?

如果全家一起反而有多次的衝突,倒不如偶爾分工一下,爸爸帶一個、媽媽帶一個,然後中午或下午再會合,互動的品質反而會更好喔!

 

六、手足衝突不會因為孩子長大而減少,但會因為父母改變而趨緩

有的父母會期待孩子們長大了、成熟了,手足的衝突狀況就會變少了。然而我們長期的觀察,若父母對待孩子的方式不改變,手足的衝突反而會隨著孩子長大而愈演愈烈,甚至手段更加殘暴、技法更加高超。

因此歡迎和我們一起努力,「我們不追求零衝突,但我們要很清楚,遇到衝突該如何面對與解決」,加油!

 

執行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