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年國教第二年--該犧牲前15%或後85%學生?

適性教育是十二年國教的核心價值,而真正能成就孩子的唯一途徑就是讓孩子能熱情學習、適性學習,而非過於理想的快樂學習。能做自己想做而又有意義的事,就一定會有熱情,再輔以成就感的激勵,適性揚才的目標才能達陣。

今年是推動十二年國教第二年,十二年國教其實是個大規模的教育改革,從實施日起,尚未進入高中的學生都受到影響,但很多家長還搞不清楚它真正的意義。

 

問十個今年有孩子考高中的家長,十二年國教和以前有什麼不同?

「我不知道吔,別問我。」

「就免試入學吧?」

「就近入學嗎?」

「私立學校學費有減免。」

 

大致是這四種答案。「一百個家長看有沒有一個人搞懂。」全國十二年國教家長聯盟籌備會召集人周美里,談起十二年國教總帶點慍怒。她的小孩是第一屆的實驗白老鼠,「什麼ABC 分級、三等級、四標示、十量尺,多複雜,如果不是因為我小孩碰到這件事,我哪會懂。」

 

教育、考試制度一直改,家長對國家把學生當「白老鼠」經常跳腳。

 

除了教育界圈內人,太多人沒搞清楚,十二年國教的設計,可能對高中教學帶來極大改變。

 

「目前部定選修和校定選修占課程1 成,未來要增到3 成。」大理高中校長高松景說明,推動適性教育,讓學生可以選擇更多自己喜歡的課,像大學一樣,不必像以前,所有學生上同樣的課。

 

十二年國教最核心的目的,「是改變教學、活化教材、重新點燃學生的學習熱情。」高松景強調,高中目的不是學習系統性知識,而是試探未來、提高視野,增加更多課程供學生選修,會是各校發展重點。他估算大理高中要開出1.5 倍的課程,因此老師需求也是1.5 倍。

 

 

特色高中─未來學習的藍圖

 

本應和十二年國教配套推出的新課綱,目前預定要到107 年才能上路,這個107 年課綱是各高中定課程的最高指導原則,基本精神是必修減少,增加選修,配合學生個別差異。

 

理論上,各個高中因此要經營自己的特色課程,不再全科都有、全科普普。

 

高松景是課綱委員,大理高中是台北24 所特色課程試推高中之一,高松景說明,以大理高中為例,由於臨近台北市華江雁鴨公園及溼地,溼地加文創,成為大理高中經營的特色。

 

讓各高中有特色,讓興趣性向不同的學生,選擇自己要的課表,一路接續到大學的科系,這才是十二年國教的大遠景,未來學習的藍圖。

 

 

多元選擇,適性揚才

 

先進國家早在發展特色高中,以紐約市為例,市內的萊曼學院美國研究高中,最強的課程是美國歷史及人文;布朗士科學高中攻科學、數學;布魯克林拉丁

學校經營古典文學藝術、拉丁文課程。這些特色高中非常搶手,錄取率只有個位數。

 

南韓的教改也走到這一步。特殊化高中專精的領域包括卡通、動畫、餐飲、視覺產出、觀光、鑑賞、珠寶鑑識;特殊目的高中則是就傳統學科分類各取重點,例如:科學、外語、藝術、體育、國際事務。

 

這些琳瑯滿目的課程,讓多元學生找到自己的興趣。台灣特色高中很知名的是開平餐飲學校,這幾年大熱門。理論上,例如建中、北一女這樣的高中,就適合發展數理類科。

 

這樣的大遠景,才能重新點燃多元學生的熱情。中華適性教育發展協會也順著這個大潮流在推動新的教育。理事長王立昇指出,適性教育是十二年國教的核心價值,而真正能成就孩子的唯一途徑就是要讓孩子能熱情學習、適性學習,而非過於理想的快樂學習。

 

那怎麼樣會有熱情呢?王立昇表示,要多鼓勵孩子築夢,協助孩子找到自我的期許與性向,再引導孩子走上築夢踏實的路。做自己想做而又有意義的事,就一定會有熱情,再輔以成就感的激勵,適性揚才的目標才能達陣。

 

 

執行瑕疵多,抗議聲浪不斷

 

不過,剛上路的十二年國教,出了一些離譜的事,家長為了孩子的權利受損,批評聲浪很大,針對幾個細節向教育部不斷強烈反應、抗議。

 

舉幾個例子:某縣市比序規定擔任幹部可加分,結果有家長會公然公布,家長如果捐30 萬,可以提供孩子幹部職位,變成有錢有勢的孩子能上榜。或者,為了讓更多學生符合「擔任幹部可加分」的規範,結果班級出現便當長、電燈長、垃圾長等新「幹部職務」。

 

還有,某國中學科成績第一名的學生,因為體適能分數不夠,在第一輪落榜,後來他去考指考,考上榜首。

 

 

先特後免,或先免後特?

 

教育部的某些堅持,也讓家長不滿。全國家長會長聯盟召集人陳鐵虎表示,八成的家長反對十二年國教制度,家長要求先特後免,讓成績前15%學生先落定,他判斷台北市有五、六成的學生會參加特招,但教育部堅持先免後特,原因是如此才能就近入學。

 

免試入學強調免考試,家長擔心影響學習。「我女兒班上大概只有五個學生在念書,有一半數學不及格,大安區的國中喔。」周美里認為,十二年國教是滾動式改革,天天改,學生被灌輸的觀念是再也不必念書了,認真學習的態度沒有了。

 

家長最常糾葛的還有「公平性」,申論題評分不公平,那就都出選擇題;會考比序不公平,最好改回考基測;成績分班不公平,那就考100 分的同學和考10分的同學上一模一樣的課……。

 

這樣的公平,把教學又逼回「將學生當一模一樣的教」。但是,「表面的公平會讓真正的人才出不來,要公平,考試的方式內容科目都受限制。」王立昇分析,申論題是高層次的思考,可以訓練學生、辨識學生,但現在為了「公平」不考,學生很被動的在四個答案中挑一個。

 

「如果不能完整教學及培育學生的學力,制度再公平又有何意義?」成功高中校長李慶宗提醒。他認為,精英高中應跳脫團體考試、獨立招生,讓資優學生集中培育,但教育者無法擋住家長的壓力,想一步到位很難,改革或許要花個5~10 年,才能做到有價值。

 

另外,也不是每個家長都不贊同改革。台北市高中學生家長會聯合會常務理事王熙隆表示,十二年國教想法是好的,只是執行上有問題。有些家長太激進、上媒體控訴,造成其他家長恐慌,一直吵,對的都會變成錯的,制度上有漏洞就補漏洞,不是全部推翻,鬧的人有糖吃,成反效果。

 

 

學生程度差異大

 

十二年國教改革,希望家長和學生不要分分計較,要模糊學生分級的界限,這效果在第一屆實施後開始出現,但因第一屆制度設計,造成分級差距過大,帶來後遺症。

 

高松景指出,過去一個PR 就是一個學校,成績最高的學生PR99 的進建中、PR98 的進附中,分界很清楚,過去大理高中學生PR 在78~80 之間,十二年國教第一屆進來的學生PR 差距大,竟在60~80 之間。

 

學生程度差異大,這在教學上給老師帶來挑戰。

 

Jennifer 是第一屆學生,她說,班上學生成績落差大,老師用哪種程度教都有問題,不少成績較後面的學生聽不懂,老師會簡單化概念再講一次,花掉不少時間,其他同學就等,老師選擇教學程度,最後只好取最大中間值的。

 

那到底該為哪個程度的學生教?「不應為了85%的學生,放棄15%的學生;也不能為15%的學生,放棄85%學生,」陳鐵虎認為,十二年國教不應「消滅明星高中」、追求人人平等,明星學校還是要存在,日本、韓國都有,為了國家競爭力應該要有明星高中,讓優秀的學生集中受教。

 

 

重新思考教改的最終目的

 

讓高中各有特色、供學生選擇,是個兩全的作法。

 

理工類科強的學生集中在一起,喜歡手做烹飪烘焙的一起,想學修車技術的一起,這樣教學有特色、老師教法能適應最多的學生、學生能按個人興趣就讀,皆大歡喜。

 

107 年新課綱,正是朝這個方向前進,從十二年國教自103 年實施、到配合107 年新課綱推出,這中間幾屆的高中學生和家長的確是處於空窗期,要忍受之間所有的變動、過渡措施。然而,差異化學生可望接受到適合個人的教育,這不就是教育改革要追求的大遠景?

 

教育改革吵吵鬧鬧、被批評得體無完膚,但誠如成功高中校長李慶宗所說的,「問我台灣這一路來的教改到底對學生好或不好?我會說整體是好的。」他指出,各種新式、有創意、活潑的教學紛紛出現,這不就是教改的最終目的?

 

大的方向是對的,中間的瑕疵是有的,家長和學生要不要容忍其間的各種不便及不悅?這值得想一想。

 

 

Photo:istock, CC Licensed.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