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聽到兒子說:「I hate you, mummy!」

父母必須充分認識到孩子的大腦仍然在發育中,在這個成長發育的過程中,他們需要我們的小心和精心的呵護,他們需要我們包容和指正,他們更需要我們可以有能力控制自己的情緒。
  • 藍汐
  • 2016-09-05
  • 瀏覽數12,177

第一次聽到7歲小孩說:Mummy, I HATE you!

去年9月,剛剛滿7歲的谷謙,在他和妹妹的臥室,非常生氣的大聲說了一句:Mummy, I HATE you!

這是我第一次聽他這樣說,我不敢相信我的耳朵,我的心中頓時充斥了很多的負面情緒和想法:這樣的傷人心的話語不是青少年才會說的嗎?

我的谷謙才7歲,他怎麼可以說出這樣的叛逆的話,我到底做錯什麼了,讓他這麼小的年紀就如此心懷仇恨!我覺得我的心在滴血,我感覺到一股怨氣直衝入大腦,我的臉頰因為生氣而感到灼熱。

我從洗手間快速走出來,走到谷謙面前,兩眼憤怒而兇狠的盯著他,一個字一個字的從我嘴裡吐出來一句話:What did you say?

我發現我的音量沒有提升,但是整個聲音是顫抖的,我被我自己的聲音震撼了一下。

谷謙沒有回答我,他顯然也被我的反應震住了,他垂下眼睛不敢看我,然後嘴巴一憋,眼淚就嘩啦啦的流下來,他開始倒在地上很大聲很傷心的哭起來,一邊哭一邊說:Mummy, you never listen to me! You are the worst mum in the whole wide world!!

說完之後,他更大聲的哭鬧,並且開始一邊哭一邊在地上打滾。

 

無形中成為「最糟糕」的母親

我的理智線一根一根的在斷,我盡量控制住自己不要發脾氣,也不要大吼,所以我告訴我自己:不要發火,深呼吸!深呼吸!!但是我有點克制不住自己的音量,我開始高聲的數落他:我叫了你不下十次,要你過來刷牙,你都不聽我的,我給你最後通牒,如果你再不過來,你就要被罰坐,然後你就告訴我你恨我,我是世界上最差勁的媽媽,你知不知道這樣很傷我的心?我要你馬上給我道歉!

谷謙不再說話,但是哭聲更高亢更歇斯底里,在地上打滾的速度更快,他是真的非常傷心,眼淚一直流個不停,他為他有一個世界上「最糟糕」的母親而痛哭流涕,最讓我生氣的是他竟然拒絕道歉。

於是我命令他馬上到處罰區「naughty corner」去罰坐,得到的答覆是堅決和生氣的「NO」,我們兩個人拉鋸了很久,期間我還大力的把他從地上拉起來,然後推他出去房間,強制他去naughty corner」, 他用他7歲男孩的小小的身體、傾其所力的抵抗我:堅決不離開他的房間,堅決不給我道歉,堅決不去坐naughty corner」,在這個拉鋸中,我的火氣變得越來越大,最後我完全忘記了自己給自己的承諾:不管什麼情況,不要對孩子發脾氣和大吼大叫。

我失控的又吼又叫,下定決心一定要將這個不知好歹的小惡魔抓到naughty corner」,讓他好好反思自己的不良行為。

最終結果?我先生加入了這場拉鋸戰,他幫助我將谷謙「抓」到了我指定的naughty corner」, 強行要求他在那兒罰坐7分鐘,每一歲罰一分鐘,所以7歲的谷謙需要罰坐7分鐘,我也如願以償的得到了一句:「I am sorry, mummy.」 儘管他說得不情也不願。

 

逼迫孩子的辦法都不是好的辦法

事隔一年,這個事件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當時心中的憤怒、悲傷、難以置信都早已化為一笑了之,我可以理解我當時的情緒,我也原諒自己在那個事件中的不理智和大吼大叫。

但是如果時間可以倒流,我會用一種完全不同的處理方式,我不會用那麼激烈的反應和一個小男孩對抗,我也不會逼他一定要和我道歉。事實上,那個事件之後的最大改變是,我逐漸不再實行那個我用了多年的「naughty corner」的罰坐。

谷謙是在他五歲那一年從英國回來台灣的,在英國我從來都沒有看到過任何的父母打過小孩,我自己在沒有小孩以前就下了決心:我絕對不會體罰孩子。

我明白孩子來自於父母,但是他們不屬於父母,他們都是獨立的個體,身為父母的我們需要尊重自己的孩子,我們沒有權利用武力處罰任何人,當然也包括我們自己的小孩。但是,無論是英國小孩還是台灣小孩,他們都非常的調皮搗蛋,經常用行為挑戰父母的理智線。

我在英國的時候,有一個很受父母喜愛的節目叫做「Super Nanny, 主持人的名字是:Jo Foster, 她教導我們這些年輕的新手父母,小孩子失控的時候最有效的方法是讓他們去「naughty corner」罰坐,根據年齡來決定罰坐的時間,讓他們在無人陪伴的角落冷靜下來,反省自己的種種劣跡,罰坐時間結束後,父母會和孩子耐心解釋罰坐的原因,然後孩子必須道歉,父母一定要擁抱跟親親孩子hug and kiss,雙方重歸於好。

聽上去非常棒,對不對?這個節目做了很多集,每一集都是情緒崩潰和完全失控的孩子,在「naughty corner」 罰坐之後,每個孩子都恢復平靜,變成了天使,這個節目中罰坐的方法簡直就是靈丹妙藥,我和很多其他新手父母一樣,對這個方法趨之若鶩、深信不疑。

只是,那一個特別的夜晚,我在大聲質問谷謙為什麼說「I HATE YOU」的時候,他的眼睛裡的無助、疲憊、無辜和純真,觸動了我心靈中最敏感的部位,那天晚上我一直反省自己:我看到的是谷謙最不可愛的時候,但是這個時候的他最需要的是我的理解和愛,而不是我的強烈反應和被處罰。那天早上他5:00不到就起床了,因為他很興奮要和同學去小巨蛋溜冰,下午我們全家一起去游泳,吃晚飯的時候他就已經累得想趴在桌子上睡覺,所以當他說這句很傷人話語的時候,是他筋疲力盡一觸即發的時候。

他從來沒有說過這句話,當然他也不知道這句話的傷害性,我其實可以和他好好溝通,告訴他我聽到後的受傷感覺,而不是生氣的回應。

第二天,我有和他單獨聊一聊,我告訴他我努力學習做一個好媽媽,媽媽仍然有很多的地方需要改進,但是你的那一句話讓媽媽很難過也很生氣,媽媽是一個有感覺的平常人,HATE是一個很強烈的情緒,媽媽沒有辦法在第一次聽到你這樣說的時候,可以好好的和你溝通,我不應該對你大聲的吼,我向你道歉,我希望你以後不要再說這麼傷人心的話,好嗎?我的這番話換來了谷謙一句非常真誠的Ok, Mummy. I am sorry for hurting you.」(媽媽,我很抱歉傷害了你。

當父母是一門學問,當一個你希望孩子可以擁有的優秀父母,是一個需要我們不斷提升自己EQ的修身養性的過程。我的工作是和很多的孩子打交道,我提倡愛與尊重的育兒理念,我閱讀了很多的關於孩子心理和大腦發育的文章,我教育我的員工和孩子家長必須要有同理心和耐心,我從來沒有打過我的孩子,但是我在去年這個事件之後才開始領悟到:我實行了多年的naughty corner的罰坐是行不通的,心平氣和的和孩子溝通,告訴他們語言可以像利器一樣傷人,告訴他們大人也是有情緒的,我們和孩子之間的連結「connection」會比處罰孩子要有效果很多!能夠實現這個connection的前提是,我們充分認識到孩子的大腦仍然在發育中,他們需要到20歲左右才發育完成大腦最高級的部分,在這個成長發育的過程中,他們需要我們的小心和精心的呵護,他們需要我們包容和指正,他們更需要我們可以有能力控制自己的情緒。

我沒有想到谷謙小小年紀就會說HATE,我也沒有想到我聽到之後的反應會那麼的激烈,我更沒有想到我會因此有機會反省自己的處理方式,從此用連結「connection」取代「naughty corner」處罰。

偶爾,谷謙還是會脫口而出:「I hate my mummy!」但是他會馬上小心翼翼的觀察我的表情,因為他意識到這句話是他不應該說的。

我的反應?我非常心平氣和的回覆他:「But mummy still loves you and I will always love you. You shouldn’t hurt me again.」(但是無論如何,媽咪都很愛你,而且我會一直愛你。所以你不應該再講這樣傷害媽咪的話。

我想,這一年我又成熟了不少。

執行編輯:王穎勳、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