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大小事情、突發狀況,都要讓孩子學會自己處理

阿姨要生產了,中學生嘉明急著要叫一輛計程車,他好急,一直叫不到計程車,萬一阿姨等不及在家裡出生了該怎麼辦?家裡沒有大人,一切都只能靠他了。

文/陳啟淦

嘉明睡醒時,已經兩點多了。無聊的下午,他拿出英文單字來背。忽然聽到細細絲絲的哀號聲「哎唷!哎唷!」他走到客廳,聽到是從阿姨的房間傳來的,他心中大駭,不知發生什麼事情,又不敢貿然到阿姨的房裡。

他在客廳跺著方步,焦急得不知該怎麼辦,後來終於壯起膽子來,去敲一敲阿姨房間的門。


「阿姨!阿姨!」

「阿明,你進來。」

他輕輕推開門,房間內陰暗,阿姨躺在床上,臉色十分蒼白。怡君在她旁邊,慌得不知所措。


「阿明,我……快要生了,你打電話叫你阿爸快回來。」阿姨虛弱地說。

嘉明趕緊到客廳,慌慌張張地打電話到公司,公司的人說他下去坑道裡,沒辦法接聽,立刻掛斷了。

嘉明跨上腳踏車,衝向火車站,到了車站前的小廣場,竟然空蕩蕩的,他好失望。不搭計程車時,計程車滿街跑,要搭時連一輛都看不到,全都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好急,叫不到計程車,萬一等不及在家裡出生了該怎麼辦?爸爸不在家,我又沒經驗,該怎麼辦?

停好腳踏車,走向車站求援。他希望是林大哥的班,進去車站一看,是站長在上班,他的心涼了半截。站長看起來老是冷酷無情,不苟言笑。

「小朋友,你來搭火車?」站長主動對他打招呼,他感到意外。
「站長好!」
「今天來當義工嗎?」
「不……我姨媽快要生了,找不到計程車…… 」
「不早說,我們這裡有幾家特約的計程車行,萬一旅客有需要,我們可以代為服務。」

站長打開抽屜找簿子,一面問嘉明家的地址。電話號碼找到了,站長親自打電話。電話打通了,交代完畢,嘉明心中由衷感激。找不到計程車是一件極為扎手的事,小嬰兒生在家裡怎麼辦?站長的一通電話就解決了他的難題。

他趕快騎車回家,阿姨和怡君已經準備好住院的東西。不到十分鐘,計程車就停在他家門口,三個人一起上了車。

到了蕭婦產科門口,嘉明扶姨媽下車,姨媽的叫聲引起護士的注意,出來協助姨媽。經過一番折騰,好不容易將她帶到病床上。

「怎麼現在才來?孩子都快出來了。」護士責備說。

不到二十分鐘,小嬰兒的頭就探出來了。

在醫院裡幫不上忙,他對怡君說:「我去找阿爸。」

他搭火車回五堵,回到家,再打電話到礦場找爸爸。那個人接了電話,大喊幾聲爸爸的名字,過了幾分鐘就回應說不在,電話就掛掉了。

他越想越氣,礦場的人明明敷衍了事。他騎著腳踏車去找。他曾經去過礦場兩次,一次是爸爸上班太匆忙,忘了帶便當,另一次是有急事去礦場找阿爸。他不愁找不到人,那些礦工一半以上都認得他。

他的兩條腿用力踩著踏板,腳踏車跑得飛快,衣服被風吹得鼓鼓的。心中只想早一點見到阿爸,把好消息告訴他,讓他早一點到醫院看看新生的女兒。

終於看到礦場辦公室了,他騎得氣喘吁吁的,胸前起伏很大。

放好腳踏車,他衝進辦公室,一個老頭子抬起頭來。

「你找誰?」
「劉進泰。」

他看看手腕上的手錶。「這個時間在浴室,浴室在哪裡,知道嗎?左邊進去一直走就會看到。」

「謝謝!」浴室並不寬敞,他得穿越過許多赤裸身體才能走到後面那間。到了那一間,五、六雙眼睛同時投向他,要找出哪一位是他阿爸並不容易,正躊躇猶豫時,他阿爸走向前來問他:「你來這裡幹什麼?」

看到裸身的阿爸,他窘得想鑽到地下去。「是……阿姨……生了。」

「不是還有一個禮拜?」

「小孩子等不及了,提早出來叫阿爸。」嘉明說。

「剛出生就會叫阿爸,阿泰,你生的孩子是天才喲?」一個在洗澡的男人插嘴說話。

「等我沖一沖,馬上好。」阿爸又對其他的人說:「阿財,你跟領班講一下,老婆生了,我提早下班哦!」

「好啦!好啦!趕緊去。又不是第一次當爸爸,緊張什麼?」

嘉明到浴室外面等,不到五分鐘就看到阿爸出來,一面走路一面扣衣服的鈕扣。
「在哪一家醫院?」
「汐止蕭婦產科。」
「我載你去。」
「我的腳踏車呢?」
「先放這裡,明天我再載你來騎回去,放這裡不會弄丟。」

阿爸跨上摩托車,嘉明跨上後座,車子飛馳在山谷間。山路顛簸不平,阿爸騎得很快,嘉明差點兒飛出去,他只好用力抱緊阿爸的腰。長那麼大,第一次感覺和阿爸的距離那麼近。

摘自 陳啟淦《月夜.驛站.夜快車》/聯經出版

Photo:Stuart Seeger,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