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髒髒的食物真的髒嗎?(下)

21世紀的如今,我們可以看到一些轉變:身體之內的,有越來越多未解的疾病,所以我們開始追求回歸自然的生活,卻因為長期以來對人工食品的印象,反而對自然生長、自然敗壞的食物感到陌生、無法分辨,所以好髒髒這件事要慢慢拿掉,因為凡是自然的東西沒有髒的,那是自然的一部份,回到食物也是一樣的。

我們和生態是合而為一的

Discovery channel曾經公開一名記者與愛斯基摩人共同生活六個月的點滴,冬季時天寒地凍,暴雪肆虐,獵物也相對稀少,愛斯基摩人無法出外覓食,必須在夏季備齊一年的食物,在他們眼中,馴鹿是上等食材,一旦發現馴鹿的蹤跡,他們便會在一旁安靜埋伏,伺機靠近,馴鹿就在遠處的雪原上,只有小小的幾個黑點,可是敏捷的馴鹿憑著視覺和氣味,一有騷動便迅速奔逃,所以早期狩獵非常辛苦,等待許久可能一無所獲,但是愛斯基摩人仍然必須繼續尋找獵物,否則家裡的老人小孩都還在等待食物歸來。

所幸,跋越到更遠的地方後,終於獵獲一隻,他們當場土宰,不浪費任何部位,肉、內臟、骨、皮毛,都各有其用,甚至連鮮血都可以生飲,一來是尊重生命;二來是沒有能力浪費,因為在冰原上取得營養素不易,所以全面利用食材的觀念和技法祖祖輩輩流傳下來,他們所傳授的,不只是生存技術,還包含了整個冰原上多年來的歷史文化,以及與自然的連繫。

愛斯基摩人在土宰之前,會先唸誦一段感謝與祈禱文,向天地,以及這隻奉獻軀體餵養他們的動物致謝,因為動物有自己的下一代要育養,卻成為愛斯基摩人育養下一代的食物,為此,他們萬分尊敬與感激。

對愛斯基摩人而言,一個夏天,只要狩獵三至五隻馴鹿,即可供給一個家庭度冬,他們不會過度捕獵,若過度捕獵,生態無法永續,在一片糧食缺少的雪原上,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可能明年就會有人因此餓死,也會有動物找不到食物,他們在維繫自己家庭的生存時,也顧慮他人與其他生物的生存,他們不是學習生物學之後才明白生態平衡的重要性,而是他們在那裡世代居住,徹底洞悉人與自然密不可分的關聯,而學會尊重生態循環的規律,唯有如此才是活下去的方式,在其他與自然環境建立相依關係的族群身上,也會看到這種現象,他們生存的根本,正是來自於尊敬自然。

肢解好後,愛斯基摩人將馴鹿的屍塊與屍骨收拾好,朝著迢迢的家路返回,潔白的雪地上留下一灘鮮血,融入冰雪之中,一場非常神聖的生存之戰與儀式就此結束,這名記者目睹這個過程,像是碰觸生命中非常深的東西,說道:「在冰原上,是靠消耗一個生命來讓另一個生命得以延續。

這句話震撼我心,細想,這真是真理。

在整個生態系中,不正是這樣循環的嗎?一個生命的消失,就是另一個生命的繼起,馴鹿的死,讓愛斯基摩人活了下來;某一天這個愛斯基摩的獵人死亡、腐化,成為土壤裡的養分,養活了一株在夏季冒芽的草;這株草供給一隻草食動物的能量;草食動物再成為肉食動物的能量…。

也許在幾年後,我已死去,原本在我身上的某個碳,會在三百年後供給一隻牛的毛髮結構;也許再過三百年,那隻牛毛髮上的碳,會重組於一朵花的蜜上,如此延續下去,若將地球獨立來看,會發現物質循環使整個生態系得以生生不息,也是人類繼續生存的力量,所以食物被其他生物咬食、分解、腐化,是正常的,也是應該的,當食物不能被其他生物分解,那也許意味著,不能被人體分解,因為那是完全超出自然循環的東西。

 

凡是自然的東西沒有髒的

我們從猿人演化至今,產生科學、工藝、技術與思想等,確實,知識讓我們建構了自來水系統,新的醫學科技也降低了死亡率,但即使人類創造了這些文明,我們仍然不可能與自然完全切割,我們的演化是跟隨自然的,從來不是跟隨那些人造的東西而演化,我會叫髒的東西反而是那些人造的東西,人製造的汙染、染料、化學提煉等,這些物質在過去的生態系中從未出現,對生態系而言是新興且陌生的,處理新的物質本身就會面臨一些問題,比如莫名其妙的疾病,因為身體根本不知道如何處理,也許我們要再等一億年才能自然演化出可以消化塑膠的身體,也許根本不會有這一天。

如果從近代疾病的數據來看,沒有確切的證據指出吃了一口人工添加物之後,過二十年會得癌症,但當我們看到全球數十億人口越來越多人這樣吃、這樣生活;越來越多人有莫名的疾病,我們是否應該保守一點?

過去的社會,在身體之外的,有越來越多開發與建設;身體之內的,有越來越多人造食品。21世紀的如今,我們可以看到一些轉變:身體之外的,有越來越多環境汙染;身體之內的,有越來越多未解的疾病,所以我們開始追求回歸自然的生活,卻因為長期以來對人工食品的印象,反而對自然生長、自然敗壞的食物感到陌生、無法分辨,所以好髒髒這件事要慢慢拿掉,因為凡是自然的東西沒有髒的,那是自然的一部份,回到食物也是一樣的。

 

食物是有生命的,只有生命才能滋養生命

現代人多購買外食,這就進入了經濟貿易的問題,食物會長蟲、腐壞,是正常的,如果要解決這個問題,就必須使用一些方法延長食物的享用期限,以降低成本風險,所以當群眾的生活和經濟模式都演變成這樣,自然而然會習慣食物的保鮮期可以很長,放久風味不變,但如果連蟲子、細菌都不愛吃,卻要進到我們的身體裡,我們難道不必再想一想?

朋友曾經提過一個笑話:「去餐廳時,如果看到廚房有很多蟑螂,表示他們很懶惰,不勤於打掃;如果一隻蟑螂也沒有,那你最好小心。」蟑螂都不吃了,人怎麼吃?

所以不要過度認為髒是可怕的事,食物是有生命的,只有生命才能養活我們,當一個生命被消耗在其他生命的使用上,而進入生態系的循環之中,食物自然會吸引蟑螂、螞蟻等生物;會被微生物分解、會腐敗。

以前我逛超市都會挑保存期限最久的,對待好商品的態度,也是超過保存期限三天還不會壞才是最好的,如果提早腐壞,我會認為這是劣質的廠商、劣質的商品,但現在我看到壞掉的東西已經不會生氣,因為我知道這才是合理的食物,合理的食物就會有正常的生命週期,不會是一個如同標本般永不腐朽的東西,現在若看到爛的、壞的部分,我會截掉、丟掉,繼續食用尚可食用的部分,我的身體也透過食物與自然調節,自動產生適應自然的能力,我的孩子也被教育成如此,如今她們已能自己判斷食材的狀況。

19世紀前後的文明發展,人類發現自己是萬物之靈;20世紀,人類開始自食苦果,所以鐘擺正在慢慢往回擺,知識給我們力量,但不要濫用知識、不要妄自尊大,在阡陌交織的生態循環和歷史演變中,我們應該謙卑一點,才能更全面地認識自然、認識食物、認識自己究竟吃下了什麼。

 

Photo:Lauren Hammond,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王穎勳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