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養午餐大對決,你的孩子在哪一邊?

我們的孩子,需要一個能煮出讓他也直說「太好吃了」的校園廚房!

營養午餐大對決

「超.好.吃.的!」孩子們在遊覽車上七嘴八舌,細數回味剛剛吃到的每一樣菜色,不敢相信這只不過是一所普通公立小學提供的營養午餐。

去年5月,大女兒的國樂團應邀至日本大阪的小學做交流,老婆出差中,於是變成我這老爸陪同隨行。日本學校整齊的秩序自然不在話下,但是讓這群小孩反應最大的,居然是那天吃到的營養午餐。

「那我們學校平常吃的是什麼東西啊?」矛頭指向自己學校的營養午餐,於是大家開始圍攻車上同行的訓育組長。

真的這樣難吃嗎?於是我找一天去看了看傳說中的營養午餐究竟是怎麼樣的。接近中午時分,餐車戴著午餐抵達後,分別放置到每個教室的中間專屬寶座,等著小朋友中午鈴聲一下課就能享用,每人拿著自已餐盒,取用自已想吃的量,有清炒小白菜、蒸蛋、紅燒雞肉、糙米飯加上水果--小番茄,我等到所有小朋友拿完後走近一看,會不會出現拿光光呢?餘下的菜,最後下場就是當廚餘了! 至於好不好吃,那再偷偷問女兒好了……………..。後來發現二或三個教室之間會有個小小的蒸飯箱,好奇的打開一看,零零散散就三四個便當!自已帶便當的小朋友果然很少了。

看看圖片吧!或許您會更明白我所指為何?

(圖說:外處送來的營養午餐,在各教室門口等待被餵食的小冰友們!)

(圖說:吃午餐囉!今日午餐好吃嗎?廚餘看來會挺多的!!)

 

三校共廚的真相

說到這裡,我這個遲鈍的家長才猛然想起,當初確實有一張通知單,要我們勾選「三校共廚」或「外包團膳」。原來,學校的營養午餐模式是「三校共廚」,也就是三間小學共用其中一校的廚房,這麼做的好處當然就是可以節省設備和人力成本;而壞處就是,廚房必須一大早開始烹飪才能煮完三間學校的需求量,那有些小朋友一定會吃到較長時間放在保溫箱、跨校運送後,色香味盡失的飯菜了,後果就是如新聞媒體中曾出現的,「北市百所學校一日丟掉近10噸的廚餘!!!」

當媒體報導米飯工廠在白飯中添加保鮮劑,供應給高屏地區15所學校營養午餐及團膳業者時,我一點也不意外工廠使用化學藥劑這件事。

簡單的常理判斷,工廠要供應數千人的午餐,它不可能購入幾百台蒸飯機集中在上午11點把飯煮好,工人下午2點就下班。這絕不是最符合成本的做法。有效率的方式應該是延長工時,讓工人早上5點開始上班,只用幾台機器,輪流煮好每間學校的白飯。

但這時必須克服一個難題,食物天生是不安定的,所以東西放久了會酸掉、會長霉、吃了會拉肚子。當需要保存時間一拉長、運送距離拉遠後,只能透過兩種方式使食物安定。一種是「物理方法」,就是降低溫度,全程冷藏運輸,但是為了保護白飯這種平價的東西,溫控設備的成本太高了。所以採取的一定是另外一種,也就是「化學方法」:以保鮮劑抑制微生物生長,讓細菌不能吃。

當米飯工廠為了克服長時間保存食物而添加合乎規定的保鮮劑,完全合理,一點也不意外。真正讓我意外的是,我們為何終於會走到這一步,連簡單煮一鍋熱騰騰的白飯,都要交給外包工廠去做?回顧一下可參考上下游新聞市集此篇「營養午餐白飯添加物事件 六大面向釐清問題

 

對於午餐的反思

知識令人上癮,像是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我們正在失速地奔向一個不需要識別食物滋味、不需要多元料理,只要科學告訴您這一切都足夠衛生、足夠安全(吃了不會死),你和你的小孩就可以吞下去的工業化飲食觀念。

但是,這真的是我們要的生活選擇嗎?這樣對待食物的超高效率分工,是不是有點走火入魔了?

從什麼時候開始,煮鍋白飯成為難以達成的,甚至對一個家庭、一間學校都是不可能的任務,以致於我們必須依賴工廠集中供應?

回到那日我們一行人參觀日本小學的時候,經過廚房,我探頭往裡面看到了大約7、8位阿姨正在料理學童們的餐點。據了解,裡面的食材多半來自已學校周圍的農友,在地人種植作物給自已或鄰居的孩子們吃,也是一種連結,可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又想起以前大女兒幼稚園的午餐,也是由一位阿姨在幼稚園的廚房中全力包辦。

相信某個記憶裡,你會和我有一樣的發現;民國六七十年代,當我小學畢業的時候,學童人數愈來愈多,學校正在蓋新的教室。等到民國一百年我女兒就學時,大量少子化而空下了一堆教室。學校開始活化閒置空間,把它們改成才藝空間、音樂教室、美術教室、自然教室、社會教室。

能夠有多元的教學場地,這是一件幸福的事,但同時,我們得到的訊息是:學校沒有廚房。

如果您看到這裡,也開始覺得有點不太對勁,身為一個家長能夠做到的最低限度的改變,就是請寫一封信給你孩子的學校,讓學校知道:「我們的孩子,需要一個能煮出讓他也直說「太好吃了」的廚房!」

 

Photo:Webvilla ,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王穎勳、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