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際的連結與存在的理由,來自餐桌

下廚吧,好好做一道菜,讓人們聚合,這種聚合的力量會在幾十年後依舊影響你,也影響那些品嚐過的人。

作者/張駿極

假日的廚房,不知是我帶領女兒,還是女兒影響我,我們開始活動於這個充滿不同食材氣味的空間,烹調食物的同時,我們的關係也在流轉。我會讓她捏一捏食材,給她不同品種的橘子品嚐,她可能會說某個品種有特殊的味道,她描述;她觀察,她在觸發屬於她的感知,也在累積從我的父母身上延綿而來的味覺記憶和家族情感,還有我對她的愛。

我有兩個女兒,在她們身上,我看見一個有趣的現象。

當我在廚房的時候,女兒會在廚房兜轉,她們不一定會做什麼,也許探探頭,也許只是轉,但是她們在我身邊,我會趁機丟一些東西讓她們嘗試和探索,詢問她們:「這個加一點,妳們覺得怎麼樣?少一點呢?」在這個過程中,我也在回溯父母與過往的生命經驗。

我在美國待了一年,在英國待了四年,在不同城市汲取新的飲食經驗,但即使我接觸這麼多西洋食物,留在我生命根源的東西,仍然是深化於我體內那份多數由母親建構的味覺記憶,所以當我協助女兒開啟對食材的認識與體驗,她會自己產生對人與文化的詮釋,那本身就具備文化傳承和家庭連結。

 

果膠打了我一棒

談起過去與現今的飲食差異,我發現其中隱藏了社會脈絡的演變。

以前做過柚子醬,用柚子加糖熬煮,熬到水份蒸發產生黏性,但一顆柚子所能熬出的醬量非常少,我很好奇這高成本的果醬如何製成?因此開始翻查市面販售的果醬,發現多數都添加果膠,果膠可區分諸多種類,最豐富也最易於萃取的是青蘋果、柑橘、檸檬等,製成的方法也分天然熬煮與化學合成,添加果膠可使液體濃稠或固化,例如果凍或果醬的製成。在熬煮水果的階段,加入果膠,可加速果醬凝固,亦可有效控制產量,因此被用作是精算與控制成本的材料之一。

我想起以前長輩煮的果醬,在時節當令買了梅子就做梅子醬;買了李子就做李子醬,完全沒有果膠的概念,因此當我熬製柚子醬的時候,自然循著長輩的作法,並未意識到果膠已非常普及,但回頭思索這件事,我問自己:你真正想做什麼?什麼時候該妥協?什麼時候該堅持?這是一個哲學問題,對我來說,我抱持的是永續的角度,人不要過份,不要認為資源是永遠的,要在合理範圍內去思索萬事萬物的運用,這也是為了我的家人。

 

家庭食譜的變化:聚合與疏離都在餐桌上

我的母親有一道拿手菜,將牛肉絲加入多汁的蕃茄中,讓我們拌飯吃,只要餐桌上有那道菜,我一定會胃口大開,我的女兒也是,她喜愛的菜餚和我非常類似,我並不覺得這是單純的遺傳,而是一種情感依歸,當我的母親做菜給孫女吃,她心裡會有種意識:「我兒子喜愛這道菜」,某種程度她透過烹調在心中與我對話,也與我的女兒對話,我相信我女兒在那道菜中必然也感受到相應的情感,這是由食物建構起的代代相傳的力量,我們的家庭食譜也在這些細微的情感中繼續延傳,會在往後的日子影響我的女兒,如同母親的菜餚影響我至今。

對我而言,食物不可被放棄,吃飯也不該化約為補充熱量,它應該具備兩個層面,一是享受食物;二是陪伴。

在不到一公尺的距離看著與自己共餐的人,可以親近,可以分享,你會在那之中找到人際連結與生存的理由,但這份力量在社會演變下日趨薄弱,越來越少的家庭有開伙的習慣,根據統計,銷往北部都會區的農產品,只有20%進到零售市場;80%進到餐廳或團膳,這顯示多數人只有20%的時間會去買菜、做菜、在家吃飯;另外80%的時間,則是選擇外食。

現代人忙碌於生活,沒有時間下廚,即使下廚,也強調簡便快速,久了菜色單一,難以產生餐桌上的樂趣,致使外食率增加,家庭連結也變得淡漠,但不下廚就沒有廚藝,也會失去品嚐食物的能力,不如過去的人有那種直覺足以判斷食物本身的味道,反而合理化且習慣於7-11或化工食品進到家中,這其實是一個很大的危機。

除此之外,由餐桌建立起的人與人的關聯性也會逐漸瓦解,很多社會現象沒辦法在第一時間爬梳清楚,你很難在鄭捷犯案時迅速理解他犯案背後的成因;很難看見社會習慣的改變對永山則夫的成長歷程產生什麼影響,這世界有很多傷害是經過冗長的社會演變所形成的,必須將那些細微的東西放進去:食物放入餐桌上、父母放入餐桌旁、子女放入父母面前、一家人放入一個真正完整的家庭中,才會產生溫度,才有辦法溫和理智地找到人與人的關聯,並從中闡釋各種社會現象的產生。

 

網路食譜的興起:一起下廚吧!

今年,我藉由推動厚生私廚想推廣「下廚的重要性」,根據研究顯示,會讓餐桌產生樂趣與吸引力的即是複雜、特殊、準備時間多、在家中不易做的菜餚,我們將這些菜餚推上網路平台,供一般小家庭選購,當天訂、當天到,回家洗個米、炒個菜,便可開飯,這些食譜也公開於網路上。我們可以發現,近年有越來越多網路食譜,當人們查閱時,可以從中探索食材與烹飪的樂趣與變化性;當人們嘗試去玩、去變化時,不僅是開闢新的飲食體驗與品味食物的能力,也在潛意識中回溯與重塑生命經驗--父親、母親、爺爺、奶奶、接觸過的人、旅行過的地方等。

也許有一天,有個母親吃到我們做的東西,會在某個周末說:「我上次吃的某道菜滿好吃的,我們一起來做做看。」孩子幫忙洗菜,父親幫忙切水果,一同建構屬於這個家庭的味覺記憶,也延伸了各自的味覺記憶,這個社會因而產生一種溫度,讓人可以回家、願意回家,從社會的小單位「家庭」之中去根本地改善變質的社會現狀。

情感是一種文化傳承,當你有那樣的經驗,就有那種感覺,而食物,就具有這種力量。

下廚吧,好好做一道菜,讓人們聚合,這種聚合的力量會在幾十年後依舊影響你,也影響那些品嚐過的人。

 

Photo:Katie Smith ,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王穎勳、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