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髒髒的食物真的髒嗎?(上)

現在,我會讓我的孩子坐在地上、草皮上、海灘上,只要顧及地面的安全,她們想坐在哪裡就坐在哪裡,當她們因為坐在地上而開始接觸沙、接觸草、接觸蟲子與生態,便開始意識與自然的關係,我從孩子身上看見,那有太多身為父親的我所不能給予的。

曾經有個顧客,在我們販售的菜中發現螞蟻,她非常驚恐,向我們投訴,認為我們的商品很髒。

當我們在檢討品檢流程時,我也開始檢討什麼才是乾淨的食物?什麼是髒的?

我想起在我女兒還小的時候,我絕對不讓她們坐在地上,只要是她們可能接觸的地方,我都會隨時拿出殺菌劑或酒精來消毒,如果螞蟻爬過我孩子的食物,我一定拿出殺蟲劑來撲殺,蟲體帶有病菌,是骯髒且邪惡的,怎麼可能讓我的孩子碰到?何況是吃進肚子裡?

但現在,我會讓我的孩子坐在地上、草皮上、海灘上,只要顧及地面的安全,她們想坐在哪裡就坐在哪裡,當她們因為坐在地上而開始接觸沙、接觸草、接觸蟲子與生態,便開始意識與自然的關係,我從孩子身上看見,那有太多身為父親的我所不能給予的,而是唯有自然與她們的身心結合,才能因此觸發。

也許,清潔是必要的,但一味地清潔不一定是正確的,如果我殺光了螞蟻,我的孩子就沒有機會認識真正的食材是會吸引螞蟻的;如果我消滅了微生物,我的孩子也沒有機會明白家人用心做的菜是會發霉的。

 

吃蟑螂的孩子

有個笑話我印象深刻,以前一群新手爸媽聚會,討論孩子到某個年齡便喜歡拿了東西就往嘴裡塞,有個媽媽發現孩子嘴裡塞了東西,竟是半隻蟑螂,另一半已吃下肚,當時覺得噁心,現在回頭看覺得好笑,也發現一些有趣的事情。

孩子還完全不懂什麼是清潔與骯髒的時候,他們和一般生物一樣,依照生物原有的本能,像早期的猿人抓了東西就吃,之後開始被教化成認識何謂清潔?何謂骯髒?螞蟻爬過,不吃;麵包一角發霉,不吃,他們開始適應蟲子不會爬過、菌類不會附生的食物,開始失去判斷食物狀況的能力,也開始無法辨認天然食材與人工食材的差異,鎮日埋首於忙碌的生活之中,活得像一個真正的現代文明人,孩子從小到大的飲食改變,本身就已是一場人類文明的演進史。

但這是正確的嗎?人類從什麼時候開始不吃腐敗的食物

 

其實答案早就浮現了

從歷史的演變中,我們可以發現,世界運行的道理都存在鐘擺效應,擺盪到某個極點後,會再往另一個方向回擺,是世界失衡與平衡的調節過程,衛生觀念也是如此,19世紀之前的年代,正好是衛生觀念慢慢擺向極點的階段。

當時的社會,各種瘟疫多次虐襲,且沒有什麼公共衛生的概念,所以經常錯誤處理染病屍體與汙染廢棄物,比如隨意丟入水中,或者拿來當作戰爭或殖民的武器,用死屍攻擊敵方、以疾病控制被殖民者;除此之外,缺乏對疾病的知識,讓疾病蒙上各種邪說,「上帝保祐」成為束手無策的疾病的解藥,所以一旦「生病」,就是一場「天人交戰」,一場個人與群體之間、患者與常人之間,恐慌的戰爭。

終於到19世紀,霍亂大爆發,人們觀察到霍亂是沿汙水傳染的,尤以貧民窟特別嚴重,這些貧民多半擠在又髒又亂、排水不通或水源匱缺的地方。一開始,這些疾病都是地區性的,之後伴隨經濟與社交活動、奴隸交換、戰爭等因素,逐漸成為世界性的流行病,人們開始理解「人類疾病」與「社會疾病」是一體的,於是掀起了公共衛生與政治制度的改革。

有了18世紀工業革命的基礎,又有對水源汙染影響傳染病的認識,19世紀末,人類終於成功建構自來水系統,乾淨的飲用水,使許多疫情得到控制,也讓人類的平均壽命也從40歲延長至70歲,當法國微生物學家路易.巴斯德(Louis Pasteur)在顯微鏡下發現細菌時,人類以為終於找到一切問題的答案,只要將這些小東西全部殺光,人類就不會再生病,也不會再有這麼多社會問題,所以人類開始將這些事推到極致,生物被一個一個抓來檢查,哪種生物帶有致病力,便極力撲殺,但這些研究者們卻發現:

蟑螂腳帶有病菌嗎?有。

老鼠毛帶有病菌嗎?有。

人體帶有病菌嗎?有。

原來病菌無所不在!這些生物在環境中飛來竄去,沾染各種病菌,根本無法避免,於是,取而代之開始出現人工的東西:以人工方式滅菌,以人工方式生產,以人工方式製造食物…,只要是經由人類之手創造的東西,就是相對安全且乾淨的,將鐘擺推到極致的結果就是,人類過度相信自己的力量、相信自己創造的文明,以為一切都可以控制,大到包容萬物的自然,小到吃進肚子裡的食物。

然而,一則又一則的研究顯示,人類是需要這些病菌的,比如,腸道內若沒有菌類,食物無法分解,人體便無法獲取營養;又比如,常見於鼠和豬體內的仙台病毒,近年用於愛滋病醫療技術的研發上。各種病菌在人類的演化史上,不斷促進人類進化而存活下來,所以病菌並不是萬惡的,一個在無菌子宮內孕育十個月,並在無菌室出生的孩子,能在這個世上存活嗎?幾乎可以想見,這個孩子的身體將無法產生任何力量抵禦環境變化。

當我以為極力清潔是在保護孩子,並且貫徹人類文明時,我發現周遭很多父母也和我一樣,卻忽略順應自然才是生存的法則,而非反抗自然,孩子的身體也在演化,他們必須自然生長出抵禦環境的能力才能順應環境而好好活下來,為此,我紮紮實實上了一課,也開始思索我究竟給予孩子一個什麼樣的環境?

根據一則研究顯示,孩子若與自然環境接觸越少,在不吃手的情況下,越不健康,所以如果適當接觸環境中的病菌是有益的,那麼我們為什麼要為孩子打造一個無菌世界?我們所追求的「無菌」,究竟對我們與孩子有什麼幫助?我們究竟如何在自然環境與人類文明的發展中保持平衡?

 

Photo:Donnie Ray Jones,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王穎勳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