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的事明天再說,今天只要好好愛就對了

懷第一對雙胞胎時,我滿心歡喜,充滿信心。但懷第二對時,笑,僵在臉上,整整失眠了兩個禮拜。我們拿著計算機敲孩子們的保費、學費、褓母費等,然後累極了決定撂開手,走一步算一步,明天的事明天再說,今天只要好好愛就對了,從此,我不太想兩星期後的事。

帶著害怕前進…

在瘋狂追劇一個禮拜後,總算從逃避中有點清醒,我問自己:人要掙扎多久才願意面對現實?才能甘心即使繞道也要邁步前進?

昨晚,孩子們睡著了爸爸才回來,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他新增了一個錢少事多但較有存在感的工作,讓他不如以前自由,而我則是對接下來自己耗時費力的進修計畫整個狂躁發作,他難得主動聊心情,問了我,「我們是怎麼回事?都到中年了,要顧四個小屁孩,都已經怕顧不好了,又沒人拿刀架著你的脖子,怎麼還這麼自討苦吃?」

「啊知?就人生啊。」不要問我,這題太難,就因為想不通,這陣子我也寫不了文章,腦袋放很空,不是和孩子瘋言瘋語練瘋話,整天聊太陽把白雲曬黑所以變烏雲,或誰的大便和馬桶感情最好依依不捨黏在一起;再不然就栽進美劇,直接把我的未來當作是個夢。

他一問,我好像被逮到,變得無所遁逃,也難以融入在眼前美劇的劇情,眼前浮現的是佛洛伊德叼著煙斗似笑非笑的臉。這算求生還是求死的本能?還是人本來就會把自己搞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當懷第一對雙胞胎時,我滿心歡喜,充滿信心。但懷第二對時,笑,僵在臉上,整整失眠了兩個禮拜,計算時間、精力、有多少錢?我們拿著計算機敲孩子們的保費、學費、褓母費等,然後累極了決定撂開手,走一步算一步,明天的事明天再說,今天只要好好愛就對了,從此,我不太想兩星期後的事。

接著,我們買了人生的第一間房子,這次,失眠了一週,計算機再度拿出來敲,租出去、放棄旅遊、多兼兩份工作?行事曆也拿出來,小孩怎麼帶?你接還是我接?怎麼算怎麼排都覺得很緊,連呼吸都變又淺又小心,再度告訴自己,走一步算一步,按照我的習性,只有太揮霍,沒有不能過。

我們不大樂觀,但算是夠勇敢吧!雖然會逃避,但也還算積極;我們有些想要的目標,會害怕會擔憂,當然也要承擔損失,承擔可能失敗的風險。這些,怎麼期待、怎麼調適、怎麼承擔的課題,恰恰好讓人生過得紮紮實實!

往事歷歷在目,一樣的沙發,一樣的兩人,只是這次沒拿計算機和行事曆,戳一下身邊眼睛茫然看著電視的老狗,「我們當他們的父母,這是命運的安排,重疊的這些年,只要為孩子付出,不用為他們搞犧牲,他們本來也不需要為我們人生任何抉擇負責任,你跟我,對他們很好了,想做什麼做下去,對孩子來說,我們做不好還是失敗了,也沒關係,少賺點錢,認栽那叫豁達,如果有點好處,就告訴孩子們那是來自爹娘勇敢追夢和吃苦耐勞的韌性。」

講完,深呼吸,他繼續看電視,我繼續看美劇,只是直接跳到最後一季最後一集,果然,看完結局就會失去追劇的樂趣。

有一天,如果孩子們害怕失敗而對追求理想猶豫不決,我們可以說,「一定會焦慮啊,沒關係,跳下去,感覺害怕還是堅持一下,直到感覺這件事情有點樂趣!」

 

Photo:John Tornow,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