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的故事湯好喝不簡單

在共讀過程中如何回應孩子的反應,看似容易理解,但其實能否真正做到,取決於我們是不是真的能夠放心地放下「大人」的角色。因為唯有放下身為大人的自己,才有可能以孩子的角度看見孩子真正關心的事情。

《親子共熬一鍋故事湯》陳櫻慧 推薦文 

一幅《小西塞羅在閱讀》的畫作,為這本書開啟作者想敘述的氛圍與詮釋。

將孩子視為一個可自主獨立閱讀的個體,除了孩子在行為上能夠自由從事閱讀外,還包括陪伴的大人是不是打從心底相信,他們真的可以沉浸在書本裡的樂趣,而且擁有絕對的思考力;這份信任,影響很大,因為在從事共讀時光的過程裡,也唯有這份信任,才能真正把共讀的層次從「教化」拉到「享受」。

 

紙本與親子互動是無可取代的

幸佳慧老師邏輯清楚地在本書呈現閱讀的樣貌,並拉出許多史料線索,放眼國際政策實行,佐以實證數據,讓讀者能全觀地了解「閱讀」這件事的重要性與意義,而影響孩子對閱讀的認識及感受的,正是大人本身。

隨著科技進步而來的3C媒體,對孩子成長發展所潛藏的危機人人清楚,卻不一定能夠做到推離戒斷,有時以便利之名,順勢進入共讀也是常見的事。但共讀意義,最無法被取代的,亦是紙本與親子互動,所點滴累積的關係。

「閱讀起步走」運動致力把共讀觀念往下推進新生兒的家庭,在許多推廣者的努力之下,嬰幼兒閱讀領域漸漸被接受,但仍在傳統的價值觀與落實的困境裡載浮載沉,能接受的不一定有時間共讀,更別提不相信嬰幼兒聽得懂故事的僵化認知,而即使能接受也能進行共讀者,共讀的方法也需要不斷進化,才能真正做到「享受陪伴共讀的樂趣」,或者更進一步與孩子合適地討論,引導欣賞圖像並正向鼓勵孩子從閱讀所恣意發展的想像。

 

放下大人的角色

重要的事,不容易說,有時就算說了,是否被理解及接受並落實,又是另一件事,但要不要說?還是得說,而且更得努力地說。身為一位閱讀推廣者,從幸佳慧老師的文字裡感受到殷殷期盼與懇切,所描敘的共讀現狀更是心有戚戚。同時,說故事技巧看似簡單,箇中所運用的引導方式一點都不簡單,尤其是看待兒童閱讀本質的眼光,這份眼光所影響的是,在共讀過程中如何回應孩子的反應,看似容易理解,但其實能否真正做到,取決於我們是不是真的能夠放心地放下「大人」的角色。

為了解釋這個重要的心法,所展現出來的共讀差異,幸佳慧老師特地安排共讀範例,讓推廣的抽象概念,能以具體的姿態,增加被讀者理解的機會。

以引導提問鼓勵孩子觀察推敲與描敘,和孩子一起享受閱讀過程的新發現,這種主動式思考所帶出來的結果,比起被動式接收大人給予的答案,更具有在整個過程裡運作的意義,如同閱讀和看電視,也許最後會有一樣的答案,但中間的思考運作絕對是完全不一樣的,孩子從中的獲得也無法量化。

能夠如此深入淺出談論共讀,引經據典架構讀者對兒童閱讀的理解,重新調整親子共讀的姿態,幸佳慧老師融合學術與操作經驗,誠心地盡力用清楚的架構,親切的遣詞用字,還有實際的範例,熬煮成一鍋容易入口又好喝的故事湯。湯裡的精髓,就是我們保留給孩子最珍貴的「愛」,期待這份滋養,蘊育孩子茁壯的成長基底。

Photo:Asja Boroš ,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王穎勳、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