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任何一段關係,值得你一直委屈自己

如果對方因為你保護自己而生氣,這是對方的問題,你不必內疚;拒絕不會傷害人,憤怒才會;不要讓對方的憤怒指使你去做不情願的事情,也不要對此有所妥協;不要讓對方的憤怒影響你的情緒,從而使你也變得憤怒起來,或因此而羞愧;做好這樣的準備—在有必要的時候遠離對方,保護你自己。

文/周維麗


怕傷害別人,只好傷害自己

曉桐是一個自認活得很窩囊的男人。他今年27歲,大學畢業三年了,有份體面的工作,也有一位漂亮的女朋友。表面上他的人生是成功的,至少起步順利,沒有遇到什麼挫折。

但是,曉桐說:「我時常有無力感,為失敗的社交苦惱,為自己的怯懦感到羞恥!」
在和朋友意見分歧時,他總是輕易讓步,敗退下陣。儘管很不情願,事後也常懊惱不已,但卻總表現得彬彬有禮。這種裡外矛盾使他深感痛苦。

他的理由是:「假如我據理力爭,寸步不讓,會否傷害到他,讓他難過?」因為怕傷害到對方的情感,他常不自覺地委屈自己。懷有這種心理的人當然很多,比如我在一次諮詢中碰到的另一名年輕人,他講述自己在感情生活中的糾結:「我和女朋友戀愛兩年了,因為某些原因,我想和她分手,但是害怕會傷害到她,我該怎麼辦呢?」

有些人就是這樣。他們做不出拒絕的決定,是出於恐懼和內疚,而不是理性的分析。他們在社交活動中,儘量表現得服服貼貼,不做反抗,不露出獠牙,是因為恐懼對方的憤怒,或者害怕傷害對方的感情。

這經常是人們在童年時期沒有得到正確的「不」字訓練的後果。從家庭走到學校,或者在十幾年的成長過程中,沒有得到及時的拒絕訓練,沒有積累一定的經驗和形成條件反射能力,就會在成年後表現得手足無措。

然而,任何良好的關係都必須建立在拒絕和選擇的自由之上。德拉格教授說:「我們每年接觸上萬起這類案例,根源只有一個,他們沒有在很早時就確認自己的界限。最關鍵的是,他們沒有經受類似訓練,沒有過拒絕的經驗,由此形成了軟弱性格。」

 

正確的拒絕不會傷害對方


拒絕真的會傷害對方嗎?如果你能夠想像並且平靜地對待「被拒絕者」的憤怒情緒(可能會憤怒,但也可能什麼都不會發生),你可以先為自己設計好一系列的語境:「聽著,我愛你,但是你不能這樣做!」

「嘿,哥們,我知道你很生氣,但我還是要說,我不同意你的觀點。」

「我明白,這很令人遺憾,我們必須分開了,但我是為你好,因為我們並不合適。」

能夠表達自己真實的感受是無比重要的,因為這意味著你開始掌握了處理與他人分歧的原則,也能夠坦然面對生活中各種各樣的挫敗—包括被你拒絕者的挫敗。


你還要明白:

如果對方因為你保護自己而生氣,這是對方的問題,你不必內疚;拒絕不會傷害人,憤怒才會傷害人,這也與你無關;不要讓對方的憤怒指使你去做不情願的事情,也不要對此有所妥協;不要讓對方的憤怒影響你的情緒,從而使你也變得憤怒起來,或因此而羞愧;做好這樣的準備—在有必要的時候遠離對方,保護你自己。

 

怕破壞關係,只好自己吃虧

關係就是資源,代表著未來的機遇。不管是建立一段朋友關係,還是某種工作中的合作關係,在現實中都不容易。正因此,人們不想輕易破壞它。但是在無可奈何必須這麼做的時候,你又會如何選擇呢?比如有人借了你的東西一直不還,當你想要回來時,會怎樣開口?

這時有不同的情況,人們也有不同的反應:

對方和你的關係非常熟,感情也很好,堪稱密友,因此你害怕他不高興?雖然關係一般,你也明確開口了,但對方卻沒有任何表示?

楊小姐在華爾街一家證券公司做翻譯工作,最近就遇到了這樣的事情。她說:「借了同事胡先生六百美元,約好一個月歸還。但時間過去兩個半月了,他提都不提,裝作沒事人一般。我前幾天暗示了一下,他也毫無反應。我該怎麼辦?」

在交談中我瞭解到,胡先生是該公司職位較她高一級的主管,楊小姐不敢得罪他。另外還有一個原因:同為華人,不管是工作中還是生活中,說不定哪天就會用到對方。

所以,楊小姐很為難,不知該採取何種方法,才能既把錢要回來,又不致於傷害雙方的關係。

楊小姐的困惑,很多人都遇到過,有時確實很難開口。人們撇不開臉面,不願意為借錢這種事撕破了臉。但是,欠債還錢是天經地義的,如果對方在乎你們之間的關係,他應該如期主動歸還,否則破壞關係的人是他,不是你!


我對楊小姐提出了三個建議,請她思考:

要回本該屬於自己的東西,應該光明正大,沒什麼好糾結的。你在處理任何事情時,都應該堅持這條原則,不要害怕,也不要因此而尷尬。

如果你已明確開口,對方仍然毫不在意,那麼立刻搞清原因—請對方解釋,然後做出理智的判斷。

假如因為你的拒絕,使雙方關係遭到破壞。我的結論是,這樣的關係不要也罷。


摘自 周維麗《別讓不懂拒絕搞死你》/出色文化


Photo:Jordan Sanchez,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