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期就開始逃避「失敗」,只會失去自我

「不想被人說三道四。」嘴上會這麼說的人,真的很害怕被人指指點點吧。如果媽媽是這種人,不知不覺中這種恐懼感也會深深烙印在小孩子的腦中。被人說三道四一點兒也不可怕。就算失敗一、兩次,只要能大方地認錯道歉,就是很酷的人。這樣的人才能被人記住,得到真正的支持者。這個世界其實遠比你所想像地還要寬容。

文 / 黑川伊保子 

 

放棄害怕「失敗」的母親吧!

因為這一連串的過程,腦如果在幼兒期就被隔絕在「失敗」的體驗外,長大後就欠缺好奇心,無法找到新的命題。而且很容易有大樹底下好乘涼的心態,缺乏霸氣。就算有才華,運氣也總是差那麼一點,老是無法得到應有的成果。

如果你也有這種傾向,很遺憾地是在你人生的起點,運氣並不好。不過現在埋怨父母也沒用了,因為父母也都是為了你好才這樣做的

還好,不論面臨什麼樣的失敗,都可以重來。人類的腦可是唯一可以從頭再來的器官。這種時候就在心中放棄你的母親吧。

這並不是叫你和母親斷絕關係。而是叫你不要再期待被母親稱讚、獲得母親認可,也不要再害怕被母親責怪。

你大概也習慣使用母親的口頭禪了,所以要先捨棄這種習慣。例如,「反正我不可能做到」、「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我明明已經很認真了」、「別丟別人的臉」、「那很難耶」等等。

如果你的母親已經年過五十六歲,她的大腦己經定型無法改變了。做為一個英雄,你只能為母親感到可憐,並心平氣和地告別負面思考的習慣。

如果一回到家母親總喜歡打破砂鍋問到底,不停地追問你的工作,你只要說「我不想在家談公事。在媽媽身邊我只想好好放鬆。媽媽就在旁邊守護我吧!那樣就是對我最大的幫助了」,這樣就夠了。(強調的部分足以讓母親住口)想要逃離希望養出好學生的媽媽,你就不能交一個很會扮演「好孩子」的女朋友,因為她和你是在一樣的環境下長大的。如果你以為她是一位性情溫和的人,覺得在她身旁很安心,不久後你就會發現她會說和媽媽一樣的話。建議你選擇比你自己更容易天真無邪地迷上好奇的對象,而且好奇心旺盛的女孩吧。

 

如果你是女性,就立刻停止當個「好孩子」

英雄不需要察言觀色。

比起那些只想著看別人臉色的年輕人,受好奇心和使命感驅使的年輕人,不知道多受社會歡迎呢。

當個「好孩子」的確很方便:「好孩子」的房間乾淨又整齊,「好孩子」的年輕人參加宴會也會循規蹈矩,「好孩子」的社會人學會事先確定的和諧,懂得合宜的應對進退─表面上的確很受歡迎。

可是如果老是只能得到意料之內的答案,人的腦很快就會疲乏了。反正不論是誰都無所謂。不過認真過屬於自己的人生的人,只會和「做自己」的人往來。

如果孩子從懂事開始,就已經被下了「好孩子」的魔法,那麼本人就很難有這種自覺,所以要先能發現自己被理想主義的媽媽束縛了。特別要小心以下這種類型的母親:「希望別人說自己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年輕」、「講電話時故意提高音調」。如果發現自己的母親是這種類型的人,還是儘早逃開吧。

不過一旦逃開了,反而會覺得「忌憚著別人的眼光過活的母親」實在是可憐又可愛,反而可以溫柔以對,更懂得體恤母親。

 

青春期就開始逃避「失敗」,只會失去自我

孩童時期逃避「失敗」經驗的年輕人,長大後也會因為害怕「失敗」,而有技巧地逃避「失敗」。也就是他會先觀察四周的氛圍,考慮很多後有技巧地行動。

「因為我不想被別人說三道四。」

有一次看到一位二十歲的男性,行為舉止都很中規中矩小心翼翼,我建議他「你可以再放開一點更好。偶爾失敗又有什麼關係呢?那樣會更受人歡迎的。」結果他這麼回答我。

明明還很年輕,卻把自己限制在一個框框內,活得小心翼翼,這樣真的很危險。所謂中規中矩的言行,就是把自己的腦限制在「別人覺得是正確的行動」內,完全不是處於找出真正自我的模式。

而且更糟糕的是,萬一這種小心翼翼的生活,還能受到四周的人讚賞,自己就會以為這就是自己的生存意義。這麼一來,這一輩子都必須活在怕被人在背後指指點點的陰影中。

十五到二十八歲的腦,正處於「社會性自我的確立時期」,也就是處於要了解社會,掌握生存訣竅,確立自我的時期。這個關鍵時期決定了今後你會成為什麼樣的英雄。

在這麼重要的時期,如果你只是忙著觀察四周的氛圍,看他人的臉色,小心翼翼地行動,實在是再可惜也不過了。

因此我特別給了剛剛那位男性當頭棒喝─我也曾經對兒子說過一樣的話。

那是在他國中二年級的時候。那天他因為肚子不舒服,已經比平常晚三十分鐘左右才能出家門,可是雖然他肚子好了,卻還是在客廳裡東摸摸西摸摸,擺明了就是不想出門。我問了他才知道,原來當天第一、二節課是料理實習課。

「現在出門的話,剛好趕上料理做好的時候。就好像我是專程去吃的一樣,我不能做那麼自私任性的事。」

「啥?你在說什麼鬼話?你只不過是遲到,教室裡本來就有準備你的食材。如果你不去,大家用心做好的料理不就要浪費了?給我勇敢地去上學,用心品嚐大家精心的料理,然後盡力幫大家收拾碗筷。」

結果他竟然跟我說,「你是這個世上最自私任性的媽媽,沒資格說這種話!」(驚!)「我也不想被同學說小黑只是來吃的。」「哦!反正你就是不喜歡被人說三道四就是了。你不知道失敗後能大方地認錯道歉,然後再重新挑戰的人,比從來不失敗,看來完美無缺的人更酷嗎?愛說的人就讓他去說吧。說別人的壞話會讓人心情好,就當成是你送給他們的免費服務吧。」

然後我就丟下這個還無法換個心情換個想法的國中生,出門旅行去了。沒過多久,我就收到他寄來的電郵,「媽媽是對的。我現在就要去上學了。」

傍晚我在旅館收到的電郵是這麼寫的,「班上同學都說『小黑能趕上真是太好了,小黑味覺最敏銳,正希望小黑來幫我們試試味道』。今天還好我有去上學。謝謝媽媽。」

「不想被人說三道四。」嘴上會這麼說的人,真的很害怕被人指指點點吧。如果媽媽是這種人,不知不覺中這種恐懼感也會深深烙印在小孩子的腦中。

你懂了嗎?你一定要好好記住,被人說三道四一點兒也不可怕。就算失敗一、兩次,只要能大方地認錯道歉,就是很酷的人。這樣的人才能被人記住,得到真正的支持者。這個世界其實遠比你所想像地還要寬容。

更正確地來說,「真正的大人」是很寬容的。相反地,喜歡說三道四的人,你就別理他就好了。

 

避免「失敗」,那就會喪失「自我」

青春期如果就只想著小心翼翼地生活,無法過屬於自己的真正人生,那麼自己的人生就好像是別人家的事。在經營者的眼中,「自己的人生好像是別人家的事」的年輕人,就好像是棉花堆裡打拳,擔雪塞井。既缺乏好奇心,也沒有專注力,不懂得忍耐。就算進公司很久,自己卻連一個命題也找不到。

不過老實說也應該是這樣,因為這種人就好像待在別人家的客廳一樣,所以他絕對不會主動說「來吧,問題在地板。我們先把榻榻米拆下來吧。」不過一直處於這種狀態,我想最痛苦的還是本人。

本人很難自覺到「自己的人生好像是別人家的事」,不過如果你也有「不想被人說三道四,老是逃避失敗」的習慣,那麼你很可能就有這種傾向了。

讓自己放鬆吧!偶爾失敗一下,讓周圍的人享受一下「說人長短的好心情」吧。就當成這是你給大家的免費服務。

說得簡單,做起來並不容易。長期以來都活得小心翼翼的年輕人,很難立刻鬆懈下來。

如果有緣的話,我建議你交五十歲以上心靈相通的朋友。最好是豁達又充滿好奇心,該放鬆的地方就放鬆的成熟大人。和這樣的人做朋友,可以讓你卸下心防。

如果有緣,也可以去參加這些大人喜歡的社團活動。我兒子小學的時候,常去附近的圍棋會館。我記得當時有一些八十多歲的老前輩們,會陪他下棋,並跟他說:「小兔崽子,棋盤就像是『世界』,現在開始你就要去征服世界。這顆黑子就是你的武器,代表你的意志。來吧,第一手你想下在哪裡?」我也一樣。有過攀山越嶺經驗的大人們,看到現在將要去攀山越嶺的年輕人,心中可是疼愛不已。所以就算你盡情地放鬆,大人們也會用憐愛之心,從旁守護著你的。

無法在自己的雙親身上找到這種安心感的年輕人,也可以從別人身上去找。

電影《女人香》(Scent of a Woman)描繪一位怪裡怪氣的失明退役軍人(艾爾帕西諾飾),和一位多愁善感的大學生之間的友情。電影中有一幕是退役軍人邀請年輕女性跳探戈的橋段─她說「我怕踩錯步,不想跳」,但退役軍人卻說「探戈沒有錯步,不像人生,很簡單。探戈之所以棒,是因為踩錯了就繼續跳,要不要試試?」明明自己雙眼全盲,還邀請年輕女性進入舞池。他告訴我們不去尋找事先確定的和諧答案,而是隨心所欲、聽從自己的感覺行動的美好。

如果在人生道路上能遇上這樣的大人,那真是太好了。是的,我本人也曾因為這樣的對話而得到「人生」。

大學時我曾經因為打工的關係,有緣和某知名寺廟的高僧交談。當時高僧問我,「你為什麼要學習宇宙論?」我告訴高僧,「我想知道這個世間的秘密。這個世間充滿謎團,實在太迷人了。」結果高僧很和善地告訴我,「你的腦實在很棒,因為它想要知道這個世界的秘密。」「對我來說,想知道宇宙謎團的人,比宇宙更為神秘。因為前者更是迷霧重重啊。」這是我人生中第一道引導我接觸「腦」的光。

雖然時間很短,交談的內容也很有限,但這段邂逅卻改變了我的人生。

別對大人們怒目相視,多和大人們交流吧。因為大人們並不是為了要對你說三道四而存在。

摘自 黑川伊保子 《英雄之書》 / 時報出版

 

Photo:Nourdine Diouane,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王穎勳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