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或禁止,你的選擇是什麼?

了解孩子對於同儕的話題需求,進而陪伴孩子閱讀,不只可以替孩子篩選掉不好的文本,甚至可以和孩子一起討論,增加親子之前的情感。

自從成立了喜閱樹閱讀俱樂部後,隨著閱讀課程的學生增加,課後的時間也往往要面對家長對於閱讀或教養、教育方面的疑難問題

困於人的侷限,每當我碰到難以回答的問題時,往往需要借助與其他領域的朋友討論,透過他們的視角來重新思考事情,才能獲得更加全面的答案。

最近我就遇到這樣一個難題。剛好朋友來訪,於是就開啟了下面的對話。

 

什麼樣的學習才是「正確

「最近有一個家長跟我討論到:他的小孩喜歡看動漫,他覺得動漫不是好的閱讀文本,可是也無法禁止他的小孩看,該怎麼辦?」我問。

「那你覺得呢?」朋友啜了一口茶水。

「我也覺得動漫不是很好,可是禁止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我是念文學的,我們就從文本的概念開始談好了。你為何覺得動漫不是好文本?」他隨即拋出一個疑問。

「因為動漫裡有很多色情、暴力、不切實際的地方,不算是一個好的閱讀素材。」

「OK!」他舉起手:「按照你這個說法,《哈利波特》裡也有很多死人、暴力、裸露,以及不切實際的魔法,那你會不會推薦《哈利波特》給你的孩子看?」

「呃……」我一時語塞。

「我的看法是這樣:《哈利波特》之所以被當作一個好的閱讀教材,是因為他在國外暢銷,到台灣後又經過了好的包裝與電影的改編,以至於大家不會去注意裡面可能的負面元素。但是今天當我們聽見動漫的名字時,這個過程剛好顛倒過來:明明沒有仔細看過內容,卻往往很快速地把幾個負面標籤直接丟到動漫上,而去忽略了每個動漫都是不同的作品。所以你讀《哈利波特》裡,天狼星布萊克死掉的段落時,可以感受到哈利失去至親的悲痛;但當魯夫在《航海王》裡也同樣失去自己的至親艾斯的時候,大家可能只會聯想到與這段情節無關的香吉士抽煙,或者是在電視上驚鴻一瞥,看到艾斯被一拳貫穿身體的「暴力」畫面,你不覺得這樣有失公平嗎?」他苦笑。

不過《哈利波特》裡有很多細膩的文字敘述,是可以訓練孩子們的閱讀能力,並且透過裡頭的情境敘述,更加了解人性或人生,那動漫呢?動漫裡頭常見暴力或過於刺激的畫面,會不會讓孩子們反而失焦,而無法真正進入故事裡想表達的意涵?」我反問道。

「如果按照你剛剛的敘述,你好像覺得細膩的文字傳達意涵的能力似乎比圖畫好。然而事實上又是如何呢?同是符號,文字跟圖畫能傳遞的資訊往往是相對單一的,雖然不容易被誤會,但是能夠想像的空間有限;而乍看之下沒有辦法被解釋的圖畫,所傳達的訊息反而更加多元與開放。今天當漫畫使用了圖加文的搭配形式,能傳達的資訊其實也可以相當豐富。但若家長只把重點放在畫面,就可能會忽略了文字的功用,以及這個事實:漫畫所能傳遞的價值與思考並不比小說更少。

 

理解遠比禁止有效

「所以你覺得動漫也是很好的文本囉?」我問。

「任何的文類都有好的文本跟壞的文本,我想說的是,今天貿然將所有的動漫都解釋為教壞孩子的原兇似乎有點過於武斷。舉例來說,大家現在正在風行的《神奇寶貝》,或者被認為是老少咸宜的《哆啦A夢》,它們也是動漫,而且都有寓教於樂的意涵在裡頭,顯然跟暴力沾不上邊。」他攤開雙手:「貿然把動漫貼上壞的標籤,持恐懼與防衛的態度只會讓我們距離理解更遙遠。如果我們要與孩子有更直接的聯繫與溝通,就應該要接觸與理解他們所偏好的文本,不論是否真會修改自己的看法。」說到這裡,他露出壞笑:「更何況,你有辦法阻止孩子們去閱讀動漫嗎?」

「很難。」

「是啊!我們根本無法禁止他們去閱讀動漫,更甚者,只要他們要與同儕相處,不可避免的會產生類似的需求。以前我媽嚴格禁止我接觸任何形式的動漫,按照她的說法,《蠟筆小新》是限制級動漫,《數碼寶貝》跟《勇者王》是打打殺殺。身為一個聽話的好孩子,她怎麼說我當然就那麼做。」

可是在學校時,我發現自己跟同學沒有話題:跟他們講《水滸傳》、《西遊記》,他們根本聽不懂,他們說的動畫、漫畫我一樣都不認識。長久下來,我跟他們顯得格格不入。最後為了要融入大家,我不得不偷偷摸摸地去找這些動漫來看,在那段時間也因為這件事和我媽產生非常多不必要的衝突。」說到這裡,他抓了抓頭:「所以我覺得,禁止是沒有用的,因為這個階段的孩子有這個需求,一味防堵禁止,傷害的只會是你跟孩子的情感。

「那你覺得閱讀動漫有哪些好處?」

「舉例來說,你希望你的孩子是個好人嗎?」

「當然。」

「那麼,漫畫裡,邪惡有戰勝過正義嗎?」

「在我有限的閱讀經驗裡,好像沒有。」

「絕大部分的少年漫畫,主角都擁有高貴的情操、動機,要去對抗邪惡。所以透過閱讀這些文本,孩子對於這些人物的崇拜,會讓他們想要成為一個更好的人。你不得不說,這就是動漫給孩子帶來的正向價值。

「所以你鼓勵孩子們閱讀動漫囉?」

「也不能說鼓勵。還是回到剛才那個話題,如果你把動漫視為一種文類,就會明白動漫也有好文本與壞文本的區別。比如說,我不可否認在許多少女漫畫中,它會傳遞很多扭曲的兩性價值觀,如果要跟孩子探討愛情,大多數少女漫畫絕對不是好文本。即使如此,我們還是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艘船,就全面否定了動漫的價值。更何況,我們不可能禁止孩子閱讀動漫,因此,了解或理解孩子們喜歡的這些文本,甚至跟他們一同閱讀,可以為他們篩選,或者和他們一起討論,不但可以幫他們初步把關他們閱讀的文本,讓他們明白其中好與不好的地方,更可以拉近和孩子之間的距離,這樣不是更好嗎?」

「嗯,你說得很有道理。」

就這樣,朋友在我的邀約下,答應來喜閱樹開青少年與動漫的系列講座,希望能更詳細而深入地將這些概念介紹及推廣出去。

藉由這番對話,再結合最近的「寶可夢」風潮,我不禁有了更深的省思。

每一種風潮的流行必有其因,無論那種風潮會帶來哪些壞處,我們都不可以用單一面向去觀看或評價它,接著去進行「防堵」。早在數千年前,大禹就從治水中讓我們知道,「疏導」的功效遠甚於「防堵」,面對真正的洪水,「防堵」終究會失敗。教育也是。如果我們不能深入地去理解那個現象的本質,進而將它轉化成我們可利用的工具,那再多的「禁止」只會讓我們在防不勝防中,與孩子陷入警察抓小偷的戰爭中。與孩子的關係究竟是夥伴或敵對,或許也只在我們的一念之間。「理解」或「禁止」,你的選擇是什麼?

 

Photo:Carissa Rogers,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王穎勳、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