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尋適合孩子的讀書方式

聆聽音樂和運動都是不錯的方法,不過,重點要找到適合孩子個性並能愉快學習的方法,才能在讀書這場馬拉松競賽中持續到最後。

文 / 盧太權

 

在EBS電視節目《Docuprime》中,曾經探討過「記憶的祕密」。依據節目內容報導,大部分人幾乎都不知道,生活中隨處可見的大波斯菊有幾片花瓣。是五片?還是六片?閱讀本書的讀者,大概也不太清楚吧!

答案揭曉,大波斯菊的花瓣總共有八片。如果沒有想要記憶日常生活事物的意志,就無法記住內容。因此,記憶的意志非常重要。

讀書的道理如同射箭一樣,射手必須專注在標靶上,如果能專心於標靶上,即使沒有命中目標,弓箭也不會隨意飛向其他地方。

大腦會隨著接受訊息的深度(depth of processing)來分辨記憶程度,如果判斷為需要的訊息,其處理的深度較大,該訊息就能儲存在記憶中;但如果不是重要的訊息,則不會進入長期記憶中。

儲存在大腦的長期記憶能保持幾天到幾年,最長可以到一輩子。因此,對於必須記住學習內容的學生而言,將所學內容轉為長期記憶非常重要。

另外,區分並決定哪些訊息必須長久記憶也很重要,一味複習所有內容並沒有效率,遺忘該遺忘的部分,只要反覆練習需要長久記憶的部分,讓這部分轉換成長期記憶即可。

罹患閱讀障礙的人,有時也被稱為「被文字囚禁的人」。閱讀障礙者與正常人不同,無法立即從視覺上辨認出字體的細節,會將文字看成比較大的圖像。有些閱讀障礙者的廣角思考能力比一般人好,或是具有將所見事物圖像化或視覺化的能力。

 

理解消化比背誦更為重要

我在四十歲後開始學習韓文字母並能閱讀書籍,是因為利用了其他長處彌補閱讀障礙的缺陷。如同圍棋棋士在對局完畢後,會在棋盤上重演剛才的棋局,我不斷地在腦中複習已經學過的內容。職業棋士在下棋後能立即重演對局紀錄,幾天後仍能記住自己的步數;而業餘棋手雖然也能立即重演棋局,但過了一段時日,就記不起所有的步數,結果只能不斷複習才能記在腦中。

為了讓大腦能輕易接受新的訊息,可以使用「群塊」的方式思考。長期記憶的容量無限,然而生活中經常使用的短期記憶卻有容量限制。若將訊息以「群塊」或「資料夾」, 而非單一個體的方式儲存在腦中,將能減少記憶的容量負擔。

在沒有紙的時代,羅馬演說家只能牢記全部要在大眾面前演說的內容。他們一字不漏地背熟長篇演說文,這不是天才才能做到的事情。在腦中建立一個記憶的房間,將與背誦內容相關的事物都放進房間裡,這種方法對需要大量背誦生疏單字的英文,有很大的幫助。

舉例來說,在腦中建立一個名為「家」的房間後,將「父親」、「母親」、「哥哥」與「弟弟」等單字放入其中;或是建立一個「醫院」的房間,將「外科」、「內 科」、「牙科」、「整形外科」、「骨科」等相關單字一起 放入;又或是在「科目」的房間裡,放入「數學」、「物理學」、「生物學」、「歷史」與「美術」等單字。沒有消化過,而用死背的方式記憶知識,很快就會忘記,但知識在賦予意義或經過分門別類後,就能夠長久地記憶。

 

心情愉快是讀好書的關鍵

經常有人認為理性的人比感性的人會讀書,這是錯誤的偏見。

人的頭腦雖然可以分為理性為主的腦和感性為主的腦,但若感性腦無法正常運作,理性腦也會深受影響。情緒智商發達且語言能力優秀的孩子,在數學方面也會有不錯的成績,而人在心情愉悅時,學習會變得非常順利。

換句話說,心情愉快、可以正面思考,或全心信賴教導者時,接受的訊息能記得更久,也能靈活運用。

因此,在孩子學習時,必須仔細觀察他們的情緒。在孩子讀書前,不要叨念孩子,因為心靈受傷的孩子較難接受父母的理性勸告,且學習需要穩定的情緒,才能使孩子的記憶力、專注力、自我控制能力、問題解決能力和創造力等,不斷地成長。

 

找尋適合自己孩子的讀書方式

既然如此,要如何才能愉悅地念書呢?我的兩個兒子對於要親手抄寫英文單字再背誦感到困惑,鑒於兩兄弟都是電動迷,我將單字和片語先念給他們聽,再讓他們以鍵盤打字學習,他們覺得這樣的方式十分有趣。

喜歡音樂的大兒子如果邊聽歌曲邊讀書,效率反而更高。對於無趣的英文科目,大兒子喜歡用聽英文歌曲或看美國影集的方式來學習。一開始,我受限於對「讀書」的刻板觀念, 難以用正面態度接受。然而在我了解因為比其他孩子更晚學習英文,用聽音樂的方式可以舒緩所受壓力後,反而更加鼓勵他。

喜歡運動的小兒子,則是在和兄長一起打籃球,或是和我一起健行後,反而更能專心念書。因為在運動後,血液會集中在腦部,因而提升專注力。

聆聽音樂和運動都是不錯的方法,不過,重點要找到適合孩子個性並能愉快學習的方法,才能在讀書這場馬拉松競賽中持續到最後。

摘自 盧太權《用愛翻轉逆境》 / 大好書屋 

Photo:Fabian Hayes,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王穎勳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